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田野的博客:来自冰窟的声音

文学交流

 
 
 

日志

 
 
关于我

田野(笔名),河北蔚县人,曾在《人民日报》、《经济日报》、《中国贸易报》、《北京广播电视报报》、《新华社网》、《人民公安报》、《中国法制新闻网》、《河北日报》、《燕赵都市报》、《燕赵晚报》、《河北法制报》、《警视窗》、《张家口日报》、《张家口晚报》发表通讯报道、散文、诗歌、杂文等2000余篇,现为河北公安文联会员,张家口市作协会员,蔚县作协名誉副主席,著有散文集《马头山印记》、侦破通讯《警方行动---河北蔚县大要案侦破纪实录》、《蔚州警视》,短篇小说《大柜》、《围城》、长篇小说《没有阴霾的日子》等。

网易考拉推荐

没有阴霾的日子  

2007-07-30 20:53: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篇小说)

田野/著

 

                                二

    我清楚地记得,那是二十年前盛夏一个月朗星稀的夜晚。九点多钟,吃过晚饭,我便急匆匆地去了村地毯厂,因为那批样花活客户要的急,我们需要加班赶织。

    盛夏的夜是很闷人的,几只瓦数很高的电灯泡明亮地照着坐在台板上的我们,因为天气闷热,姐妹们脱掉了上衣,上身只留下了乳罩。

    大家愉快的闲谈着。

    “九儿,咱姐妹中数你大了,你还不买喜糖给我们呢?”春花一边飞快地织着地毯,一边半开玩笑的逗着九儿。

    “我才不出嫁呢,前两天,父母倒是给介绍了一个,是咱村那个大学生,看他那德性,酸里吧叽的,地里活啥也不会干,凭着他父亲在村里当了几十年村长,就想吃我这块天鹅肉,他想的倒美。”

    “你还说呢,你母亲不是看中了人家有钱吗,那天,在村南的那口水井旁,你妈碰到了人家大学生他爹,你妈笑呵呵的追上人家问,‘你家的小四不要我女儿’,你知人家咋说的,‘快了,快了’,人家是连头都没有回的。”春花似乎对九儿的话很是有些看法。

    一时,整个屋子静了下来,只有织刀砍割毛线的噗噗声与沉耙发出沉重的咚咚声。

    “大学生”,这是我们农村的一种新叫法,凡是念过大书的人,不管是否考上大学,我们都管他叫大学生。

    其实,我心里是清楚的,村长为什么只和九儿妈说快了、快了,我仍旧清晰的记得,他曾问过我的那些话。村长是看上我的,至于九儿的话,她也就是那样的一个人,在她的眼里,都是别人孬而自己总是十全十美。

    织刀飞快地在地毯的上边切割着,沉耙发出的咚咚声很有节奏的旋转在屋子的每个角落。

    “屋外好像有人。”春花突然怪声怪气的喊了一声。

    “什么人?”九儿问。

    “好像是个女人,不,又好像是个男人。”春花答道。

    “我出去看看。”九儿扒着梁柱,“咚”的跳到了地上,上身只穿了乳罩便冲了出去。

    “噢,是陈四呀,找我的吗?”九儿喜悦的问着。透过窗玻璃,借着散在院中的光线,我这才看清,外边确实有两个黑影。

    “不,我...我...我是来找...找润儿的,快...快十一点了,我...我怕她自己回家害怕,等她下工送她回家。”陈四结结巴巴的回答着。

    “我还以为找我呢,真是,自作多情。”九儿一边嘟囔着,一边返身回到了织板上。

    “找谁的,九儿?”春花明知故问的笑着问道。

    “管他找谁呢,又不是找我。”九儿生气地回答。

    我的心开始不安起来。我与九儿、春花同在那家地毯厂上班三年,彼此是最要好的姐妹,九儿心上受了委屈,也许因此伤了她的自尊。

    我们仍旧织着地毯,飞刀仍旧飞舞,沉耙仍旧发出咚咚有节奏的声音。

    只是,外边的那个黑影不见了。

    我的心早已不在织毯上了,幼儿时代村长的问话及笑容阵阵回旋在我的耳边与眼前,我不知道,自己是咋的啦,心也从明亮的屋中走向了那微暗的窗外。似乎在寻找着一种丢失的东西,但怎么也找不到。

    我的心乱极了,是跳下织板,告诉他我并不怕夜路还是依旧坐着织毯,那个时间,我的心就像母亲年节里炸糕时那滚烫的油,阵阵的泛起着并不规则的白色的油花。

    过了好长一段时间,九儿终于扭过头来对我说话。

    “润儿,他是来找你的。”从九儿并不高兴的眼里,我第一次看到了作为一个女性那种醋意和羞愧。

    我坐着没动,也没说话,只是静静的坐在了那儿。

    已是十二点多了,屋外一片寂静。在农村盛夏,人们是很早要入睡的,以便第二天能够早早起床,乘凉下田干活。

    “下工啦,姑娘们。”厂长走过来大声地喊着。

    我们收拾了工具,穿了衣服,便纷纷的涌到了门口。

    夜,很清朗,已近凌晨,天气也凉爽了许多,似乎还有一股清风吹在身上,凉意浓浓。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