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田野的博客:来自冰窟的声音

文学交流

 
 
 

日志

 
 
关于我

田野(笔名),河北蔚县人,曾在《人民日报》、《经济日报》、《中国贸易报》、《北京广播电视报报》、《新华社网》、《人民公安报》、《中国法制新闻网》、《河北日报》、《燕赵都市报》、《燕赵晚报》、《河北法制报》、《警视窗》、《张家口日报》、《张家口晚报》发表通讯报道、散文、诗歌、杂文等2000余篇,现为河北公安文联会员,张家口市作协会员,蔚县作协名誉副主席,著有散文集《马头山印记》、侦破通讯《警方行动---河北蔚县大要案侦破纪实录》、《蔚州警视》,短篇小说《大柜》、《围城》、长篇小说《没有阴霾的日子》等。

网易考拉推荐

院中那棵芭蕉树  

2007-08-28 11:29: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约一个月前,小区院的花池中突然多出了一株芭蕉树来。时值春季,在柔和的阳光照耀下,宽大厚实的绿色叶片沐浴着人工雨露的洗涤,煞是惹人喜欢。

    我不知晓是谁这么热爱着我们这片热土、热爱着我们这个小区,总之,敢于将自家的盆花拿出来供大家共赏,便可看出其主人那种大家的风度。回家后,我与妻子商议,也将自家那盆无花果移到院子去,话一出口就遭到妻子的回绝。

    “好好的盆花长得正茂,为啥要放到院子里?放到院子里的都是些快要死而主人无法侍弄的。”

    我很不赞成妻子这种推理。认识妻子后,她给我的唯一印象,那就是往往先入为主地进行各种推断,并很不礼貌的道出她推理的结果,这也许就是她耿直的性格吧。

    这次,妻子的推理是正确的。前两天在院中闲谈,邻居告诉,他花了200多元买了这棵芭蕉,想美化一下新居,谁想不到一月,这芭蕉树却越长越蔫,思来想去,可能与家中长期不透风有关,便将树移到了院子,暂且算是抛弃了它吧。

    他的话说得很轻松,而我却觉得心情十分沉重。这不禁使我想到30年前的一件事来。

    那个时候正值“文革”结束,一切百废待兴。人们对于那种做出伤风败俗的事,往往是唾沫也能淹死你。比如谁家的媳妇不孝敬公婆,谁家的女儿不守本分等等,人们往往会提到“街论”的议事日程。村南头张家大婶的女儿,就是因为和外村的小伙在玉米地里约会时被人看到后提到“街论”上的,结果她母亲不堪忍受人们的议论,狠狠地打了她,第二天,村中央的水井旁便多了一个“回不了家”的灵棚。她的女儿永远地离去了。这回,人们议论的不再是她,而是因为她的死,那口有100年历史的水井再不能用了。

    与我家共一个堂屋的许家婶子,也有这么一个不本分的女儿,但许家婶子却没有再犯张家大婶的错误。她的女儿怀孕三月,打也许已于事无补了。在那个少吃少穿的年代,许家姑娘硬是在家呆了半年才将孩子生了下来,不料,却是个兔唇孩儿。没等天亮,孩子就被遗弃到了村外的一个地塄下。

    我记得那是个特冷的冬天,北风呼呼地吹着,我们几个不懂事的孩子,还是冒着带沙的风找到了小孩。是个男性,整个被厚厚的棉包包裹着。我们用“麦乳精”的玻璃缸带了水喂他,他紧闭着眼却饥渴的喝着。我们大骂许家的残忍,但谁都没有抚养他的意思。

    我们就这样用水天天喂他。心想,也许他能活下来。

    孩子还是在那个寒冷的冬日硬是坚持着活了7天,待我们再去时,他已僵硬了。

    我们学着大人,在冰冻的地塄边给他挖了坟墓,含泪将他弱小的身躯掩埋了。也就从此,我再没理过许家姑娘,因为她扼杀了一个生命,一个她自己生下来的小生命。

    ……

    芭蕉树最终还是干枯了,叶子一片一片地落下来,如同孩子一天一天地垂危着,而我麻木的心怎么也没有勇气将它再移回家中,哪怕,只是为了延长它的寿命而已。

    又是一个早晨,芭蕉树不见了。我想,它一定被好心的人带走了,我真心的祝愿是这样。

    芭蕉树,你在那里还好吗?

    孩子啊,你在他乡还好吗?

  评论这张
 
阅读(10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