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田野的博客:来自冰窟的声音

文学交流

 
 
 

日志

 
 
关于我

田野(笔名),河北蔚县人,曾在《人民日报》、《经济日报》、《中国贸易报》、《北京广播电视报报》、《新华社网》、《人民公安报》、《中国法制新闻网》、《河北日报》、《燕赵都市报》、《燕赵晚报》、《河北法制报》、《警视窗》、《张家口日报》、《张家口晚报》发表通讯报道、散文、诗歌、杂文等2000余篇,现为河北公安文联会员,张家口市作协会员,蔚县作协名誉副主席,著有散文集《马头山印记》、侦破通讯《警方行动---河北蔚县大要案侦破纪实录》、《蔚州警视》,短篇小说《大柜》、《围城》、长篇小说《没有阴霾的日子》等。

网易考拉推荐

我抽自己俩耳光  

2007-05-31 11:46: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抽自己俩耳光

       年近三十,自己却还是忙碌的不知头尾,直到晚上,看见五彩斑斓闪烁的街灯,听到噼噼啪啪的爆竹声,自己才明白过来,狗年即将结束,猪年即将来临。

       怎么自己连岁末年始也不明白了呢,真是糊涂,我抽了自己一个耳光。

       去母亲那吃饭,车到门口,看见二弟的车才想起来,二弟中午打过电话,等着吃中午饭,这晚上才来,准让二弟误解。二弟在外地工作,一年也回来没几次。饭间,二弟告诉,他们今天不放假,是单位领导体恤二弟家远,再者一年也没休息才准他提前一天回家的。听了二弟的讲述,我接过二弟递过来的一杯酒,一饮而尽,借口出屋方便,站在院内,却不知自己该抽自己的哪边脸。

       刚才右脸,现在左脸。

       席间,我们和父亲边吃边谈着对往事的回忆。我家仨姊妹,我是老大,妹妹为二,二弟排行老三。我出生于七十年代第二年,妹妹小我两岁,而二弟却出生在八十年代。身为老大、长子,我有义务照顾好弟弟妹妹。我们庆幸,生在这个年代,父母一对老农民,却培养了两个国家干部一个私营老板。弟弟在他乡的一个县的宣传部工作,弟妹是个教师,日子还过得去,我是一名警察,妻子在乡镇府工作,日子也过得去,特别是妹妹,小学五年,连六年级也没上,十六岁闯北京,从打工开始,一步一步到高级管理人员,再到自己当老板,十五年来,辛苦经营,车子、房子、票子样样不愁.“真是的,我们国家人员快成穷鬼了,早知这样,我也......”话到嘴边,看看父亲,我又咽了回去。父亲显然很为不高兴,二弟赶紧劝酒,望着父亲,我悄然的走到院子,左右开弓,给自己俩耳光。

       吃过年夜饭,匆匆回家,既没替母亲端端盘,也没替母亲洗洗碗,走在路上,才发觉自己原来还不懂事。三十有五的人了,话不会说,事不会办,还这么羞涩的活着,真是的,预伸手打自己耳光时,妻子却问道:“这次该打哪边的了”。愕然,妻子咋知道我打自己耳光的。

       回家静坐,反思自己。不觉自己还挺不错,想老家,还有多少人穷着。前一段,老家有人来说,谁谁家,俩儿子,都挺穷,照顾了孩子,管不了父母,老人靠捡破烂买些油盐酱醋。当时听了,也没反应。哎,自己也真是的,抽吧,谁叫自己这么贪婪。

       该哪边啦,我问妻子。

       这时,我忽然想起了自己发表的一篇文字来,《廉耻之谈》(2001年2月《警视窗》第二期),对比廉者,自己没资格奢侈,对比侈者,自己竟有数不清的罪状,不注重节俭,不注重体恤贫者,吊儿郎当,工作没起色,心情浮躁,生活浪费,有悖“廉可兴国,亦养人;侈可失国,亦伤人”的智者教诲,再想想,自己将自己看着啥人物了,还敢谈“国”之大事。

       翻开自己的散文集《马头山印记》,寻找往日的激情,痛责自己不该在骨子里生成的恶习,回味往事的点点滴滴,心情烦乱,不知所措。

       打了自己,却不知自己是否对错。

  评论这张
 
阅读(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