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田野的博客:来自冰窟的声音

文学交流

 
 
 

日志

 
 
关于我

田野(笔名),河北蔚县人,曾在《人民日报》、《经济日报》、《中国贸易报》、《北京广播电视报报》、《新华社网》、《人民公安报》、《中国法制新闻网》、《河北日报》、《燕赵都市报》、《燕赵晚报》、《河北法制报》、《警视窗》、《张家口日报》、《张家口晚报》发表通讯报道、散文、诗歌、杂文等2000余篇,现为河北公安文联会员,张家口市作协会员,蔚县作协名誉副主席,著有散文集《马头山印记》、侦破通讯《警方行动---河北蔚县大要案侦破纪实录》、《蔚州警视》,短篇小说《大柜》、《围城》、长篇小说《没有阴霾的日子》等。

网易考拉推荐

不该发生的血案  

2007-10-03 11:19:42|  分类: 警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杀人犯”这三个字眼,在常人眼中往往是邪恶和凶残的代名词。然而,近日发生在蔚县阳眷镇鹿骨村的一桩命案中,村民们给予“杀人犯”更多的却是同情和惋惜。一个孝子,一个老实人,顷刻间转化为杀人凶手,这中间又蕴含着多少鲜为人知的曲折根源?

2007年9月19日,农历八月初九,距离传统的一年一度的中秋佳节仅剩5天。但是,被害人徐雪儿却再也不可能和家人一起过团圆节了,这一天,她被人用利斧杀死在蔚县阳眷镇鹿骨村一处民居内。接报案后,蔚县公安局阳眷派出所与刑警大队紧急出动,赶赴现场,围绕凶手可能潜逃和藏匿的处所,展开缜密侦查,撒下天罗地网。8天后,犯罪嫌疑人许连军在沽源县小河子乡石头城村落入法网。

初秋,山村惊现血案

秋天,对于蔚县阳眷镇鹿骨村终日辛勤耕作的村民们来说,是令人喜悦的季节。田地里到处是金黄色的庄稼,空气中弥漫着丰收在望的香味,小小的村庄里,一切显得都是那么的恬静与安然。

然而,对于租住在这里的矿工许连军而言,这种丰收的喜悦似乎与他无关,甚至还会令他莫名的产生阵阵的烦躁。在他心里,如何能顺利的带着与自己同居两年的徐雪儿远走高飞,是目前亟待解决的最棘手的难题。

许连军是一年前与同在这一带打工的徐雪儿认识并同居的。作为一名矿工,到哪打工其实也不过是下矿挖煤,那么许连军为何非要带徐雪儿远走他乡呢?用他本人的话说:“这次要带徐雪儿离开这里,完全是因为徐雪儿又有了新欢”。为了避免徐雪儿与他人相好后甩掉自己,许连军决定带她暂时离开鹿骨村。

但是事情并未如许连军所想的那么简单,徐雪儿对这件事并不怎么感兴趣,这不免令许连军感到隐隐不快。2007年9月17日,当许连军再次劝说徐雪儿时,徐雪儿又百般推脱了起来,眼看着往日对自己百依百顺的女人如此表现,许连军立即联想到和徐雪儿刚刚好上的那个四川人,顿时觉得心中有一股无名妒火在迅速燃烧。

2007年9月19日上午,许连军决定摊牌。他再次打电话邀来了徐雪儿,在自己暂住的房间里,因为去留意见的严重分歧,两人产生了激烈的争吵。就在徐雪儿奋力挣开许连军双手跑向院外的时候,早已怀恨在心的许连军顿时急红了眼,他迅速从自己身上抽出日常下矿用的斧头,对着徐雪儿的背影,挥起了斧头,连续两下猛砸在了她的头部,徐雪儿连“救命”都没来得及喊,身子摇晃了几下便倒在了地上……

见到徐雪儿血流不止的躺倒了地上,许连军也顾不得回屋收拾东西,他提着斧头直奔村外的马路,转眼便消失在了弯曲的山路间。

突兀的报警电话

阳眷,位于蔚县西北部,是蔚县煤炭开发最早的乡镇之一。近年来,由于打击小黑窑非法开采力度的加大,许多小黑窑被关闭停产。然而,对于过惯了矿工生活的阳眷人来说,只有下矿干活,才能维系家庭生活,再加上一些从全国各地来阳眷打工并因此常住下来的外地人,这煤矿关停了,生活经济来源也就少了,时间久了,一些不安分的人势必会干一些偷鸡摸狗之事。因此,对于位于蔚县矿区的阳眷派出所来说,每天的工作量都很大。进入秋季,特别是临近中秋的这段时间,更是忙的连轴转。

