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田野的博客:来自冰窟的声音

文学交流

 
 
 

日志

 
 
关于我

田野(笔名),河北蔚县人,曾在《人民日报》、《经济日报》、《中国贸易报》、《北京广播电视报报》、《新华社网》、《人民公安报》、《中国法制新闻网》、《河北日报》、《燕赵都市报》、《燕赵晚报》、《河北法制报》、《警视窗》、《张家口日报》、《张家口晚报》发表通讯报道、散文、诗歌、杂文等2000余篇,现为河北公安文联会员,张家口市作协会员,蔚县作协名誉副主席,著有散文集《马头山印记》、侦破通讯《警方行动---河北蔚县大要案侦破纪实录》、《蔚州警视》,短篇小说《大柜》、《围城》、长篇小说《没有阴霾的日子》等。

网易考拉推荐

城市,爱你有别  

2007-05-31 11:43: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城市,爱你有别

    有的人,让你见了一面,就留下深刻的印象,一世也难以忘却;有的地方,初来乍到,就倍感舒心悦目,流连忘返。

       本周接领导任务,前来省城办事。省城距之家乡甚远,惧于雪厚路滑,我们绕路京师到达省城。一路上,我们一行三人糊乱的瞎扯着,谁也并未注意一路的美好景色,只是隐约的感到,车子越接近京师,路边的杨柳越发的青绿起来,直至进了北京,我们才发现,原来透明的天却是那样的浑浊不清。车子继续向南行走,由于困顿,我悄然的进如了梦乡。

       其实,我是不该迷糊去的,单不说这美丽的春天有多么的诱人,田间的绿是令人多么的心潮澎湃,就说这座省城,我也是首次触摸他的肌腹的。到省城已接近日落,保持了半生急性子工作做法的自己,并没有去思考哪个时间访友较为礼貌,安顿了旅馆,便急匆匆的去了。

       说是朋友,其实是自己抬高自己,他们,自2003年那一次见面,我就深深的爱上了,几年来,我们运用着现代高科技的工具,相互的传递着那份来之不易的“友情”,我尊敬他们,爱着他们,梦想着能多听一听他们的教导以及他们对我人生爱好的指点,在路上,我就见面时如何表达自己的话语、如何表现我的思念做了一番顺缕,尽管,这种做法到最后也没用上,但在“朋友”的热心接见中,自己多少还是有些紧张,以至于热的满头是汗。

       我不得不承认,“朋友”对我是给予着偏爱的。自认识他们后,我的文字便频繁的出现在我们的刊物里,上稿率几乎是百投百中,在人们私下里评论着自己文字功底的同时,我更加承认,这其中占有着很大比例的偏爱的。这次依旧,时间很短,我们便完成了此行的任务,当夜幕降临时,我们已告别了“朋友”回到了旅馆。

        晚饭后,我们一行三人,欣赏美丽的城市夜景。然却令我很为失望,原想,这诺大的省城,在环保上是较为注重的,夜晚该是月亮撒辉、星光耀眼、灯火辉煌、车流不息的,后者是存在的,大街上,灯光通明,点点街灯横成排、竖成行的一直伸向远方,车显然很多,要是站在高处,夹在两边建筑物间宽阔的马路上的各种车辆,川流不息的南来北往着,如蚁穴边匆忙的蚂蚁,你来我往,一片繁忙的景象。路边的花草是较之塞外早而先知的,绿已满眼皆是,而在我的家乡,树干大抵是刚刚发灰的,只有从远处才能隐约的窥见那么一星半点的。城市的夜是忙碌的,夜生活是五彩缤纷的,大街上,闲聊的、看书的、练剑的、打拳的,有行色从从的、有漫步花前月下的、有挽臂嬉戏的、有狂然亲热的,城市,他就是城市,要比一般的小镇文明的多,健康的多,当然,也比小镇吵闹的多。

      美不胜收的夜景,令我羡慕,城市的诱惑实在太多。然令我感到美中不足的却是,在这美丽的夜色里,我无论怎样的寻找,也没有看到那轮圆月,哪怕是残缺了的,也没有,星星也躲藏了起来,似乎是已经乏困的睡去。“可能是这里的星星上了年纪了吧,经不住这日积月累的劳累吧”。我们的星星却大不一样,他们年龄还小,日日里,只管的调皮,在明净的苍穹中,笑着逗你,月亮是不吝啬的,就算碰到乌云,也要挣扎着杀出重围,将她那金色的粉霄抛向原野、抛向小镇。

