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田野的博客:来自冰窟的声音

文学交流

 
 
 

日志

 
 
关于我

田野(笔名),河北蔚县人,曾在《人民日报》、《经济日报》、《中国贸易报》、《北京广播电视报报》、《新华社网》、《人民公安报》、《中国法制新闻网》、《河北日报》、《燕赵都市报》、《燕赵晚报》、《河北法制报》、《警视窗》、《张家口日报》、《张家口晚报》发表通讯报道、散文、诗歌、杂文等2000余篇,现为河北公安文联会员,张家口市作协会员,蔚县作协名誉副主席,著有散文集《马头山印记》、侦破通讯《警方行动---河北蔚县大要案侦破纪实录》、《蔚州警视》,短篇小说《大柜》、《围城》、长篇小说《没有阴霾的日子》等。

网易考拉推荐

纷飞的雪花  

2008-07-22 17:46: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马头山印记》之二十三

    喧啸了一天的寒风随着夜幕的隆临嘎然而止,本来只有风吹树梢吱吱作响的世界,似乎也嗅到了些什么,伴着夜幕的逐渐加浓,显得格外静寂。

    不知过了多久,妻子惊喜地在院中喊道:“快出来看,下雪啦!”

    借着明亮的灯光,雪花铺天盖地,纷纷扬扬,有如白色的精灵,从黑暗的苍穹之中,飘飘然、轻盈地落下来,渐花人眼。突然,一声尖历的鸟鸣呼啸而过,打破了这宁静的雪夜,眼前的一切似乎又带着我走回了那个辛酸的年代。

    也是这样一个冬天,父亲很早就出去打柴,直到夜幕降临,雪花纷飞。再也控制不住焦虑的母亲带着刚满七岁的我,在那个漆黑的飘着雪花的黑夜,提一盏马灯,走在寻找父亲的路上。我跟在母亲身后走了很远很远,才看到满背架着柴禾被雪花装扮地如雪丘似的父亲,借着昏暗的马灯,看着父亲满头“白发”下那被汗渍“浸润”的脸,显得是那么的憔悴,我和母亲停了下来,父亲也停了步,彼此间相隔着距离,谁也没说话,也就是在这宁静的夜里,敌革的声音如雷贯耳,响彻了大地,响彻了宇宙,也就是那个声音,改变了我们一家的命运,也改变了那个年代和我们过着同样生活的人的命运。

    如今,父亲的头发真的白了,我也如他一样,成为了父亲,然而在这同样的一个雪夜,我却和父亲有着两种截然不同的经历。

    雪花依旧飘然而下,簌簌地,显得是那样的轻盈自然,那样的飘然自若。

    我愕然了——

    啊,这纷飞的雪花!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