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田野的博客:来自冰窟的声音

文学交流

 
 
 

日志

 
 
关于我

田野(笔名),河北蔚县人,曾在《人民日报》、《经济日报》、《中国贸易报》、《北京广播电视报报》、《新华社网》、《人民公安报》、《中国法制新闻网》、《河北日报》、《燕赵都市报》、《燕赵晚报》、《河北法制报》、《警视窗》、《张家口日报》、《张家口晚报》发表通讯报道、散文、诗歌、杂文等2000余篇,现为河北公安文联会员,张家口市作协会员,蔚县作协名誉副主席,著有散文集《马头山印记》、侦破通讯《警方行动---河北蔚县大要案侦破纪实录》、《蔚州警视》,短篇小说《大柜》、《围城》、长篇小说《没有阴霾的日子》等。

网易考拉推荐

始与终杂谈  

2007-08-29 08:0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每逢年底,我总会想到两个字:始、终。

        在中国古汉语中,始为最早,当初,开端的意识,《公羊传.隐公无年》就有“看者何,岁之始也”之说。终,为最后,结束、末了,《诗.大雅.荡》中记录着“靡不有初,鲜克有终”的论述。

        始与终是一对孪生的姊妹,有始就有终,有终便也有新的开始。人的一生也是如此,从呱呱坠地那一刻到含笑九泉的一舜,时光如流水,岁月似飞箭,始在倒计时中走到终点。一年中,春为始,是四季中万物复苏、播种希望、期盼收获的处女篇,而冬则是一年用汗水、智慧、辛勤耕耘创作的一部经典,自始至终,善始善终的辛勤耕耘则是由始到终的全过程。

        岁末年初,周而复始,年年有新祈,岁岁有所获。岁末,需要搜集一年所有的记忆,梳理走过的每一个脚印,对于由始到终的付汗水与辛劳评头论足,不论结果是华丽的贵冠,还是难以抖开的羞希,无论功与过,是与非,年是一定要庆的,新的祈望是要孕育的。

        大凡世人都是一样:播种希望,辛苦耕耘,收获果实。

        然而,我也曾不止一次的见过或听过这样一些人,大张旗鼓地播种,搜肠倒肚地“收获”,以一种“清醒的被子,糊涂的袄”的作法度过着每一个日出与日落,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甚至连撞钟也是无精打彩。更有一些人,本来颗粒无收,却硬是强拉硬扯地把别人的果实搬到自己的自留地里充当收成,要么,干脆架起空囊再用美丽、光环四射的遮羞布堂而皇之的罩在上面,权作一年汗水的结晶。末了,出个数字,万马行空般地在骗来的勋章背面刻下收获几何,岂不自欺欺人,就算是贵冠光茫灿灿,也落了个羞嗒嗒、满面春风,腹中空空之果。

        我赞美那些只讲耕耘的行者,在他们的骨子里,自始至终,善始善终地耕耘,一步一个脚印,沤心沥血,稳稳实实,用心血浇灌希望,用汗水催化成长,所耕于劳作中,风雨无阻,艰辛尽享,同时,我也斜视那些自认为聪明的无知者或自欺欺人者,因为,他们的终只有壳,而无实。

        《史记.陈丞相世家赞》中这样一句话:“以荣名终,称贤相,岂不善始善终哉”。我深信,所有真正的耕耘者,均如是。

 

  评论这张
 
阅读(5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