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田野的博客:来自冰窟的声音

文学交流

 
 
 

日志

 
 
关于我

田野(笔名),河北蔚县人,曾在《人民日报》、《经济日报》、《中国贸易报》、《北京广播电视报报》、《新华社网》、《人民公安报》、《中国法制新闻网》、《河北日报》、《燕赵都市报》、《燕赵晚报》、《河北法制报》、《警视窗》、《张家口日报》、《张家口晚报》发表通讯报道、散文、诗歌、杂文等2000余篇,现为河北公安文联会员,张家口市作协会员,蔚县作协名誉副主席,著有散文集《马头山印记》、侦破通讯《警方行动---河北蔚县大要案侦破纪实录》、《蔚州警视》,短篇小说《大柜》、《围城》、长篇小说《没有阴霾的日子》等。

网易考拉推荐

无泪的站台  

2008-07-28 11:16: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马头山印记》之二十八

    三月的雨,携着雪花,冷冷清清;三月的风,裹着尘土,昏昏暗暗。

    很习惯地,我又一次站在了送小弟远行的站台上。雨丝簌簌而落,伴着阳春三月的风,直扑在我的脸上。

    心一片孤寂。

    我与小弟相差七岁,从儿提时代,小弟便是一个很直率、坦诚的孩子,也就因此很受家人喜欢。我是家中长子,自然对小弟的聪颖与真诚欣赏有加。小弟也十分敬重我,因此,我与小弟之间也就有着无比深厚的情谊。几年在外读书,每每接到的便是小弟洋溢着感人字句的家书,从书信中,那份弟兄之间的情谊也慢慢地加重了他本该加重的份量。然而,当我兴冲冲地带着毕业证归来时,却撞见了弟弟几年拼搏用汗水换来的录取通知书。虽然,我们都为他高兴,但情谊的列车匆匆而过,一晃又是四年。四年中,每每给小弟寄去家书,总也是怀念儿提时代的欢乐和欣慰,感伤时,泪水也时而伴着书信一并寄去。

  四年过去了,小弟分配到了一所离家很远的中学任教,只有春节才能回家住上几日。于是,我与小弟又一次匆匆交错而过。春节,我们共同在父母的膝下欢悦相聚,在父母呵护的晚餐桌前畅怀痛饮,然而,假日有限,过了大半正月,小弟便到了该回学校的时候了。   

  于是,每当他归校之时,我总是站在这熟悉的站台上,望着他乘坐的客车,悄悄地背过身去,拭掉涌在眼角的泪花。

    今年一样,还是小弟、我与熟悉的站台。

    雨雪还在风中摇曳着。车子慢慢地驶过站台,小弟拉开车窗,探出头和一只手来,挥动着、摇晃着,渐渐地,他的身影模糊了…

    站在站台上,望着远去的客车,手停在空中,一切似乎都凝固了。    虽然,我分明地知道,这是小弟踏上人生旅程的必需,也清楚地懂得,男儿志向和亲情的牵挂,但心总是远远地跟着小弟走了……

    离开站台时,我并未落泪,只是在心中默默祈祷,祝他一路顺风,祝他事业有成。一阵轻风拂来,雨丝再次冲在脸上,我突然感到,一种孤寂重压下来,压得我甚至连呼吸也十分困难,雨水、泪水相融挂满了我的脸颊。

    我知道,往后的日子,总会是这样周而复始地度过,这种情绪也会随着时间和次数慢慢地淡化,但,心的孤寂,也总会伴着日夜转换而眠,伴着小弟逐渐成熟而歌。

    雨,还在下,站台上未留下一滴泪水。

 

                                                                     注:2003年发表于《京西文艺》杂志第三期。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