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田野的博客:来自冰窟的声音

文学交流

 
 
 

日志

 
 
关于我

田野(笔名),河北蔚县人,曾在《人民日报》、《经济日报》、《中国贸易报》、《北京广播电视报报》、《新华社网》、《人民公安报》、《中国法制新闻网》、《河北日报》、《燕赵都市报》、《燕赵晚报》、《河北法制报》、《警视窗》、《张家口日报》、《张家口晚报》发表通讯报道、散文、诗歌、杂文等2000余篇,现为河北公安文联会员,张家口市作协会员,蔚县作协名誉副主席,著有散文集《马头山印记》、侦破通讯《警方行动---河北蔚县大要案侦破纪实录》、《蔚州警视》,短篇小说《大柜》、《围城》、长篇小说《没有阴霾的日子》等。

网易考拉推荐

蔚县飞狐峪“剿匪”记  

2008-01-07 16:26: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给弟兄们弄几个烟钱。”面对手持木棒的拦截,过往大车司机不得不掏出钱来。11月前后,蔚县飞狐峪一带“抢匪”频繁出没,最多时,110一天接到过5起拦路抢劫的报警电话。为了还人民一条“平安”大道,蔚县警方立即组织精兵强将展开了“剿匪”行动……

 

(民警正在检查嫌犯作案时使用的汽车和镐把。高德明摄)

 

警匪飚车

    “有人在北口和岔道中间抢劫!4个人骑着两辆摩托车!”1月7日晚,正在值班的宋家庄派出所所长王升熙接到一名司机的报警电话。

    接到报案后,王升熙立即派教导员范春祥带人赶往案发现场,同时与巡警大队取得联系,要求立即派人前往增援。巡警大队长杜海岩当即命令中队长王发率9名队员,开两辆车赶到北口,与宋家庄派出所的警车合并一处,一边检查过往车辆,一边往案发地点驶去。

    出蔚县县城往南7、8公里进入一个险峻的山谷,即是著名的太行八胫之一———飞狐峪,飞狐峪包括从北口到岔道这段20公里的险峻峡谷,这是一条沟通蔚县和涞源的重要通道,往来于这条路上的主要是保定到蔚县的拉煤车。这里人烟稀少,手机没有信号,使犯罪嫌疑人作案有了可乘之机。

    10月底至11月初这段时间,北口和岔道之间频频发生抢劫过往汽车案件,最多的一天县公安局110指挥中心接到了5次报案。系列抢劫案引起了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王树平和政委田建利的高度重视,他们立即召集宋家庄派出所和巡警大队负责人,要求两家联合加大对北口和岔道间的巡逻,尽快破获此案。

    此时,开车走在前面的是范春祥,王发紧随其后,两车相隔只有几十米的距离。走了大约半小时,范春祥看到迎面驶过来一辆白色面包车,白面包车速度很块,与范春祥的车擦肩而过。

    报案人提供的犯罪嫌疑人是4个骑摩托的人,所以范春祥等人注意力在寻找骑摩托车的人上。此时,看到面包车上有几个年轻人,而且没有牌照,范春祥想到犯罪嫌疑人可能换乘了面包车,但此时想要拦截已经来不及了。

后面的王发也注意到了这辆面包车,也因为车速太快无法拦截,待其错车后,王发立即掉头追去。范春祥也扭头跟了上来。

    看到后面有车追来,面包车速度更快,疯一般地向山下窜去。这时的山路坡陡、弯多,王发开着别克轿车都追不上前面的面包车。追出大约十来公里后,王发远远看到面包车拐下路基,开进了路边的沙滩,随即跟了上去。

                      寒夜搜山

    到面包车跟前,王发等人这才看到面包车车门打开,车上已经空无一人。民警从面包车上发现4把镐把、一把砍刀和两块石头。显然车上的人已经弃车而逃。

    此时范春祥等人也已经折回,大伙合兵一处开始沿山沟搜索起来。这里地处大山深处,地形复杂,天又黑,到处是大石头,稍有不慎脚就会扭伤。十几个人站成一条线,深一脚浅一脚地寻找着犯罪嫌疑人可能的藏身之地。

顶着寒风,冒着危险,大伙搜查了大约一个小时,走出约一公里的时候,有队员突然发现在几块巨石间的缝隙里露出一双脚,大家闻讯立即围拢了过来。

    数道强光刷地集中在巨石缝隙处,看看已经无处遁身,一个20来岁的男子窸窸窣窣地从石缝里钻了出来,束手就擒。

    又经过半个多小时的进一步搜查,面包车上另外几人毫无踪迹,范春祥、王发等人决定撤兵。

    经突审,被抓获的沈岭交代还有3个同伙朱东、朱南和韩虎。杜海岩立即派人前往朱东的住处设伏。8日凌晨5时许,设伏民警将刚刚从山上返回的朱东和朱南抓获。当天上午,民警又在南留庄某煤栈将另一同伙韩虎抓获。

                           暗夜幽灵

    今年5月的一天,韩虎和朱东、朱南、路航等五人在朱东的洗车厂闲谈时,有人提出偷些汽车电瓶卖钱,韩虎不同意。他说:“截拉煤车能要上钱,你们敢去吗?”

