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田野的博客:来自冰窟的声音

文学交流

 
 
 

日志

 
 
关于我

田野(笔名),河北蔚县人,曾在《人民日报》、《经济日报》、《中国贸易报》、《北京广播电视报报》、《新华社网》、《人民公安报》、《中国法制新闻网》、《河北日报》、《燕赵都市报》、《燕赵晚报》、《河北法制报》、《警视窗》、《张家口日报》、《张家口晚报》发表通讯报道、散文、诗歌、杂文等2000余篇,现为河北公安文联会员,张家口市作协会员,蔚县作协名誉副主席,著有散文集《马头山印记》、侦破通讯《警方行动---河北蔚县大要案侦破纪实录》、《蔚州警视》,短篇小说《大柜》、《围城》、长篇小说《没有阴霾的日子》等。

网易考拉推荐

接触警察三十年  

2007-12-29 11:02: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初接触警察是刚记事的时候,在“小人书”和电影里,接触的多是国民党的警察,那时的我把警察和“伪军”、“黑狗子”、“狗腿子”等词混为一谈。从最初接触警察到现在已三十多年了,我对警察的认识在不断地发生着变化。

第一次亲眼见到警察,是六七岁的时候,头天晚上邻居大娘家被盗,民兵连长陪着警察来看现场,我和巷里的孩子们都离得远远的观看着,那人身材高大,穿着跟海军一样,头戴大顶帽,身穿上白下蓝的制服。那次,警察在村里连住了半个多月,把村里小偷小摸、游手好闲、好吃懒做、光棍、有作风问题的通通罗了一遍,最后案子还是没破了。后来听在大队当支委的爷爷只言片语的讲,我村的最高首长—大队书记开会,以后不准再给社员报案了,因为这次大队为此花了好多钱(可能是招待费)。之后好多年,我村有什么纠纷问题都在村内解决,找大队书记裁判、调解。那年秋天,爷爷说,隔壁大娘家贼偷也并不全是坏事,今年晒场里、地里啥也没人偷了。记得当时村里照顾爷爷,夏天看瓜、看菜,秋冬季节则看晒场。那时候,小朋友玩耍、妇女哄小孩经常说得一句话就是:“公安局的”来了!(或“戴大顶帽的”来了!)

后来发生的一件事,使我对警察的印象大打折扣。一天,舅舅来了,中午时分,我正在巷里玩耍,母亲让我到大队部喊下乡的(干部)吃饭,我说不认识。母亲说就是去年来咱村破案的(警察)。我说我害怕。小我两岁的弟弟说我跟你去。我问母亲咋称呼?母亲说叫叔叔、舅舅都行,他是你舅舅的朋友。中午家里吃的是半年都没吃过的油炸黄糕,还破天荒从代销点打了半斤散白酒。那天我着实没少吃,因为平时每天是高粱糕、玉米面(起面的叫发糕、死面的叫锅贴)。晚饭时,爷爷来了,说以后管饭的工分我家挣不上了,大队书记骂哩,像这样下去,以后大队没法派饭了。父亲说,挣不上不挣,我又不想挣这工分。我说,今天他还没给饭钱和粮票呢!(那时,下乡干部吃派饭一般都是一家吃一天,晚饭后象征性地给留点零钱和粮票。)这警察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跟我舅舅沾光吃了好的,还到大队瞎汇报。

刚上初中不久,班里来了位新同学,个子挺高却和我一样坐在了第一排。学校举办了一次全校师生参加的法制讲座,那是我平生第一次接触法律,主讲是镇上派出所的所长,我印象中那次讲的很生动,同学们说那是班里那新生的父亲。原来都是镇上的“高干”子弟,镇上的供销社主任是我那高个子同桌的父亲。贫下中农出生的我心里有些愤愤不平,既是对班主任,又是对警察。后来,我才知道,我那同桌是近视眼,那新生则是上课时小动作太多,当所长的父亲怕他上课影响别人。

高中毕业的第二年,我到了镇上的司法所上班,和镇派出所在一个小院。这期间,我对警察则是由羡慕到不屑一顾。那时候,我与派出所里的两个年轻民警相处不错,每次到县城办事,我便求他们在公路上为我拦煤车搭乘,既省钱又方便快捷。后来,我也有了一套警服(只有领花但与派出所民警有区别),出行搭车很管用(后来就不怎么管用了,或许是司机们屡被假警察诈骗、抢劫的缘故)。当时镇上很繁华,案子也多,刑警队、预审股的民警常到镇派出所下乡办案。他们到了我们的宿舍、办公室,二话不说,躺到床上、沙发就睡,满屋子脚臭味,我很瞧不起他们。每与派出所里的民警谈起,他们准说:他们几天没睡了。我嘴里不说,心里却不以为然,心想他们哪有我晚上加班赶材料辛苦。

更近距离接触警察,是从到派出所里“上班”开始的,闹“非典”那年,我有幸成了派出所的一名巡防队员(也叫协勤)。这时,我知道了什么叫“五条禁令”,什么是“十八字方针”,都是抓公安队伍建设的,从中央到地方都在重塑警察形象。

