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田野的博客:来自冰窟的声音

文学交流

 
 
 

日志

 
 
关于我

田野(笔名),河北蔚县人,曾在《人民日报》、《经济日报》、《中国贸易报》、《北京广播电视报报》、《新华社网》、《人民公安报》、《中国法制新闻网》、《河北日报》、《燕赵都市报》、《燕赵晚报》、《河北法制报》、《警视窗》、《张家口日报》、《张家口晚报》发表通讯报道、散文、诗歌、杂文等2000余篇,现为河北公安文联会员,张家口市作协会员,蔚县作协名誉副主席,著有散文集《马头山印记》、侦破通讯《警方行动---河北蔚县大要案侦破纪实录》、《蔚州警视》,短篇小说《大柜》、《围城》、长篇小说《没有阴霾的日子》等。

网易考拉推荐

这是我二奶  

2007-08-14 09:2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为什么会说话。大凡人们都知道,一是生理发育所致,二是父母育教。人在社会的经验越是丰富,他的言语也就越丰富,比如,当一伙只认识我的朋友见到我与妻子时,东瞧瞧西看看之后,疑惑的问我:“这位是……”,我便不加思索的回答:“这是我二奶。”

之后,便是朋友瞪大眼睛的疑虑,再之后,便是哗然大笑。

的确,我说妻子是“二奶”是有一定依据的。我从小生就一副黑面孔,近年来的沧桑生活,使得自己更加的面老,曾一度在席间,一位近50岁的大哥问我,“大哥,今年贵庚几何?”我笑而答曰:“五十有一。”大哥看后给与高度评价,曰:“面若四十有五,而心行却难达四十,年轻、年轻!”

哈哈,什么眼神。

而妻子却不然。按真实岁数论,我比妻子大许多。我生于70年代初,而妻子生于70年代末,虽同是一个年代,但毕竟相差7岁之多。论面相,妻子娇嫩,穿着时尚,吊辫短袖粉红裙,一副青春相,再看看妻子身后领着的女儿,也不过5、6岁,实在是和我不般配。

这样的窘况不止一次的重演着,我也不止一次的重复着这样的回答,然而,近几日,忽听有朋友相告,还真有将我的这句玩笑话当真的朋友,暗地里和朋友大骂特骂我:“他田野不是不与三种人打交道吗,哪知道他自己也是那样的一种人!好好的日子不过,竟养起了二奶。”

我确是是有“三种人”不与其打交道的,一是换老婆的,二是不孝敬父母的,三是吃着锅里看着碗里的。我也不曾一次的在朋友面前阐述过我的人生哲理的,父母、妻子乃人之最亲,抛弃妻儿的人哪有不出卖朋友的,不孝敬父母哪有为朋友两肋插刀的,吃锅里看碗里哪有不贪的。

看来我的玩笑开大了。

某一日,又见一朋友,当我正欲介绍妻子给他时,他迅速将我拉到了一边问“就是这位吧,不用介绍了,我知道!”

“你知道什么啦?”

“你的二奶呗。”

“什么二奶?那是我妻子,我的唯一的一位妻子!”

“你就胡说吧,五年前,我就看过你的一篇文章,题目是《孩子啊,孩子》,那时你的孩子都8岁了,感情你现在领的孩子是二女?”

“不是,第一个、唯一的一个。”

“那不是二奶又是谁!”

是的,我确实是写过这么一篇文字,但那时是领着外甥女,假以外甥女为女儿,主要是为了折射现代孩子不识人之养物而感叹农业后继无人。

昨日,朋友相聚,席间好事的朋友在介绍我妻子给其他新朋友时,还是套用我的那句玩笑“这是田野,这是田野的二奶。”朋友大笑,我与妻子也大笑。

晚上休息,回想自己的那句玩笑,不觉寒颤了起来,对自己无意间所开玩笑顿时也懊悔了。这人,什么不可以学,这伤风败俗的名词也跟着人云亦云,这不是无事找事吗,不是自找挨骂吗。想想当初在北京一企业打工时,都被京城知名人士称之为公关先生的自己,哪有半句脏话的,而现在,动辄粗话脏话,大瞪眼睛歪嘴巴的,难道,是自己从一名高层管理人员蜕变成了一名小警察就有了如此行径吗?

看来,还是应了那句老话了:环境造就一个人,环境孕育一个人。

 

  评论这张
 
阅读(156)|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