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田野的博客:来自冰窟的声音

文学交流

 
 
 

日志

 
 
关于我

田野(笔名),河北蔚县人,曾在《人民日报》、《经济日报》、《中国贸易报》、《北京广播电视报报》、《新华社网》、《人民公安报》、《中国法制新闻网》、《河北日报》、《燕赵都市报》、《燕赵晚报》、《河北法制报》、《警视窗》、《张家口日报》、《张家口晚报》发表通讯报道、散文、诗歌、杂文等2000余篇,现为河北公安文联会员,张家口市作协会员,蔚县作协名誉副主席,著有散文集《马头山印记》、侦破通讯《警方行动---河北蔚县大要案侦破纪实录》、《蔚州警视》,短篇小说《大柜》、《围城》、长篇小说《没有阴霾的日子》等。

网易考拉推荐

果子熟了  

2008-07-11 06:26: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马头山印记》之十四

    “果子熟了”。奶奶在电话的另一头兴奋地说。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间,又一次送走了冬的飞雪,春的花絮和夏的绿荫。从春节回家小住到现在,算来也有半年多了吧,离家时,奶奶同以往一样,眼角间噙着欲滴的泪水,她喃喃地再三叮嘱:“常回来看看奶奶!”

    我真不舍得留下孤单的奶奶一人守在那个老院里。

    奶奶是个已有七十六岁高龄的人了,她四十守寡,只有父亲和二叔两个孩子,然而现在却也都不在她身边,在她身边的只有院中那棵三十多年前爷爷去世后奶奶亲手栽下的果树。果树很是粗壮,庞大的树冠上每年都结很多的果子,秋天里,满树的果子沉沉地压着树权,似一个个金色的童娃,秋风吹拂,它们淘气地从叶子的缝隙问挤出来,黄亮亮地泛着羞涩的红脸颊,像十二三岁的少女,煞是可爱。三十多年来,奶奶便是同它们相互期盼和守候着,她如同爱我和几个弟妹一样,整日里精心地呵护着它们。长大后的我们,同父母相继搬进了城里,于是,每到入秋这个时候,奶奶便会用带有哽咽但又兴奋的声音在电话里逐个通知我们。

    奶奶的确太孤单了,她和所有的老人一样,是很希望自己的儿孙能长时间地陪伴在她身边的,然而,无论我们怎么劝她一起来城里生活时,她却又似孩子般固执起来,说什么也不愿离开那个村庄,离开那个老院和那棵老果树。奶奶只是日日里坐在那棵果树下,默默地忆着,回忆着我们在她身边欢乐的日子。中秋回家,便是奶奶最高兴的日子,我们几个,日日里围着奶奶,坐在那棵果树下,静静地听她讲述着她长时间积攒在心中那些关于村里发生的故事。

    今年确实是太不象话了,自春节后,却一直没有挤出一点时间来,回家也只能是搁在心中了,虽然,自己也时常地想起奶奶,想起那个孤单宁静的老院和那棵果树,但现在想来,自己的一切理由也只能是一种托辞、一种辨解罢了。父亲几次回家要我与之同行,但终因工作忙而未能如愿,虽然,我清楚地知道,奶奶的身体很硬朗,但在她心中却也时刻地透支着我们的归。

    “果子熟了”。这难道仅仅是奶奶为了让我们去享用她常时间精心呵护的果子吗?难道仅仅是奶奶用以招回她所思念和盼望的儿孙吗?难道这又仅仅只表现出了一种爱的呼唤吗?不,那是奶奶苍老心灵中的一片蓝天碧海——渴望鸟儿飞翔但又渴望鸟儿归巢的心愿!

    我和妻子决定明天回家,回家看望孤单的奶奶。

    那夜里,我无论怎样翻来覆去也睡不着,模糊的睡眼里,我再次清晰地看到了奶奶欲流未滴停落在她眼角的泪水!

 

  评论这张
 
阅读(17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