来到派出所的第二年初春,我真正过了一把当“警察”的瘾,惊险刺激。那是春节后的一天晚上,春寒料峭,我们一行五人在民警小安的带领下巡逻。当巡逻车漫无目的的横穿一条沙河的时候,有一男子徒步迎面走来,肩上挎了一个包,我们与那人越来越近,小安将车减速,欲问那人去哪里,不料那人看到是警车,扔掉挎包,顺着沙河拼命奔跑。民警小安二话没说,跳车就追,我们也随后跟着追,因天黑又没有路,那次我们不知摔了多少跤,顾不上疼痛,顾不上沙河里的泥水,摔倒爬起来继续追,追出近千米,最终将那人抓获,从其挎包中搜出铁钳、撬棍、改锥等作案工具多件,随后就是连夜突审、取证、起赃物…… 连忙了两三天。这一次,一下子破了7起盗窃骡子、摩托车案件,为群众追回被盗骡子一匹、摩托车一辆。结案后,我还写了一篇题为《抓获一名嫌犯,破获七起窃案》的工作信息。我平生第一次亲历抓捕犯罪嫌疑人的全过程,使我对警察的敏感、警察的责任心有了更深的了解。平素身材消瘦、文质彬彬、很爱干净的民警小安,发现了犯罪嫌疑人后,竟一下子变得那么兴奋,不顾危险,不顾一切。是小安第一个追上去将犯罪分子摁倒在地制服的,一向穿着整洁的小安直到第二天天亮审讯结束,才换去满身泥土的衣服鞋袜。

让我对警察的看法发生根本变化的,是2004年2月23日11时35分那一刻,那一刻确有菩提树下顿悟的感觉。所里民警们为敖元海找到了出走俩月的女儿,这在派出所本是件很平常的事,可与民警们告别时,身材矮胖的敖元海笨拙的身体突然倒地,竟扑通一下当众给民警们跪下,(那一刻我想起了朱自清散文《背影》中的父亲,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所长、指导员赶忙将其扶起,“千万别这样,这是我们应该做的!”是的,这是民警们应该做的工作,警察的平凡工作,使久别的亲人相聚,警察受人尊敬,我却不曾想朴实的群众竟会用这种古老的方式表达内心感激之情。敖元海,50多岁,内蒙古科右前旗人,春节前,从未出过远门的女儿离家出走,寻访网友,一直未归,两个月过去了,因思念过度,母亲、妻子先后病倒,敖元海仅凭女儿打过的一个手机号,风尘仆仆千里之外来辖区寻找女儿。大海捞针,敖元海找寻数日没有结果,无奈之下,经人指点到派出所求助,述说时敖元海老泪纵横。记得,当时我还跟他调侃:你是不是敖拜的后代?心急如焚的敖元海不置可否。接下来,花4天时间,民警们排查了10多个行政村、4家煤矿,走访近2000人,终于在一煤矿找到了敖元海的女儿,当父女相见抱头痛哭之时,我心里很不是滋味,后悔我那不合时宜的玩笑。当天我一气呵成,写了一篇题为《千里寻女求助派出所,民警援助父女终团圆》的工作信息,后被《张家口日报》转载,编辑将题目改为《女儿网恋离家出走,民警急寻父女团圆》,但遗憾的是将“敖元海下跪谢恩”那最感人的一幕给删了,未能充分表达我当时的内心感受。也许未亲身经历,不会相信那场面是真的。

通过那次帮人寻女,使我进一步认识了公安工作在社会生活中的重要作用,对警察肃然起敬。今年有一名江苏女子来辖区寻亲未果,回家时没了路费,怀着碰碰运气的想法来到了派出所,接待她的是两位刚参加工作不久的年轻民警,每人拿出了200块钱。其实,在一个流动人口众多的矿区派出所,每年类似的事情都不下十几次。在现今社会,对于一个月工资不到800块钱的上班族来说,不加思考帮助一个素不相识的人,除了用“难能可贵”来形容,我想与他们的警察职业也是密不可分的!

“从”警四年多,我对警察有了更多的理解,有了更新的认识。这些对我来说影响深刻的事情,身边的民警们却司空见惯、不以为然,因为对他们来说,比这更典型的案例多得是,他们每天只顾接处警、忙案子、到责任区开展工作。如今,我才知道做警察不仅是惊险刺激、劳累,而且还苦,更难最难的莫过于不被理解。现在警察工作越来越难做,部分群众对公安工作不理解,有误会,个别人自以为是,吹毛求疵,民警在办案过程中,一句话说不对,便抓住不放,得理不让人,胡搅蛮缠,出言不逊,达不到目的顿则以上访相威胁……

愿我们的社会对警察关爱一些!

 

节选自蔚县公安局《政工简报》“民警故事”专刊

 

作者:白草村派出所联防队员   苏正南

  评论这张
 
阅读(19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