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田野的博客:来自冰窟的声音

文学交流

 
 
 

日志

 
 
关于我

田野(笔名),河北蔚县人,曾在《人民日报》、《经济日报》、《中国贸易报》、《北京广播电视报报》、《新华社网》、《人民公安报》、《中国法制新闻网》、《河北日报》、《燕赵都市报》、《燕赵晚报》、《河北法制报》、《警视窗》、《张家口日报》、《张家口晚报》发表通讯报道、散文、诗歌、杂文等2000余篇,现为河北公安文联会员,张家口市作协会员,蔚县作协名誉副主席,著有散文集《马头山印记》、侦破通讯《警方行动---河北蔚县大要案侦破纪实录》、《蔚州警视》,短篇小说《大柜》、《围城》、长篇小说《没有阴霾的日子》等。

网易考拉推荐

矿难者“家属”天价索赔惊天阴谋  

2008-04-28 11:07: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王瑾涧  李海明  高德明

     一方面,煤矿发生事故死了人,“死者”的“妻子”、“外甥”哭哭啼啼前来索取赔偿。另一方面,警方调查发现,前来索赔的“妻子”的丈夫不但没有死,而且就在附近的煤矿干活。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一场惊天阴谋随着死者真实身份的揭晓终于真相大白。

                                  蹊跷的电话

     蔚县西部矿区是一个流动人口多,组成人员成份复杂的地区,周斌是该矿区某煤矿的一位矿主。

  3月8日上午,周斌接到了一个蹊跷的电话:“你们矿上是不是出事了?”

  “没有啊,你怎么问这个?”一个无厘头电话让周斌有点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

  沉默片刻对方挂断了电话。对方用的是一个公用电话,显然不想让周斌知道自己是谁。

  事隔一日,周斌的煤矿就真的出事了。

  3月9日,蔚县阳眷镇某煤矿在进行检修坑道时,检修的工人发现了一具男尸。在男尸的旁边,检修的工人还发现了两个熟鸡爪和一袋方便面。其中一个鸡爪已经被啃过,方便面也被吃掉了一半。煤矿上的工人都不认识死者,死者也不是矿上干活的工人。

  “也许是外头的人不小心进入矿井后被瓦斯熏死了。”这么想着,矿主周斌就派人把死者送到了离此不远的广灵县殡仪馆。

               密谋“邪门歪道”

  3月2日,阎克科从陕西老家来到蔚县打工,落脚后就去找老乡苏如平。苏如平2001年从陕西来到蔚县,养着四头骡子,自己也下窑干活。当晚,苏如平留阎克科在他家吃饭,两人一边吃饭,一边闲聊着。

  “今年的活不好干,你有什么打算?”苏如平边吃边说:“咱们搞点邪门的吧,去年就有人搞,挣了几十万。”

  阎克科知道,苏如平说“邪门的”就是找个人在煤矿里弄死,然后假装是死者的亲属和矿上要钱。

    “你先去阳眷那边和我小舅子吴建明一块儿上班,我弄到人后就把人给你们送去。你和吴建明在窑下遇见放炮或者打顶子要塌的时候,趁机把人弄死和矿上要钱。”苏如平如此安排着。

  “事成之后给你6万。”怕阎克科变卦,苏如平抛出了最后一个砝码。面对金钱的诱惑,阎克科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

  第二天,苏如平将阎克科带到阳眷某煤矿,找到了吴建明。

  当天,阎克科和吴建明在煤矿下窑的时候,开始在下面到处转悠,寻找制造事故的地方。但是这个煤矿井下的各个地方都很安全,根本找不到合适的地方。后来,吴建明提出去水巷道看看,两人找到水巷道,只见巷道里都是泥,越走越深。两人相视一笑:“看来只能选择在这里把人弄死了。”

              流浪汉的遭遇

  苏如平去年八、九月份曾在南留庄见到过一个流浪汉,他注意那个流浪汉没有残疾,在南留庄的村子里翻垃圾。3月初这天,苏如平又来到南留庄,在南留庄去白草的环岛附近找见了这个流浪汉。

  “给我喂骡子去吧。”苏如平对那个流浪汉说:“管吃管住,一个月给你六百元工钱。”

  “不要钱,给点吃的就行。”流浪汉见有地方吃住,仿佛中了头彩,一口答应了苏如平。

  于是,苏如平将流浪汉带到了自己家,给他买了衣服,管他吃住。

  7日上午,苏如平对流浪汉说:“你下煤窑干活吧,那里挣钱多。”说完就将流浪汉带到阳眷,把他交给了吴建明和阎克科。阎克科记得这个人四十多岁,1.64米左右,平头尖下巴,河北口音,上身穿皮夹克,下身穿蓝色牛仔裤。

当天下午4点,阎克科带着流浪汉下煤窑装煤。装完第一车,开始装第二车的时候,流浪汉说:“今天有点感冒、气喘,这活我干不了。”

  “你干不了就出去吧。”说着,阎克科找到吴建明让他把流浪汉领走了。第二天阎克科给吴建明打电话问:“那个人哪里去了?”

