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田野的博客:来自冰窟的声音

文学交流

 
 
 

日志

 
 
关于我

田野(笔名),河北蔚县人,曾在《人民日报》、《经济日报》、《中国贸易报》、《北京广播电视报报》、《新华社网》、《人民公安报》、《中国法制新闻网》、《河北日报》、《燕赵都市报》、《燕赵晚报》、《河北法制报》、《警视窗》、《张家口日报》、《张家口晚报》发表通讯报道、散文、诗歌、杂文等2000余篇,现为河北公安文联会员,张家口市作协会员,蔚县作协名誉副主席,著有散文集《马头山印记》、侦破通讯《警方行动---河北蔚县大要案侦破纪实录》、《蔚州警视》,短篇小说《大柜》、《围城》、长篇小说《没有阴霾的日子》等。

网易考拉推荐

我拿什么拯救你,我的孩子  

2007-07-25 15:22: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六,和佛门居士明月一同前往一小山村。

    明月居士是前一段时间我的一个朋友介绍认识的。她是天津人,原籍蔚县,四十岁左右,原是一名教师,后来辞去工作随丈夫前往天津。之所以朋友介绍认识,原因是明月居士是一个爱好写作的才女,早些年就在很多报纸、刊物上发表过很多的文字。

    近些年,明月居士一直在作着同一件事,调查走访被拐妇女和她们的孩子,听朋友讲,明月居士进入佛门后,第一要了的心愿是让那些被拐妇女的孩子们在失去了母爱后能够快乐的生活和享受受教育的权利,她给自己定了一个目标,每年资助100个这样的孩子。其实,明月居士是没有资助的能力的,她的生活很简朴,穿着也很土,他的一切活动经费都来自于她丈夫微薄的工资。救助孩子,是明月居士和天津、上海、北京几所大学共同的捐助,她是个居士,也是一个善良的人。

    我们这次去的这个山村,人们生活较为贫穷,当然,也就是因为贫穷,才有了被拐妇女和被拐妇女的孩子们。

    为了不引起人们的戒备,我并没有向任何人透露我的身份(警察),要是那样,我们肯定一无所获。我们在村口下车,并打听到了学校所在地,径直来到学校,话刚一出口,便遭到了学校的拒绝,无论我们再怎么解释,可爱的老师们还是将我们赶出了学校。其实,老师们也是有苦衷的。明月居士并没有介意。我们又去到了村委会,同样遭到了拒绝。我们只好在学校门口等,等孩子们下课,从他们的口中得到真实的情况。

    阳光炙热的照着大地。我们慢慢挨过了三个多小时。当放学的钟声敲响时,一群雅嫩的孩子迎面扑来,在那一刻,一直沉默着的明月居士立即走到了孩子们的身边。

    竟然是那么的出人意料,百余名学生中,竟然有20多名,她们的父母均来自于云、贵、川。孩子们告诉,村中还有好多的孩子,他们的母亲不见了,只有父亲,他们从没有上过学。

    这正是明月居士想了解和想得到的。在孩子们的指引下,我们开始了今天的工作。一户,两户......下午2时许,明月居士竟然了解到了近10户人家,男主人显然很无奈,在他们的眼里,我以自己独到的眼光猜测,他们害怕自己花钱买媳妇的事情被公安机关知道,害怕法律的追诉,然而,从他们的眼神中,我也看到了一丝丝的无奈——在一个穷乡僻壤,为了传递香火,将自己的姓氏繁衍下去,他们在自己身带残疾或是疾病或是无力生存的情况下,他们也是不得已而为之,然而,事实总会摆在面前,孩子的母亲不堪沉浸在这种环境的家庭中,她们想尽了所有的办法,她们回到了她们母亲的身边,留下的只有这些个苦命的孩子。

    在一个失去下肢的男子家中,两间矮房,一个大炕,男子拄着拐杖,斜倚在院门的门框边,他无神的眼光一直死死的盯着远方的大山,显得是那么的憔悴。他告诉我们,十年前,他的母亲花5000元给他买了一四川女子,次年生下一男孩,在十个月后,第二个男孩出生,他无生活能力,有了孩子,就是吃的,都成了全家的问题。“妻子”与第三年的一个夏季,在到田地里干活时,悄悄地走了。男子告诉我们,他并不恨他的“妻子”,她的悄然离去,反而使他心灵得到的一丝轻松。由于家里穷,俩孩子总是十多天才回来一趟,在那吃,在那睡,男子根本无从得知。

    在出他家门的时候,男子轻轻拉了我的衣角,并附耳问我:“你们眼界宽,如果碰到谁家缺儿子,就到我家来,我给他们,只要孩子能象其他孩子一样的生活着就行。”我答应了他,但不知孩子现在在哪。

    最让明月居士苦恼的,是孩子们还都是黑户,他们没有医学出生证明,父母没有结婚证,更没有生育证,他们上不起学,上了学,也不可能走出山村。

    在村南端,孩子们告诉,大军、二军的父亲,因为“妻子”悄然的离去,精神失常,都有一个多月了,父亲将他俩关在家中,谁也没有进去过,也不知俩孩子吃饭了没有。

    在下午我们离开那个山村的时候,孩子们越围越多,望着他们雅嫩的面孔和无助的双眼,我泪眼无语,终也不知该对对孩子们说些什么,也许,在他们看来,我们就是救世主,明天,他们的母亲就会回来,明天,他们就可以去上学,明天,他们就会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名居民,明天......

    我拿什么拯救你,我的孩子们!

    明月居士告诉我,前面没有路,前面都是路。

  评论这张
 
阅读(6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