2007年9月19日下午,所长李佃举如往常一样,安排完全所民警及联防队员深入各山村、乡间土路巡逻任务后,回到了办公室,因为在他的案头,严打整治夏季攻势开展以来,有些案件需要整理并及时报送到局里

傍晚时分,一个电话径直地打了进来。当李所长拿起电话的时候,对方急喘着粗气的报称:你们赶快过来吧,这儿杀人了。待李所长再问些情况时,电话被挂断了。

是什么人行凶?在那儿发生了杀人案?李所长立即回拨电话,当他得知案发现场就位于辖区鹿骨村后,立即召回前去巡逻的一路民警,一边赶往案发现场,一边将案情向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公安局局长王树平做了简要汇报。

得到情况后,王书记立即通知主管刑侦工作的乔建熙副政委,带领刑警及技术人员火速赶往案发现场并及时展开调查,务必将案犯及时抓获。

神秘的投案人

阳眷鹿骨村一居民院外,人山人海围的水泄不通,一位40多岁的女性横躺在院中央,鲜血浸红了院中的杂草。

经法医初步鉴定,死者系女性,头部因锐器击打致颅脑损伤死亡。

死者是谁?为何被杀死在这个院中?成为当前调查的重点。

经询问报案人张某得知,2007年9月19日,张某、黄某、吴某正在吴家闲坐,当日下午4时40分左右,黄某的妻子惊恐万状地跑到吴某家,说自己居住的院子中躺着个女人,血流了很多……听到情况,张某、黄某、吴某赶紧跑到该院子里,当时受伤女子尚有微弱的呼吸,惊恐万状的村民拨通了报警电话。当刑警再问及死者的身份,为何惨死在院子中等,张某等人却再也说不清楚什么了。办案民警立即划分为几个小组,对发案现场周边展开周密的调查。

据住在该院的黄某反映,这名女子曾到过该院,并找过在同院住的另一名矿工郑某。

刑警即刻传唤郑某,但经郑某所在煤矿有关人员证实,郑某案发当日正在井下上班,根本没有作案时间。令办案民警欣慰的是,通过对发案现场周边调查后,终于弄清了死者的身份:死者徐雪儿,湖南人,无丈夫,老家有一个20岁的男孩,死前曾和郑某同居几日。

当询问出租房子的李某时,李某告诉刑警,院子除了上述住户外,东下房是租给了一个叫许连军的沽源人,大约40多岁,在一个煤矿上班,案发前一直租住在这里,案发后突然不知去向。警方判定许连军有重大作案嫌疑,刑警随即对其租住的房间进行搜查。

许连军的房间简陋而又凌乱,一眼望去几乎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但是刑警们却搜查的非常仔细。最终,墙角旮旯里一个揉的皱巴巴、破损不堪的纸团,引起了刑警们的注意。打开一看,依稀可以辨认出是一张身份证复印件,上面的字迹已经相当模糊了,经过技术辨认,确定正是许连军的身份证,地址是:沽源县小河子乡石头城村。

2007年9月19日下午,就在刑警在鹿骨村展开调查的同时,县公安局110指挥中心接到一个神秘电话,一名男子声称自己杀了人,要投案自首,但对犯罪细节却支支吾吾、语焉不详,当接警民警进一步询问时,对方却匆匆的挂断了电话……

打电话的神秘男子是谁?他会不会就是刚刚被警方锁定的疑犯许连军?至此,案件似乎已经掀开了冰山一角。

2007年9月20日凌晨,阳眷镇鹿骨村村委会院内灯火通明,办案民警出出进进,调查、搜捕工作仍在紧张、有序的进行。专案指挥部经过认真分析研究,认为从拨打投案电话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十几个小时,疑犯始终没有出现,鹿骨村周边的搜捕也未能找到许连军,那么他潜逃回老家的可能性极大。指挥部当机立断,决定兵分两路,一路仍在案发现场附近及周边地区调查、搜捕,另一路由乔建熙副政委、刑警大队大队长邵节率领立即赶赴沽源实施抓捕。