    省城的天气是闷热的,尽管还只是初春,已是零上十多度了,坐在屋里,烦躁的心,如同家乡夏季暴雨来临之前一样,闷得你难以透过气来。一觉醒来,已是接近九点的光景了,想到还有工作要做,一骨碌爬起来,撩开窗帘,打开窗户,透透屋外的清鲜空气。

     天是灰蒙蒙的,太阳钻在阴霾里,发出昏晕的光,紧锁眉宇,眯眼细瞧,却也感觉不到刺眼,鸟瞰省城,却也只有百余米的能见度,难道我的眼一夜之间近视了,否则,怎如此的混沌,在我的履历上,我的视力却一直是1.5的,可能是劳累的缘故吧!空气的质量显然是不优的,洗脸时,鼻孔中竟有黑色的附着物,想想,大姐昨天还给了一些汗巾的,已用去了不少,这鼻中怎还会留有呢?

     难怪,史主任和贾总对“西山晴雪”有那么高的评价。在50年一遇的大雪之后,史主任这样描述过这场雪以及他对这样的天气的渴望:“ 雨和雪是2007年送给石家庄人一份意外的惊喜,也是这个城市在正月十五前夜获得的昂贵礼物。雨雪初霁,肮脏了整整一个冬季的天空像洗过了一样,现出了澄净碧蓝的本色,抑郁了整整一个冬季的心情也像洗过了一样,顿时豁然开朗。尤其难得的是,居然可以看见横亘在城市的西端远山,更为难得的是,山上居然覆盖着一层白皑皑的积雪!对于华北平原上这个一贯灰头土脸的城市来说,这不啻为百年不遇的奇观,比海市蜃楼出现的几率还小。”贾总在这场雪后,不禁觉得“幸福指数陡然飙升 ”。她在博中这样评价:“突如其来的一场大雪,让刚刚过去的这个正月十五增添了别样的况味。而凌厉的大风又刮走了空气中逗留太久的尘埃。今天早上上班的路上,向西竟然看到了被白雪覆盖着的大山——那样清晰那样真实那样美好那样静默地矗立在城市的西边的西边……忍不住停下来用手机拍照。其实什么也拍不下来,但心里真的很喜悦。如果石家庄市的天总是这样的清爽,那活在这里就可以叫做幸福了。/但是这样的好日子是注定不会多的!去井陉那边时,经常在路边看到被灰土劈头盖脸地蒙着盖着的人和树——小水泥小白灰厂让那里的环境变得格外糟糕。毫无疑问那些粉尘们也会顺风刮到石家庄。我的一个学兄曾经自嘲说:如果在石家庄都能活,那还有什么地方不敢去?/没办法。我们已经扎根在这个城市。扎根在这里的水泥地上。我们已经没有可以归去的田园。/但发牢骚是没有用的,所以,感谢老天爷赐予我们这样一个晴朗明澈的天!让我们还可以有如此简单通透的欢喜。”

      一场雪,一个晴朗的日子,两位文人却是这般的渴望、留恋、祈求和向往!

    回家的路上,我一直沉默着,是啊,都快四年没有见“朋友”们了,短短的两日,心里总还是有没有说完的话,况且又见到了曾经为我熬夜修稿但只在电话中结识的刘姐。想他们,将在未来很长时间内挥不掉、抹不去。

    反向浏览路边的变化,从清脆的田野、绿意勃发的杨柳,逐渐到大地变得白皑皑一片,从零上十多度的省城回到零下五度的家乡,一路上,我不断在问,这仅隔不足千里,气候变化却如此之大,天空和空气却如此相差悬殊,这千里之内,这心却如此揪割,难道我们并不是一个世间、一片天空、一轮日月、一抹繁星吗?

     接近家乡,我再次迷糊了,睡梦中,我又见到了那些“朋友”,然而,他们却已不在那个城市了,他们的办公楼就坐落在家乡的空中草原上,蔚蓝的天空、羊毛般的白云,空气是那样的清鲜,绿色的草坪上,花儿开的正浓,成群的蜂蝶嬉戏着,舞蹈着......在清澈的山间,火风激情的高唱着:朋友朋友我爱你,阿弥托佛保佑你.,愿你有一片好天地,健康又美丽,朋友朋友我爱你,阿弥托佛保佑你,愿你呼吸到好空气,工作生活美不可比......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