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田野的博客:来自冰窟的声音

文学交流

 
 
 

日志

 
 
关于我

田野(笔名),河北蔚县人,曾在《人民日报》、《经济日报》、《中国贸易报》、《北京广播电视报报》、《新华社网》、《人民公安报》、《中国法制新闻网》、《河北日报》、《燕赵都市报》、《燕赵晚报》、《河北法制报》、《警视窗》、《张家口日报》、《张家口晚报》发表通讯报道、散文、诗歌、杂文等2000余篇,现为河北公安文联会员,张家口市作协会员,蔚县作协名誉副主席,著有散文集《马头山印记》、侦破通讯《警方行动---河北蔚县大要案侦破纪实录》、《蔚州警视》,短篇小说《大柜》、《围城》、长篇小说《没有阴霾的日子》等。

网易考拉推荐

白子,你在他乡还好吗  

2007-07-25 09:17: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心情很是不好,似乎有很多的烦恼,压得自己喘不过气来。冥冥之中,老是想起以前的人和事,比如白子。

    白子是我在京打工时的一个同事,也是我走进社会的第一个朋友。那是1994年夏,我从学校第一次走向社会,虽说是间习,但我还是根据自己的企业管理专业到一家酒店做了一名采购。

    到底是国家的首都,从一个小城镇,一头扎进诺大的现代化城市,自己心中一点底气都没有。老板是我的一个亲戚的老板,她是一个只有小学文化水平的女孩,我的到来,无疑,我们便也成了同事。老板看在亲戚女孩的诚实,又见我是学企业管理的,于是给了我一份采购的职业,其实,老板的最终决定,一是给亲戚女孩一个面子。二是,白子也是小学文化,每次采购回来后,交账往往合不了账。三是白子正在学厨师,食客进餐时所需原料,白子顾不得去买。

    我现在仍旧清楚地记得,那家酒店名字叫彤城酒家,是山西一家住京公司的下属企业,但却经营的是东北菜。白子是老板的同乡,也是山西人,但后厨的所有师傅都是东北人。

    没有任何招工手续,我便顺利的被老板聘用了,当时月薪500元管吃住。当晚,我便被安排在了大家当时共同居住的一个大宿舍里。

    采购是需要起早的,刚从学校走出来,起早是没有问题的。早晨5点起床,和白子俩人蹬一辆脚蹬三轮,不洗脸、不梳头,双手擦一把眼,就走。我们有一个固定的采购地点--北京大钟市。第一次采购,我什么也不懂,白子拿着厨师开好的单子,一样一样的购买,我拎着东西,并在纸上记下花销,比如猪肉30斤240元,鱼21斤168元,猪蹄16斤96元之类的。我们将车子寄存在存车处,另外给看车老人10元看货费,便可接连不断的去购买货物,我们采购的很多,每天只早晨一次采购就要花2000多元。到上午9点多钟,我们便采购好了,蹬着三轮,我们便直奔酒店。10点吃完早饭,服务员们便着手打扫卫生,后厨准备菜肴原料,我便需到老板那报账,然后再到吧台向收银员报销发票。

    随着业务的不断熟悉,我和白子也渐渐分工明确了,白子蹬三轮,提货物,选货物质量,我呢,只一项工作,坐车,记账目,报账。只是在客人进食时,因白子要到后厨学艺,采购的事便成了我一个人的了,货物少时,骑一自行车到附近的菜市购买,多时便也需蹬着三轮去。因此,学会蹬三轮是当务之急。于是每天早晨采购时,白子都要将车子先交给我,教着我学骑,等进入大街后,人多了,他便又要了去,直到两天后,我真正学会了,我才可以在街上骑着。

    因为是夏季,又因为白子是学徒,每天中午过后,从后厨出来到前庭吃饭,白子都是满头的汗水。然而白子从未跟我提起一个累字来。白子告诉我,他家在山西的一个小山村,父母上了年纪才有了他,自己不会念书,学一门手艺,也算对得起自己的一生了。

    白子有一个很好的梦想,那就是等自己学好了手艺,自己开一个饭馆,或是在家乡,或是在北京,哪怕是一个早点屋也好,到年龄了结婚,在生个孩子,开个夫妻小店,美满滋润。

    只是那些后厨的师傅们,他们往往不看好白子,用白子自己的话说,师傅们都是如此,严师出高徒,就算是师傅打两下,也是情理之中。我也曾亲眼见到过后厨的大师傅用炒菜的勺子打过他,也曾为他报不平,但白子总是不让我说。

    随着我和大家的交往以及业务的熟练,大家总算是对我有了更深的认识,在老板每次喊我“大学生”之后,我的名字如同“白子”一样,只是一个代号,就是到了现在,我也不知白子的尊姓大名。大家对我很客气,在一天晚饭后,大家闲坐时,我和那位大师傅讲了我对他的看法,大师傅并没有反驳我,倒是虚心的接受了我的建议,大家都不容易,出门在外,相互理解,相互帮助。

    再之后,我们便和睦的相处了,白子再没有挨过勺子打。

    两个月的间习结束了,大家为我举行了欢送仪式,当然是在自家的酒店,还有老板。

    我又回到了学校。但我一直惦记着白子。我们偶尔也通信,相互的给对方打气,我祝愿他学业有成,他希望我分配一个好单位。

    事情往往会发生新的变化。学校决定,自我们那一届,都实行3+1教学,也就是说,四年级整整一年,我们需要在社会进行实践。

    老板和白子他们都希望我再回到彤城酒家,然而,我因在京打工的妹妹介绍,到了一家真正的企业里--北京绅士衬衫厂。

    还是因为我的专业,我直接到了企管科,并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荣升为厂办主任。成为了当时让我们全家都高兴得白领。

    我和白子依旧如同兄弟般的来往着,只是在那段日子里,白子再没有像从前那样的和我无话不谈了,按他的话说,他和我在一起,怕有失我的身份。尽管每次都是我约他出来小聚,但他总是话语很少。

    1994年,白子如愿的实现了他的梦想,在一个并不繁华的街道开了一家早餐馆,亲戚的女孩跟着他一起,算是给白子打工。开业那天,我们的老板--彤城酒家的老板,还有我们的那帮弟兄们,分两拨到他的餐店,两次我都参加,两次都喝醉,不知是为白子高兴,还是为我们那帮兄弟终于在北京有了一个当老板的而兴奋,总之,人还是那些人,酒还是那些酒。

    最终还是因为经验不足,白子的餐店倒闭了,白子又回到了彤城酒家,我也因分配回到了家乡。

    岁月如流水,弹指一挥间,12年过去了,我们都从一个小伙子成了家中的丈夫、父亲,然而,我却时时想到白子,想到那个年代他和那个年代的我们。

    虽然我很清楚的知道,只有小学文化和为生计忙碌的他,是不会来到这片菜园子里来的,但我总也认为,这么多年,也许,白子再次创业,也许已成大老板,来菜园子光顾,也是很有可能的,冥冥之中,白子就在我的眼前,就在这里。

    ——白子,你在他乡还好吗?

   

  评论这张
 
阅读(5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