 

艰辛的抓捕之旅

 

到达沽源已经是2007年9月20日的上午,连夜的奔波加上饥肠辘辘,刑警们已经相当疲乏了,但是为了争取时间,尽快抓到疑犯,他们仅仅是在车上啃了几口方便面就直扑许连军的老家。

令抓捕刑警感到意外的是,许连军并没有回家。据许连军的父亲介绍,许在外打工已有十多个年头,平时很少回家,家中也没有安装电话,所以对儿子的行踪,家人并不知情。经查证,许连军的父母并没有撒谎,那么行凶后仓皇出逃的许连军现在又会藏匿在那里呢?

在当地警方的配合下,参战刑警一边对许连军的亲属和社会关系进行详尽的排查,一边以许连军回家的必经之路、沽源小厂收费站为中心,在多处路段设卡拦截,认真检查过往车辆,结果却一无所获。许连军就像是从人间蒸发一样,杳无音讯。

就在警方反复推敲抓捕方案和加大排查范围的时候,从技术部门传来一个令人振奋的消息:9月21日上午,通过技侦手段,获知许连军正在怀来县存瑞乡一带活动,并先后给徐雪儿的儿子和蔚县刑警大队打来电话。在给徐雪儿儿子的电话中声称:人就是我杀的,我想和你见一面。同时在给刑警队的电话中,许连军再次表示要投案自首,但是必须要等到自己和家人见面之后。

许连军虽然两次三番的打电话声称要投案自首,但至今仍亡命于潜逃途中;说必须要先和家人见面,却为何没有回家,而是出现在百里之外的怀来县境内?为防止许连军和警方玩猫捉老鼠的游戏,参战民警决定在取得怀来警方配合的前提下,在存瑞乡一带撒下大网,以许连军有可能投靠的沽源籍、蔚县籍打工人员为排查重点,对许连军的社会关系再次进行仔细的梳理。在接下来的几天里,警方做了大量艰辛、细致的工作,先后排查了晏庄子、常庄子、葫芦套、王家楼、站家营等村落,尤其是对麻峪口村往南拥有四个采区、数百工人的宏达铁矿进行了重点排查,结果仍一无所获。

2007年9月25日,警方再次通过技侦手段得知,许连军又出现在宣化至沽源一线。参战民警经过认真分析判定:警方在怀来的大范围排查取得了实效,许连军在怀来无法容身,极有可能潜回老家。指挥部立即重新调整部署警力,在沽源警方的大力配合下,对许连军家进行严密布控,张网以待。

2007年9月26日凌晨5时许,正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沽源县小河子乡石头城村一片静谧,大多数村民都还处在酣睡之中。突然,一个黑影悄无声息的摸到了许连军家的院外,轻车熟路的翻过院墙后,黑影没有丝毫的停顿,径直向三间正房的中屋摸去。推开虚掩的屋门,映入眼帘的是一个魁梧的陌生男子的背影,黑影不禁一愣,就在这时,只听那名男子喊了声:“许连军!”,黑影下意识地答应了一声,说时迟那时快,从两侧的房间里,迅速闪出几条矫健的身影,黑影还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一副冰冷锃亮的手铐已经落在他的手上……黑影正是杀人后一直潜逃的犯罪嫌疑人许连军,在连续逃亡8天后,终于被警方擒获。经突审,许连军对自己杀人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畸变的人生轨迹

许连军的家境并不富裕,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他本人虽然已经42岁,却仍是光棍一根。不甘于现状的许连军很早就开始外出打工,八、九年前辗转来到蔚县。2006年5月的一天,对许连军来说是他人生旅途中的一个重要转折点,这一天既是他找到感情归宿的开始,又成了他日后始料不及的噩梦起点,因为这一天,许连军结识了同在蔚县阳眷镇打工的湖南籍女子徐雪儿。

徐雪儿告诉许连军,她是湖南人,丈夫已经去世有七年了,女儿嫁到了湖北,儿子在广东打工,自己也是孑然一身。‘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听了徐雪儿的不幸身世,许连军顿起怜爱之心。接下来的日子里,两人频繁接触、情愫渐生。不久徐雪儿就随许连军回了趟沽源老家,见了许的父母,并在许家小住了八、九天。返回蔚县后,两人关系急剧升温,很快便同居在一起。徐雪儿告诉许连军:“我要嫁给你,你就是我老公”。许连军也认定徐雪儿就是自己的妻子,在同居的一年多时间里,先后在徐雪儿的身上花掉2万多元积蓄,为了便于联系,还给她买过2部手机。徐雪儿也投桃报李,先后给许连军买过戒指、衬衫、夹克等衣物。

