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田野的博客:来自冰窟的声音

文学交流

 
 
 

日志

 
 
关于我

田野(笔名),河北蔚县人,曾在《人民日报》、《经济日报》、《中国贸易报》、《北京广播电视报报》、《新华社网》、《人民公安报》、《中国法制新闻网》、《河北日报》、《燕赵都市报》、《燕赵晚报》、《河北法制报》、《警视窗》、《张家口日报》、《张家口晚报》发表通讯报道、散文、诗歌、杂文等2000余篇,现为河北公安文联会员,张家口市作协会员,蔚县作协名誉副主席,著有散文集《马头山印记》、侦破通讯《警方行动---河北蔚县大要案侦破纪实录》、《蔚州警视》,短篇小说《大柜》、《围城》、长篇小说《没有阴霾的日子》等。

网易考拉推荐

三男子绑架矿长侄儿勒索50万  

2008-11-18 08:17: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开着摘掉车牌的轿车,拿着用假证明开通的电话,先后三次赶赴蔚县……为了成功实施绑架计划,三个山西籍男子可谓机关算尽。然而,案发后,蔚县警方很快摸清了他们的行踪,并尾随而至。仅仅过了7个小时,被绑架男孩就成功获救。

         

                         上学路上遭绑架

    9月11日早上6点40分,卫翠的儿子小伟和同学小新上学走后不久,她就接到了小新打来的电话:“有两个人把小伟拉上车,说是找他二大爷去了。”

    7点零4分,卫翠又接到了一个电话:“你是小伟他妈吧,你儿子在我们手上,弟兄们想要个钱花花哩,如果想让你儿子回去,就赶紧准备50万。”对方说完就迅速挂掉了电话。

    卫翠听对方说话的口音像是蔚县桃花、吉家庄一带的。卫翠还听小伟说起过前几天有人碰着他,问他二大爷在什么地方住,昨晚放学时又有人跟着他。看来这伙人是有备而来的。卫翠很快向蔚县警方报案。

    接到报案后,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县公安局局长王树平、政委田建利非常重视,立即赶往现场了解案情,并做出重要部署:要求全体参战民警在确保人质安全的情况下务必快侦快破。县公安局副局长时亚和、副政委乔建熙迅速抽调精兵强劲,组成专案组分头展开侦破工作。

    一是要稳住犯罪嫌疑人,尽量拖延时间,为侦破工作提供更多机会。一是尽可能多地搜集有用线索,摸清犯罪嫌疑人的去向,尽快掌握其行踪。刑警大队长邵节、中队长安小虎带领专案组民警一面搜集线索,一面与犯罪嫌疑人展开了周旋。

经调查,警方发现给卫翠打电话的手机号是9月8日下午开通的,但是所提供的身份证是伪造的。而且,每次通完电话后,犯罪嫌疑人立即关掉手机。而根据小新提供的情况,犯罪嫌疑人开的是一辆没有车牌的银灰色的小轿车。好几条线索都似乎断了,犯罪嫌疑人精心地抹掉了几乎所有可能留下的作案痕迹。

既然认识小伟,又知道他二大爷的情况,犯罪嫌疑人应该是熟人作案。

    综合分析掌握的情况,安小虎意识到对手是一条狡猾的狐狸。

 

涉案轿车现身

 

俗话说,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在办案民警的多方努力下,案情很快峰回路转,有了转机。经过技术手段追踪,办案民警侦察发现,案发早上7点来钟离开蔚县的银灰色轿车行踪被锁定在广灵县作疃乡一带。

    专案组立即驱车赶往该处。令办案人员为难的是,当地因地形极其复杂,沟壑丛生,道路崎岖。安小虎等人只好改骑摩托车,一面在各主要路口布控,一面秘密地在附近各煤矿、村庄进行排查。

    经过数小时排查,可疑的银灰色小轿车终于在一个小村里现身了。专案组成员立即出手,将银灰色小轿车扣住进行盘查。开车司机是朱阿山,而此时车中只有他一个人。经检查,车辆的车牌有明显的拆卸痕迹。就在办案民警审查朱阿山的时候,突然朱阿山的手机响了起来,听到手机铃声,朱阿山的脸上立即露出一丝惊恐。

    办案民警断定朱阿山就是涉嫌绑架小伟的犯罪嫌疑人之一。为了防止朱阿山通风报信,民警没有让朱阿山去接这个电话。

    电话是江继水和林子刚打来的,朱阿山没接电话,狡猾的江继水和林子刚立刻意识到朱阿山可能已经落网,当即丢下小伟落荒而逃……

一进蔚县城

山西省广灵县的林子刚原来在蔚县某煤矿打过工,后来离开煤矿回了广灵县。9月初,他租朱阿山的车去了蔚县两次,说是要找矿长给安排的点活干,但一直没找到矿长,事也没有办成。

