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田野的博客:来自冰窟的声音

文学交流

 
 
 

日志

 
 
关于我

田野(笔名),河北蔚县人,曾在《人民日报》、《经济日报》、《中国贸易报》、《北京广播电视报报》、《新华社网》、《人民公安报》、《中国法制新闻网》、《河北日报》、《燕赵都市报》、《燕赵晚报》、《河北法制报》、《警视窗》、《张家口日报》、《张家口晚报》发表通讯报道、散文、诗歌、杂文等2000余篇,现为河北公安文联会员,张家口市作协会员,蔚县作协名誉副主席,著有散文集《马头山印记》、侦破通讯《警方行动---河北蔚县大要案侦破纪实录》、《蔚州警视》,短篇小说《大柜》、《围城》、长篇小说《没有阴霾的日子》等。

网易考拉推荐

俗人不俗  

2007-08-29 20:47: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记民间诗人杨荣和他的民间诗

        同杨荣老人很早就认识,而真正认识却要从他的民间诗说起。

        言其老,乃我对老人的尊重,他年龄大抵也只有五十多岁,很瘦但却很爽朗。他是位下岗工人,开了一个饭馆,整日里只顾写诗和经营,如他在其结集的书里自言的一样,“一个写诗的人,开了一个饭馆,在饭馆里又写一些诗”。

        杨荣写诗出书不为赚钱,而完全是为了共赏,他的文字,或是给人启迪,或是给人思考,字里行间或是呐喊,或是抱不平,他文章的倾向或是讴歌民众,或是批评时弊。杨荣的诗多来自于民间,语言之通俗,句子之完整,词语之口语化,也完全是民间真情、民间疾苦、民间喜乐、民间自娱的一种。

        我曾读过杨荣老人的两本诗集,一本名为《底座的嘶哑》,单从其书名也可明了其书的内容,生活在最底层的、发自最底层的那种见不到回音以至于长时间呼唤而嘶哑的声音。另一本则是《呃逆与饱嗝》,呃逆,胃的横隔膜痉挛。饱嗝,胃里有满足之后的逸气。多美多贴切的形容,世上的事情繁多,有饱嗝,亦有呃逆,鲜明的对比,使其诗的境界增添了歌与泣的色彩。

        杨荣老人的诗很具回味的,初读,甚难进入境界,几遍后,方觉书中不单有花草树木,而其间却也真正的含有24k的金。

        杨荣其人,耐人寻味,老而不服,老而怀志,瘦而精神,他的双眸利索而又带有韵气,杨荣的诗,如其本人,但却又高于其本人。《处女的证书》便是一例:“在新婚之夜的第二天/一个男人的家人/将其妻子的小褥/晾在铁丝上/小褥上有巴掌大的一片血迹/这是处女/让别人认同的贞操/后来/这个男人因为开汽车/有了姘头/而他的妻子也有了谣言/看来这个证书/只能说明以前/而不能说明将来/只能说明自己/而不能说明别人”。通俗的语言,敢于将人间的遮羞布撕开,敢于说出别人只能对耳的议论,而这些却是民间的,如街头巷尾的家常,但却高于家常,如早晨山村的一缕炊烟,带有真实性的乡土气息。在诗中,他却又证明了另一个事实,“证书”,只能是过去发了黄的一纸空文,而女人的贞操也并未因“证书”的认可将婚姻牢牢地装入保险柜。

        俗人,其实不俗,只是别人绕着说,而杨荣却索性直截了当,正如他在自序中对自己的评价:“我愈来愈倾向关注现实、关注当下、关注日常生活、关注庶名百姓、关注农村,我是俗人,所以不能免俗”。

        人俗,非也;语俗,亦非也;俗中见真,俗中亦可见纯粹。

  评论这张
 
阅读(14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