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田野的博客:来自冰窟的声音

文学交流

 
 
 

日志

 
 
关于我

田野(笔名),河北蔚县人,曾在《人民日报》、《经济日报》、《中国贸易报》、《北京广播电视报报》、《新华社网》、《人民公安报》、《中国法制新闻网》、《河北日报》、《燕赵都市报》、《燕赵晚报》、《河北法制报》、《警视窗》、《张家口日报》、《张家口晚报》发表通讯报道、散文、诗歌、杂文等2000余篇,现为河北公安文联会员,张家口市作协会员,蔚县作协名誉副主席,著有散文集《马头山印记》、侦破通讯《警方行动---河北蔚县大要案侦破纪实录》、《蔚州警视》,短篇小说《大柜》、《围城》、长篇小说《没有阴霾的日子》等。

网易考拉推荐

蔚县警方打掉一个持枪作恶团伙   

2007-08-17 14:4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蔚县,无论谁遇到了棘手事,只要打声招呼,他就会带着一帮弟兄前去摆平。为了增加威慑力,他特意买来一把左轮手枪,假如谁敢反抗,他就会将手枪顶在谁的脑门子上,闹煤矿、砸班车、枪击洗浴中心……可谓无法无天。

                           理发店风波

    4月初,吕金和尤江在县城的一家理发店玩牌时,觉得尤江骗了他,就给常运贵打了个电话,让常运贵找个人给他出出气。常运贵便找到了温立远。温立远当时正好和李爱柏在一起,于是三个人一起去找尤江。路上他们碰到了吕金和吕金的战友朱朗,就这样,五个人碰了面之后就一块儿去了那家理发店。他们到达理发店的时候,店里正好没人,吕金就给尤江打电话。时间不长,尤江和店老板一块儿回来了。

  吕金问尤江:“玩牌时你是不是鬼我了?”

  “没鬼呀,你是不是输不起呀?”尤江反问。

  常运贵见尤江竟敢顶嘴,当下操起火钳照他身上打去。   

吕金说:“既然你鬼我,就得赔我损失,给我两千元就行。”

  尤江一口拒绝了吕金的无理要求。常运贵见言语不合,就一声令下:“给我打。”话语刚落,温立远、李爱柏、常运贵三人便冲上去打尤江,吕金和朱朗去打店老板。店老板撒腿就往外跑,结果没跑多远,就被温立远和朱朗追了回来。

  李爱柏指着尤江对温立远说:“给你拿刀捅他几刀。”

  温立远说:“你咋不捅?”李爱柏说:“我早就捅了好几刀了。”

  闻言,温立远就从李爱柏手里接过刀子照着尤江肩上捅了一刀。

  接着,吕金让尤江打了个欠条,写明:欠温立远两万元钱。之后,吕金对温立远说,钱我不要了,你要上就归你。

  临走时,吕金拿走了尤江等人的三部手机和奥托车的钥匙。吕金说:“什么时候把钱还了,什么时候来拿。”

                  枪击洗浴中心

    韩云涛欠了温立远一些钱,一直没还。4月23日,温立远找到韩云涛,问他到底还不还,韩云涛说没有钱。温立远就说:“走吧,请我们洗澡去,洗完把你当那儿。”

  韩云涛说:“行。”于是温立远带常运贵、冯飞、胡林等人一块儿去了县城一家洗浴中心。洗完澡后,温立远让韩云涛到前台结账,他们都走了。这次洗澡,几个人一共花了1200元钱。

  就在温立远等几个人一起吃饭的时候,一个自称是韩云涛父亲的人打来了电话:“还你们钱呀,过来吧。”接完电话,温立远带着一伙人就往这家洗浴中心走。路上温立远又碰到了牛大山等6人,牛大山等人和温立远他们汇合到一块儿有十多个人,这伙人呼啦一下全去了这家洗浴中心。

  到了洗浴中心,没见到打电话的人,正要打电话去问,老板领着韩云涛等十来个人从楼上下来了。

  老板问道:“兄弟,咋办呀?”“花多少给多少吧。”

  “不行,得给双倍的钱。”老板喊了一声:“关门。”有人关上了洗浴中心的大门。这时候,老板身后的几个人就要扑上来打温立远。老板一伸手拦住了他们。

  老板身后的一个人突然扑上来给了温立远一拳,温立远见势不妙,伸手掏出一把手枪,指向了这个人的脑袋。那人说:“你开枪打呀。”

  温立远说:“我不敢打你的头,但是我敢打你的腿。”说着他一扣扳机,朝天放了一枪,把顶棚打了个洞,尘土呼呼地往下落,当下就把在场的人全给镇住了。

  看看没人再敢动了,温立远就想溜。结果一看门锁着,走不了。牛大山等人过来往开揣门,老板身后的几个人还想往上冲。温立远见状对冯飞喊道:“给我砍。”冯飞等人扑上去就砍,躲在老板身后的韩云涛也被冯飞等人踹了几脚,砍了几刀。随后,温立远、冯飞等人扬长而去。