  “我把他摁到水里去了。”吴建明说。

    雇来“妻子”和“外甥”

  李金花的丈夫在蔚县一家煤矿干活,他们住的地方离苏如平家不远,相互也比较熟悉。3月初的一天,苏如平把李金花喊到了他家,让李金花冒充死者家属跟矿上要钱。

  “死者已经签上了你丈夫的名字,给你2万。你再给找个当地人当死者的亲戚一起去。”苏如平说。

  3月5日,李金花找到自己的外甥赵裕,说有个外地人要雇人当死人家属。李金花所说的外地人就是苏如平。

  3月7日,李金花带赵裕去了苏如平家,当时苏如平家里有4男1女。“你当死者的老婆,你当死者的外甥。”苏如平承诺,不被看出来的话就给李金花2万,给赵裕1万。赵裕见当老婆可以拿到2万,当外甥只能拿到1万,就提出要拿1.5万到2万元好处费。

  “你不干也可以,但是你不干我们也知道你的家住在哪里。”苏如平话里暗含威胁。

  赵裕听得真切,脊背当即冒出了冷汗,心想:“上贼船容易,想下来就难了。”

  没办法,赵裕只好留下电话回了家。临走时,苏如平告诉赵裕:“什么时间找你就给你打电话吧。”

                 索赔40万

  第二天上午十点,赵裕就接到了苏如平的电话,让他一块儿去阳眷的一家煤矿。到了那家煤矿,赵裕说自己的姨夫昨天来煤矿干活,一直没有回去。于是赵裕和苏如平先在矿上找,没有找见,又到矿井下找,也没有找见。

  3月13日,打听到广灵县殡仪馆有一个刚从蔚县煤矿送来的死者,赵裕和苏如平立即赶去查看,发现正是那个流浪汉。苏如平随即带上赵裕、李金花等人赶到周斌的煤矿以家属的身份要求赔偿。

  根据煤矿的要求,李金花带来了户口本和结婚证。结婚证和户口本都是真的,名字也和李金花提供的完全一样,除了没有结婚照片之外看不出有什么破绽。

  尤其令矿主不得不信的是,李金花来到煤矿后,痛不欲生,多次哭昏过去,其悲伤的样子让周围的人都禁不住落泪。因为过度悲伤,李金花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卧床不起,煤矿只好找来大夫给其治病。一连输了3天液,李金花的身体才渐渐好转起来。

  不仅仅是矿主,就连矿上的工作人员都不得不相信李金花确实就是死者的妻子。

  李金花要求煤矿赔偿40万,煤矿只答应赔10万,于是双方一时僵持不下。

              “妻子”的丈夫没死

   3月13日中午,矿主周斌接到了一个神秘的短信,上面写着:“你好,你要能为我保密,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他们用假证件去骗你,那个遭遇事故死亡的人是讨饭的,你去派出所用户口本在微机上调出人来,和死者不是一个人。”

  后来周斌又连续收到多条短信,其中一条说:“你有心了,日后给我几千元生活费就行。”前前后后,周斌一共收到了18条这样的神秘短信。

  周斌清楚,按照惯例,是谁的矿上出了事就由谁来赔偿。矿主一般的处事原则是大事化小,息事宁人,拿钱尽快打发走死者的亲属为妙。他本来的想法是拿出点钱来尽快了结了此事,没想到对方的胃口挺大。

  这些接连而至的短信绝非空穴来风,不由得不让周斌对死者的身份怀疑起来。3月19日,他向蔚县警方报案。

  接到报案后,蔚县南留庄刑警中队立即展开了侦查。根据周斌提供的线索,中队长袁建峰带人前往死者的户籍所在地尚义调查取证。在尚义李金花的家乡,袁建峰了解到李金花及其丈夫确实都在蔚县煤矿打工,而且户口本、结婚证都是真的无疑。然而,调取李金花丈夫的照片与死者对比,袁建峰发现死者并不是李金花的丈夫。

  袁建峰等人赶回蔚县后,立即对赵裕进行突审。面对大量有力的证据,赵裕的谎言不攻自破,一个谋财害命的骗局终于浮出水面。袁建峰带人迅速出击,很快将苏如平、阎克科、李金花等人抓获。

  据苏如平等人的交代,他们以类似的作案手段作案不止一起,目前蔚县警方正在进一步调查审理之中。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