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田野的博客:来自冰窟的声音

文学交流

 
 
 

日志

 
 
关于我

田野(笔名),河北蔚县人,曾在《人民日报》、《经济日报》、《中国贸易报》、《北京广播电视报报》、《新华社网》、《人民公安报》、《中国法制新闻网》、《河北日报》、《燕赵都市报》、《燕赵晚报》、《河北法制报》、《警视窗》、《张家口日报》、《张家口晚报》发表通讯报道、散文、诗歌、杂文等2000余篇,现为河北公安文联会员,张家口市作协会员,蔚县作协名誉副主席,著有散文集《马头山印记》、侦破通讯《警方行动---河北蔚县大要案侦破纪实录》、《蔚州警视》,短篇小说《大柜》、《围城》、长篇小说《没有阴霾的日子》等。

网易考拉推荐

悼念战友  

2007-08-27 18:06: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战友倒下已整整七天了,他的家里人决定七天为他出丧。

前来吊唁的有他生前好友、同事以及他的各远近亲戚,但更多的是他父亲的一些朋友。他的父亲是我们这个地方很有名气的官员,提拔了不少人,重用了不少人,他的父亲后来官也做大了,那些被提拔的人官位也随之节节高升,甚至有的已超过了他的父亲,在这样一种环环相扣的圈内,他的父亲往往以伯乐出现在众人面前而被敬重,这也许就是吊唁者络绎不绝的直接原因吧,。但听很多人私下里议论,多数吊唁者,包括他的一些亲戚,均是为了延续或是密切他们那层来之不易的微妙关系。

战友的离去与这次特殊的任务有着密不可分的直接关系。接上级指示,我们对一重大刑事罪犯进行围捕。嫌犯逃到了离我们有100公里的山林里,听说是一片原始森林,所以我们带够了足有两天的干粮,围捕就此展开。然而谁也没有想到的是,两天的干粮远远不够这次围捕所用。在几天的围捕里,所有能够辨清方向的和有一定野外生存能力的都活着走出了那片山林,唯独他,我们曾一度称之为“公子”他,却再也没有看到森林外边的天空。当我艰难地背着他迈出山林的那一刻,他已离开人世整整两天了。

我清醒地记得,我们分头行动的时候,我再三告诫过他,围捕任务可能很长,要记得自己所走过的路,干粮要节约着吃,在山林了,首先学会野外生存,在山林里穿行,见到可吃的便往肚子里吞,见到水要多往肚子里存,不管水里有兽粪还是有鸟便,然而,他终归还是没有听我的告诫。他的干粮五天前就断了,水更是一口没进,当我再次见到他时,他已奄奄一息了。在遍地都是杂草鸟鸣而没有一丝阳光的山林里,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却不是问我是否有吃的,也许,他早已意识到,在为期半个多月的日子里,我们两天的干粮是远远不够的。当我使尽全身的力气从草丛中抱起他时,他苦苦的笑了笑,他翕动着干裂的已无一丝血丝的嘴唇,给我撂下了一句我今生不会忘记的一句话:“很是羡慕你,农民的儿子”。他最后发表了他的离世感言,“也许,这就是宿命,从小依赖过‘衣来伸手、饭来张口’那时叫做幸福,在今天看来,它却是我致命的刀剑,我的死,会告诫人们,越是幸福的时候,越是要学会自生的能力,包括野外。”

是的,他出生在一个生活十分优越的家庭,他从来没有过自己的生活。他曾游览过许多名山丽水,去过很多的地方,包括国门以外的那些,但他从未真正走到大自然,没有认真地认识自然界更多的山野食物,没有喝过除纯净水以外的水,他所认识的食物世界,仅仅局限于那些冒着香味的、在灯火斑斓的名牌店中摆放着的肯德基、麦当劳一类的食物,他从不认识什么是谷子,什么是麦子,它们都能做些什么,他甚至连一点“生命之根本”的作为维系生命的食物的来源都不清楚,野外生存,对他而言,简直是遥远而不可临近的传说。

我痛恨这种幸福的扼杀之剑,但却也渴望着这种幸福的扼杀之剑,。不知何时,太阳已悄然的射进我的窗玻,哦,原来却是一场惊愕之梦。

  评论这张
 
阅读(14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