    怕那几个人没胆子,韩虎补充了一句:“我还去抢过呢。”

    其实他没去过,只是听人谈起过,不过他心里有这个想法却不止一天两天了。

    “好啊,去吧。”几个年轻人都怕别人说自己胆小,一个个抢着答应。

    于是五个人去附近某村的一个朋友家拿了五根镐把,随后开着一辆红色两厢夏利回到洗车厂。一直等到次日凌晨0点多钟,五个人开着夏利,带着镐把去了南留庄到县城之间的路段,等待目标出现。过了一会,在某村村口处出现了一辆大车,他们立即追了上去。

    “给兄弟弄个烟钱。”那人嗯了一声就从车上取了400元钱给了韩虎等人。

    韩虎等人放走了大车,继续物色下个目标,当晚又拦截了两辆大车,分别要了500元和300元。抢劫得手后,他们返回县城住进了宾馆,韩虎分到了200元赃款。

    三四天后,韩虎等人再次在朱东的洗车厂集合,拦了3辆大车,共抢劫现金1200元。之后的一段时间里,韩虎等人时分时合,一般在晚上十点多出去,次日凌晨两点多回来,或者凌晨3点多出去,5点多回来,少则一两天多则四五天出去一次,他们先后以同样手段抢劫作案多起。

    11月7日晚10点多钟,朱东、朱南等4人开白色面包车,在岔道附近拦住一辆蓝绿色的大车,四人每人提一根镐把下车要钱,车上的人没说话,给了100元。四人继续往前走,又拦住一辆东风大车,司机给了200元。接着往前走的路上他们就碰到了范春祥、王发等巡逻民警,随之一一落网。

                       欺软怕硬

    抢劫前韩虎叮嘱大伙:“拦车要钱时,碰到车上的人多,咱们就跑。车上人少时要反抗的话,咱们就打。”

    韩虎记得有两次没有得手。

    一次是6月份的一天晚上12点左右,韩虎、朱东先截了两辆大车要了500元。时间不长,后面又过来两辆大车,他们就去截后边的那辆,大车不停,他们举起镐把就追。韩虎打碎了司机后面的车窗玻璃,另外几人用镐把砸车槽子。这时候走在前面的那辆车上下来三四个人,手持撬棍跑过来。韩虎等人见势不妙,慌忙上了车逃走了。

    另一次是11月1日凌晨2点多,韩虎将夏利车停在了一辆紫色的大车前面,大车被迫停下。路航蹬侧梯打开车门,用镐把指着司机说:“快点。”

这时,司机后面卧铺上躺着的一个人伸手抓住了路航的镐把就往怀里拉,并开始打电话报警。韩虎急忙上去帮路航往回夺镐把。这时候有人上前打碎了车窗玻璃,韩虎和路航趁机夺下镐把。他们不敢恋战,连忙开车逃走了。后来,几人不死心,又截了6辆大车,抢了2300元钱。

    截至目前,蔚县警方已经在飞狐峪地段摧毁了包括韩虎等人在内的三个抢劫团伙,抓获犯罪嫌疑人8名,破案30余起,一举打掉了“抢匪”的嚣张气焰,飞狐峪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取证艰难

    令办案民警尴尬的是,接到报警的次数虽然很多,但是取证工作却十分艰难。

    很多司机被抢后,要过二十分钟到半小时等到手机有了信号才报案,而此时犯罪嫌疑人早就跑得没了影。办案民警想调查取证,但受害人往往觉得自己损失不大,不愿多耽误时间,不等民警赶到就走了。还有一些受害人因为害怕受到报复,心怀顾虑不愿出来作证。有时候办案民警按照报警电话打过去询问情况,对方不仅不配合工作,而且经常出言不逊,不让民警再打电话给他。

    据巡警大队长杜海岩介绍,这段时间受害人接受警方调查取证的抢劫案只有两起,而接到的报警次数却高达数十起。受害人的消极态度无疑助长了犯罪嫌疑人的嚣张气焰,也给侦破工作带来了更大难度。                           (涉案人物均为化名)

  评论这张
 
阅读(3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