今年春节,煤矿放假,许连军随徐雪儿回到她湖南老家,见到了徐雪儿的家人,徐雪儿对亲友介绍许连军时一律声称“这就是我老公”,在亲友眼里,两人俨然是一对恩爱的夫妻了。徐雪儿的儿子也从广东赶回老家,并且对许连军的第一印象不错,喊许连军为“叔叔”,几个人在一起快快乐乐的过了个年。这趟湖南之行,许连军花掉了2000多元。因为带得钱不够,节后,许连军先期返回了蔚县,随后汇去路费给徐雪儿,不久徐雪儿也返回了蔚县。

2007年夏,徐雪儿又回了趟老家,按照惯例,许连军又给徐雪儿汇去了返程的路费。可是这次徐雪儿回来不但没有让许连军去县城接她,反而偷偷的先住进了另一名四川籍打工仔的出租屋,两天后才回到许连军的身边。这一意外的发现,让许连军深感不安。为了能让徐雪儿一心一意的跟自己好,许连军左思右想之后,决定先带徐雪儿回自己老家看父母一次,然后离开这里,一起去山西打工,以绝后患。但是徐雪儿现在却不想离开这里,她辩称自己对许连军是真心的,和那个四川人在一起,只是为了骗点钱花,等再捞2000元,就和许连军一起远走高飞。两人几经争辩,却毫无结果,这令早就认定徐雪儿是自己妻子的许连军大为恼火。

2007年9月19日,许连军给徐雪儿下了最后通牒:明天和自己一起离开这里,如果徐雪儿不走的话,自己一个人也要走。徐雪儿表示自己下午过去给许连军送送行。见面后,许连军再次要求徐雪儿跟自己一起走,徐雪儿无奈之下答应了。可两人走出屋子没几步,徐雪儿又反悔了,她对许连军说:“要走,你自己走吧,我是不会走的”。听到自己心爱的女人居然说出如此绝情的话来,许连军觉得一切美好的未来在顷刻间化为乌有,一年多的感情付出换来的居然是这么个结果,许连军顿时失去了理智,他抽出随身携带的斧头,疯狂的砍向了他深爱的女人……

尾声

“许连军杀人了?!”,“杀人凶手是许连军”?蔚县阳眷镇鹿骨村沸腾了。在警方带许连军指认犯罪现场时,围观的村民没有表现出过多的愤恨,挂在他们脸上的更多的是震惊、不解和惋惜。在这群善良、纯朴的村民眼里,许连军是个老实巴交的汉子,平素一直是与人为善的,现在为了这么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居然踏上了一条不归路,实在是不值得。

2007年9月30日,就在举国上下准备欢庆国庆佳节的前夕,笔者在蔚县看守所见到了已被刑拘的许连军。出乎笔者意料的是,许连军看上去异常平静。当笔者问及许连军为什么几次三番的给警方打投案电话,却始终不去自首争取宽大?许连军告诉笔者:杀人偿命,他知道自己酿下了大祸,如果投案得话,估计再也出不来了,他想趁没进去前再看看自己的父母。

许连军的话,让笔者陷入了深深的思索。严格的说,许连军没有犯罪前科,也并不是一个穷凶极恶的亡命之徒。和所有的打工者一样,当年离家的他也怀揣着赚钱成家立业的美好愿望,但是在结识徐雪儿后,许连军却没有履行法定程序成为合法夫妻,而是选择了非法同居,这恰恰给日后的人生悲剧埋下了祸根;当这段没有任何保障的感情出现危机时,许连军也没有理智的对待,而是放纵自己的感情,在狭隘的心里驱使下,最终走向了极端。徐雪儿死了,对于那个已经丧父的单亲家庭无疑是雪上加霜;许连军杀人了,对于他已年逾80高龄的父母而言,更是沉重的打击。一桩由感情纠葛引发的命案,竟断送了三代人的幸福,让人感到痛惜之余,不能不引起我们更深层的思索。

但愿这样的悲剧不再重演。

  评论这张
 
阅读(32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