9月8日,林子刚把朱阿山和江继水喊到一块,说有事要和他们商量。朱阿山和江继水都是广灵县人,三人都喜欢玩牌,就熟识了。林子刚说想绑架一个孩子弄点钱,朱阿山正好玩牌输了好几万元,一听这话正合心意,江继水也想弄点钱话,于是两人都表示愿意一块干。

    林子刚压低声音说:“要绑架的孩子叫小伟,是一个矿长的侄儿。咱们跟他家里人要50万。”

    为了确保绑架成功,他提议先去蔚县看看孩子的长相,以免弄错,然后瞅准了机会就下手实施绑架。

    当晚8点时分,朱阿山开着拉着林子刚和海山,三人来到县城某居民区附近等着。时间不长学校放学了,林子刚从人流中看到小伟和三、四个孩子一块正往家里走着。

    “小伟!”林子刚喊了一声,小伟孩子扭头看了他一眼,没理他,和孩子们一块走了。

    “记住了吧?”林子刚问朱阿山和江继水。“嗯。”朱阿山和江继水点了点头。三人眼巴巴地看着孩子们越走越远,这才开车返回了广灵县。

 

再进蔚县城

10日晚上,三人再次开车来到蔚县,悄悄躲在小伟家附近的路上,等待下手机会。

晚上8点多钟,学校放学后朱阿山他们又等到了小伟,可是和小伟一起回家的还有三、四个同学。有这么多孩子在一起,动起手来把握不是很大。考虑再三,林子刚他们没敢下手,又开车回了广灵县。

    回去的路上,三人商量到:“晚上看来是没有下手机会了,要不就早上动手吧。”

    11日早上,朱阿山等3人天不亮就从广灵县出发,赶在早上6点到了蔚县。他们继续躲在小伟上学的必经之路等小伟出现。为了不被人发现,来之前朱阿山还摘掉了车牌。

    天色越来越亮,朱阿山等三个人的心也越来越焦急:街上的人渐渐多了起来,再晚的话下手的机会又没了。别的不说,光是跑一趟的油钱就不少啊。

    “来了。”朱阿山等人的眼里立即放出光来。

    6点40分,小伟从家里出来了,但不是他一个人,还有孩子和他一块上学,两人骑了一辆电动自行车。

    小伟他们骑车过去后,朱阿山立即开车跟在后面。走到学校附近的一个巷子时,见四下没人,朱阿山立即加速超过骑车的两个孩子,并堵住了他们的去路。

    “我们带他去找他二大爷。”林子刚和江继水连推带拉把小伟带上了车,然后给小伟的同伴抛下了怎么一句话。

    看着小伟被带上车,那车又很快消失在远处,小伟的同伴小新连忙借手机给小伟的妈妈卫翠打了个电话:“小伟被几个人带上一辆银灰色的小轿车,说是找他二大爷去了。”

                     

机警自救

上车后,林子刚和江继水左一右把小伟夹在中间,用一件上衣蒙住了他的头。这辆银灰色的小轿车趁着清早街上人少之际,迅速窜上公路向广灵县方向驶去。

    按照事先商量好的步骤,他们将小伟带到了广灵县作疃乡杨窖村一个没人住的旧院里。江继水负责看孩子,朱阿山和林子刚开始给孩子的家长打电话。

    将孩子带到杨窖村的旧院后,朱阿山又给卫翠打了个电话,问她钱准备的怎么样了。卫翠说她正在借钱,还要和孩子说话,朱阿山就让小伟和卫翠说了几句话。

    “钱准备好了吗?”中午12点半,朱阿山又给卫翠打去电话。

    “已经准备了5万,剩下的正在借。”卫翠说。“你是不是不想给借钱?”朱阿山顿了一下又说:“你孩子挺乖,我们也不想难为他。赶快给我们弄钱,如果不赶紧的话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中午有人给送来了饭,小伟听他们悄悄商量着什么,但声音挺小,没听清说什么。过了一会,江继水用细绳绑住他,还在他的嘴里塞了个手套。然后和他说:“你在这儿别动,一会你妈就来接你了。”

    小伟就老老实实坐着,然后竖起耳朵听动静。没多久,他听到看他的那个人走了,仔细听听估计没人看他了,就摸索着解开了身上的绳子,跑了出来。

    看到村里一户人家开着门,一个人在院中给车子充电,小伟就跑了进去说:“我被人绑架了,借借手机给我妈打个电话。”这时候正好村书记来院里放车,就掏出手机让小伟给他妈打电话。

得到消息后,正在附近审讯朱阿山的民警很快赶了过来,小伟成功获救。(涉案人物均为化名)

  评论这张
 
阅读(18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