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田野的博客:来自冰窟的声音

文学交流

 
 
 

日志

 
 
关于我

田野(笔名),河北蔚县人,曾在《人民日报》、《经济日报》、《中国贸易报》、《北京广播电视报报》、《新华社网》、《人民公安报》、《中国法制新闻网》、《河北日报》、《燕赵都市报》、《燕赵晚报》、《河北法制报》、《警视窗》、《张家口日报》、《张家口晚报》发表通讯报道、散文、诗歌、杂文等2000余篇,现为河北公安文联会员,张家口市作协会员,蔚县作协名誉副主席,著有散文集《马头山印记》、侦破通讯《警方行动---河北蔚县大要案侦破纪实录》、《蔚州警视》,短篇小说《大柜》、《围城》、长篇小说《没有阴霾的日子》等。

网易考拉推荐

我与凶犯女儿的不解之缘  

2008-04-30 10:12: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与凶犯女儿的不解之缘

 

受害人,也是凶犯(代序)

                      (一)

                                     李海明/文

说是凶犯,其实她也是一名受害人。她是一名农民的妻子,同时也是亲手杀害了自己丈夫的凶手;她是一名善良的农妇,是一名饱受家庭暴力摧残的懦弱女子,一位有着一儿一女的母亲。诚然,讲到她的女儿,就必需要从这个有着痛苦过去的女人说起。

2003年6月23日,河北蔚县桃花镇岔涧村发生了一起令人意想不到的杀人案,一向有着贤妻良母声誉的刘小玉(化名)不堪忍受丈夫百般蹂躏与摧残,在那个晨曦刚露的早上,举起罪恶的铁块,狠狠的砸向了丈夫的头部(见《警方行动—河北蔚县大要案侦破纪实录》,2005年3月20日印刷赠阅,或《张家口日报》2003年7月《铁块砸向丈夫的头部》、《捂在被窝里的哭声》,作者:袁琦 赵春伟李海明)。

*饱受摧残,苦命妻子含恨杀夫;控诉不幸,死者亲属联保凶疑……虽然,法律必将主持公道,但案件的背后,也留给我们一丝酸楚与苦涩*

铁块砸向丈夫的头部

2003年6月23日,河北蔚县桃花镇岔涧村。

虽然晨曦刚露,但此时的小山村里早已炸开了锅。村民们聚集在村头刘小玉家的院墙外,一边向里面观望,一边窃窃私语:

“刘小玉杀了她男人”。几乎所有的人都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直到看到民警将刘小玉带走,村民们这才明白,眼前所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

“刘小玉命苦呀……”

村民们望着刘小玉远去的背影,摇头叹息着、议论着。

 

她曾为他吞下100片按安眠片

一九九六年,在那个充满饥饿的年代,刘小玉出生在一个农民的家庭。

刘小玉从未上过学,就连自己的名字也只能照图画像,从小生活在贫困中的她,在母亲母亲的后背篓里度过了咿咿学语的两年幼儿时代后便成为了一名“大人”。刘小玉有一姐一弟,3岁那年,为了养家糊口,母亲便将弟弟交给了刘小玉,与她父亲日日钻在了农田里。

受着就社会的影响,做了一辈子农活的刘父始终认为女儿家上学并没有什么出息,看着别人背着书包,刘小玉只有站在无人的一角,目睹着小伙伴们走进歌声四起的校园。

18岁那年,为减轻父母肩上的重担,刘小玉执意来到了村子里的个体地毯车间,做起了织地毯的工作。

就在这个时候,刘小玉结识了长她两岁、刚刚高中毕业的陈大全(化名)。

陈大全出生于本村一位村干部家中,生活条件略好一些,在那个年代的农村,女儿出嫁、男儿当婚是要讲究“门楼”高低的。

生活在爱河里,一些似乎都不那么重要,重要的是两颗心的结合与碰撞,村边的树林里、田埂边,到处留下了他们爱的身影。

自知门不当户不对的刘老汉眼看着一对青年沉入爱河,便出面阻拦,熟知,已是出嫁年龄的刘小玉,为了固守爱的誓言,在父母多次阻拦下,一气之下竟喝下了100多粒安眠药片。

“为了陈大全,我已死过一次了,100多粒安眠药片呀,没想到,经过抢救,我竟然又活过来啦。”

看着拦不住女儿的这门婚事,刘老汉落着眼泪应允了。然而这一切,却在陈大全心里重重的留下了一笔帐。一九八三年秋天,刘小玉在家人的一片反对声中如愿以偿的同陈大全结了婚。

 

发黄的誓言已成遥远的过去

婚后的日子刘小玉还觉甜美,虽然陈大全地里活干不了,家里的事情又懒得去干,但刘小玉仍旧无怨无悔的承担着一切。

“既然嫁给了陈大全,就应该伺候他,女人,就是男人的牛和马。”在这种思想的支配下,刘小玉从早到晚的不停忙碌着。

1986年,女儿佳佳(化名)出生。虽然婚后夫妻俩的感情已多不如婚前,但在刘小玉心中还是终于有了盼头。然而,有一件事总是让刘小玉感到不安,由于当初家人反对自己的婚事,陈大全一直怀恨在心,逢年过节陈大全不但不去岳父家探望,就连刘小玉为娘家洗洗衣服、送点稀饭,陈大全也总是大声的呵斥着,甚至于大打出手。

为了寻求生计,1987年,刘小玉全家投靠已搬至宣化的婆家,从小懂事、勤快、孝顺的刘小玉,一边照看着女儿佳佳,一边伺候着婆婆。在新的环境下,陈大全捱不过母亲的唠叨,终于踏上平板车,干起了收购废品的小生意。

令刘小玉没想到的事终于发生了。事间不长,陈大全不但不耐心经营自己的生意,反而迷上了赌博,一天辛辛苦苦挣来的钱,常常在深夜回家时全部输得精光,眼瞅着大年三十连包饺子的面都买不起了,刘小玉只好噙着眼泪,抱着女儿佳佳,向邻居伸出借钱过节的手。

“我对生活的要求并不高,只要有口吃的我就满足了,然而,对于出生时就瘦小的女儿,因为营养不良,没有母乳,又买不起奶粉,佳佳挨饿是常有的事。”刘小玉一边讲述着,一边用手抹去眼角滴落的泪珠。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