                           大闹煤矿

    7月初,温立远在一家煤矿打工的母亲被两男一女打了。温立远就给袁志高、石敏打电话,说让他们跟着去办点事。温立远带着一个外地人,袁志高带着石敏等五个人在南留庄见了面,随后几人打了两辆出租车上了煤矿。

  在煤矿门口,一名保安见这伙人来势汹汹,感觉不对劲,就叮嘱了一声:“别打架啊。”温立远答道:“不打架。”

  温立远的母亲见了他什么话也没说就哭。温立远看母亲这样,心里的火“腾”地一下就上来了,便去找打他母亲的那几个人。温立远等人很快找到了和温立远母亲打架的3个人中的一男一女,他们就开始打这一男一女。

  煤矿值班人员早已注意到了这伙人,看到他们要打架,没多大工夫十几个保安就赶来了。其中一个保安喊道:“给我往死里打。”那伙保安就要往上冲,温立远一看不妙,掏出手枪,指着那个喊话的保安说:“咋的啦?还要打吗?”

  保安都被枪吓住了,站在那里谁也不敢动。这时候温立远带来的几个人就上前去抢保安手中的镐把,并用镐把朝着保安们一阵乱打。

  打伤几个保安后,温立远喊了一声:“快走。”他和带来的这伙人一溜烟地逃走了。

两砸班车

  7月份,温立远坐班车的时候,有两个外地人要和司机打架,车队队长就和温立远说:“看这几个人厉害的,跟哥打他们呀。”温立远说行,于是和三个外地人打了起来,结果车队的人没人动手,温立远打不过那三个人就跑了。

  回过头来,温立远找到了车队队长,问他咋办。车队队长说:“我又没让你真打,只是随便说说而已。”温立远又给班车老板打电话,说:“我替你们挨了打,你得给出点医药费。”老板说:“没钱,想跟我闹就试试。”

  7月16日,温立远喊上袁志高、安军等人买了几根镐把,将这个车队两辆车的玻璃和大灯全砸了。

  一晃过了十来天。7月25日,温立远看到车队没什么反应,就让袁志高、安军带了几个人又砸了车队一辆车的玻璃和大灯。

                       持枪唬人

    温立远之所以有恃无恐,仗的就是手中的那把左轮手枪。枪是他在年初时候从广灵县买来的,花了五千元,带了16发子弹。

  7月底,关明给温立远打电话说,自己被南留庄开碰碰车的打了。

  自己的弟兄受了欺负,温立远当然不能坐视不管,他就叫了几个人,开了一辆面包车去替关明出气。在车上,温立远给左轮手枪上了两发子弹。关明说他要拿着枪,温立远就把枪给了关明。

  到了南留庄要下车的时候,不知怎么回事,手枪走了火,打伤了关明的腿。于是架没打成,几个人又坐车回去了。

  孙晓欠温立远1500元钱。原来孙晓一直跟着吉宏保。温立远就打电话让吉宏保找孙晓。其实这时候孙晓已经不跟吉宏保了,而是跟温立远在一起,钱也已经还了他了。有温立远从中作梗,吉宏保当然找不到孙晓,温立远就给他打电话说:“要么给我找到孙晓,要么给我5000元钱。”最后吉宏保没办法,只好给了温立远5000元钱……

                       难逃法网

    据受害人反映,温立远二十多岁,身高一米六五左右,大眼睛,偏分头,脖子上常戴一条挺粗的黄金项链。

  温立远等人的违法犯罪活动引起了蔚县公安局的高度重视,城镇派出所、治安科、白草派出所、阳眷派出所等多个公安部门都在抓他,由于温立远比较狡猾,所以多次抓捕都没有成功。

  7月21日,有人反映该团伙成员安军要坐班车从南留庄到县城来,刑警二中队队长安小虎立即带人赶往半路上埋伏。时间不长,班车路过时,民警在车上抓获了安军。

  据安军交代,温立远近期在阳眷一带活动。次日,通过仔细摸排,在阳眷村外的一间泵房内,副政委乔建熙带领民警高海等人将听到风声正准备外逃的温立远、袁志高等三人抓获。

随后根据掌握的线索,警方又在阳眷一网吧内抓获两名团伙成员,在县城一游戏厅内抓获一名团伙成员,在南留庄抓获一名团伙成员。至此,团伙8名主要成员全部落网,其它涉案人员仍在抓捕之中。

   《张家口晚报》记者 王瑾涧 通讯员 田野

  评论这张
 
阅读(639)|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