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田野的博客:来自冰窟的声音

文学交流

 
 
 

日志

 
 
关于我

田野(笔名),河北蔚县人,曾在《人民日报》、《经济日报》、《中国贸易报》、《北京广播电视报报》、《新华社网》、《人民公安报》、《中国法制新闻网》、《河北日报》、《燕赵都市报》、《燕赵晚报》、《河北法制报》、《警视窗》、《张家口日报》、《张家口晚报》发表通讯报道、散文、诗歌、杂文等2000余篇,现为河北公安文联会员,张家口市作协会员,蔚县作协名誉副主席,著有散文集《马头山印记》、侦破通讯《警方行动---河北蔚县大要案侦破纪实录》、《蔚州警视》,短篇小说《大柜》、《围城》、长篇小说《没有阴霾的日子》等。

网易考拉推荐

阴霾散去都是阳光  

2008-02-17 11:37: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8年2月14日,正月初八。

不知怎么啦,我对这一天的到来似乎充满着无比的渴望和企盼。天没亮,自己便早早的起了床,匆匆的洗了把脸,便打开电视等待着太阳能够如期或者早些的露出它明媚的笑脸来。

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因为我要到百里之外去拜年,接受我祝福的是我的外甥女(这只是个称呼,其实在我的心里她一直如同我的女儿一样令我牵肠挂肚)瑜瑜的母亲,一个曾经被判了6年刑期的刑满释放人员。

其实,瑜瑜是在年前要来看望我的,由于年前案子很多,特别是打掉了一个流窜九省、作案41起、杀死5人的抢劫杀人犯罪团伙,由于案子破获的漂亮,我需要接待众多的媒体记者,以媒体不同的视角报道案件破获的全过程。腊月29日,当孩子打来电话时,因为自己身在山西,孩子只好改作了年后拜年。正月里是忙碌的,按照习俗,初一给父母拜年,初二便要去看望那些已身在地下的祖辈,初三,离开蔚县,前往200公里之外的岳母家,一直拖到了初七上班。当孩子再次打来电话时,孩子告知,原本她的母亲是要来的,因为患上了感冒,只好由她与弟弟鹏鹏来了。

不知是出于对5年前那个受尽家庭暴力母亲的怜悯,还是出于我对自己的小说《没有阴霾的日子》主人公“润儿”重新获得生活祝贺,我告诉孩子,初八,都在家等着,我要去看她的母亲。

孩子欣喜地接受了我的提议。

“润儿”,就是孩子的母亲。五年了,不知“润儿”的身体恢复得怎么样了,不知“润儿”还会象我在看守所里采访她一样,信任的将她三十多年的隐私告诉我,然后同我商议让孩子认我为干爹那样,不知经过了五年,当她看到瑜瑜已大学毕业马上开始工作、鹏鹏也已成为一名修理师傅、我兑现了我对她许下的照顾她的孩子的诺言后,她还会同意让孩子们认我这个“舅舅”吗。毕竟经过了五年,我与孩子们已有了亲情般的感受,我想知道“润儿”出狱后的真实想法。

我的不安是多余的。

她现住在她的妹妹家,一个遥远偏僻的山村。

农村永远是平静的,农村的每个人也都是憨厚的。在那个山村的村头,远远的,我便看到了他们翘首远望的身影,那一刻,我忘记了所有的一切,因为我知道,只有亲人才如此般的盼望和等待着。

“润儿”显然胖了许多。她告诉我,她所在的那个女子监狱,大家对她都很好,由于她的表现好,监狱为她两次提请减刑报告,最终,她获得了提前释放。

其实,她所讲的,我早就知道,并且还不止一次的带着她的女儿,先后去到县妇联及有关部门,请求作主,鉴于她得身体状况,获得提前释放。

还是如同5年前一样,“润儿”信任的将她所有的都毫不保留的告诉了我。我们从她入狱后谈起,谈了她的改造过程,谈了她在服刑期间对孩子们的所有担心,谈了她对社会的认识,但最终谈论的焦点还是落到了我唯一没有兑现的诺言,孩子叫我舅舅,并没有根据她的心愿喊我干爹。

其实,这早就是一个老话题了。只是,我一直以来就认为,只要孩子们好,喊我什么又有什么关系,再者,我的年龄还不至于到了孩子叫我干爹时候,毕竟,孩子们是要长大的,我也是要慢慢老去的,孩子们能够在心中记得我,一个小警察,一个曾经将一个不幸女人的不幸经历通过报纸、电视等媒体报道并为其不幸呐喊的人就足够了。

鹏鹏是真的长大了。那天,鹏鹏在她母亲的授意下,第一次与我端起了酒杯。全家人团圆的坐到了一桌,时笑时哭得回忆着过去的五年。

瑜瑜是去年冬天在学校里被苏宁电器招聘上的,去年冬天,他们接受了为期3个月的培训,正月十六,她便要第一次前往北京供职了。“润儿”告诉我,鹏鹏初六就需到他所在的单位,只是今年还没有见到我这个“舅舅”,所以一直等到了初八。

看到孩子都长大了,“润儿”不时的劝说着鹏鹏,不时地敬着我酒,虽我再三的告诉她,我们由于孩子从此就是一家人,但“润儿”还是一个劲的劝,一个劲的往我的碗里夹着菜。

时间从上午十时一直记录到了下午五时。

起身告别,“润儿”从兜里掏出了一张纸,其实,我是熟悉这张纸的,那时四年前,瑜瑜考上承德民族师范学院以后,我领着孩子到辖区派出所募捐时,记录好心人捐款的一张凭证。“润儿”告诉我,她回来的第一个心愿,就是养好身体,然后出去打工,挣到工资后,带着礼品谢礼好心的人们!

我告诉她,其实,曾一度破碎的家团圆了,我们做警察的梦也就圆了,阴霾过去了,我小说中的“润儿”及其她的孩子们便永远的沐浴阳光了。

  评论这张
 
阅读(71)|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