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田野的博客:来自冰窟的声音

文学交流

 
 
 

日志

 
 
关于我

田野(笔名),河北蔚县人,曾在《人民日报》、《经济日报》、《中国贸易报》、《北京广播电视报报》、《新华社网》、《人民公安报》、《中国法制新闻网》、《河北日报》、《燕赵都市报》、《燕赵晚报》、《河北法制报》、《警视窗》、《张家口日报》、《张家口晚报》发表通讯报道、散文、诗歌、杂文等2000余篇,现为河北公安文联会员,张家口市作协会员,蔚县作协名誉副主席,著有散文集《马头山印记》、侦破通讯《警方行动---河北蔚县大要案侦破纪实录》、《蔚州警视》,短篇小说《大柜》、《围城》、长篇小说《没有阴霾的日子》等。

网易考拉推荐

“无冕之王”,你的裤子掉了  

2008-07-28 19:09: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在《“血性父亲李亚鹏动粗”拷问媒体道德底线》之后

 

做了几年的公安宣传工作,与新闻媒体也有一些交情,有的甚至成为了挚友,有的成了自己一身难以忘怀和牵挂的尊师,其实,在某些时候,作为一个基层的不能再基层的宣传工作者,我是对记者同志保有很大的敬畏感的,在中国言论自由的今天,新闻媒体无疑的成为了当今社会一支强势队伍,他们可以不受任何限制的进出各种事件的内部,可以毫无忌讳的、毫不留情的剖析社会的种种现象,对于这一点,我是很欣赏他们的勇气和敬业精神的,然而,也是因为他们有了“至高无上”舆论先遣权,他们可以毫不犹豫的将一个事件,通过一些片面的、甚至可以说是进入一个死胡同内的采访、报道方式,将一个满面春色的桃树说成了秋后落叶的枯杨,甚至与浓墨重笔的加以描绘一番,于是乎,干枯的树上有多了一道靓丽的风景——干柴搭就而成的乌鸦巢,于是乎,一番新的争论再次开始,于是乎出现了“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的另一番别致的风景。

我赞叹和欣赏媒体记者的笔触,也深深为自己没有此番能耐而常常自责自己,然而,竟然在许多次同行调侃性的将自己报号为“名记”时,竟然又兴奋不已起来,在这样一种称呼之下,我便可以随意的出入各种案件现场,可以不费吹灰之力的见到和慕视高级领导的尊容,显然,对比一些中层领导而言,似乎,带有了“记者”头衔之后,我便高警一等,于是乎,领导在那个场合之下说过了那些话,做了那些新的指示,我便可先人一步,于是乎,带有“记者”头衔的一名小小警察,由于新闻宣传需要,在众多同志们的眼里,也就产生了连锁效应,那就是——无冕之王。

基层宣传员是需要有较高的公关能力和扩散能力的。当然,扩散能力是每个宣传人员必备的素质,因为你是喇叭,你是扩音器,你需将那些美好了、符合时代强音的、顺乎民意的声音通过你的笔触或是视频传播出去,让更多的人了解事件或是事件背后鲜为人知的人文情怀,当然,你还必须必备较强的公关能力,必须在长时间内和新闻媒体打成一片,成为他们哥们中的一员,因为您的宣传需要他们,你是一个喇叭,放哪儿自然是人家媒体的事了。公关能力的大小还需要看你的“消防”能力,一个事件,一个很没有脸面的事件,有时是需要你去进行灭火的,这其实是在检验你与新闻媒体关系的一种检验方式,灭火了,你是有能力的,没有灭火的,那你只好在公新闻关上,只能认栽了。于是乎,灭火之后,你的桂冠更加灿烂了,你的无冕甚高有冕,你的权利似乎大大超过了政客领导。

曾跟随一名媒体记者参加过他们的一个年度会议,其实,在先前我是耳闻过这家报纸的,很有一些知名度的,文字内容多见一些阴暗面的报道,或是一些鲜为人知的报道,我是赞同的,因为我们的社会需要发展,我们的人民需要更多的知情权的,然而,我甚为他们的体制担忧,全体记者没有应有的工资,没有应有的差旅费用,在此之前,我只能简单的认为,他们的记者真正了不起,为了我们社会主义建设,俨然一副志愿者的形象,倒是在那次会上,我才最终听明白了,那个负责总编的在麦克风前这样的批评着自己的部下:“我也听说了,咱们的一些记者,天天窥视着人家的短处,先是写好文章,然后便是谈论发稿之事,有的直言不讳的直接更当事人提出价码,这在我们记者之中占有了很大的部分,当然,我都直到,但考虑同志们的日子,我也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我今天告诉大家,这样是不行的,有损我们的形象的,你何不将写好的稿件发到总部,告诉他你的无能为力,然后再以为他灭火为由说情,得到的都是大家的,你一举两得,不是更好吗?”

我是对媒体记者从没有过敌意的,在那次会后,我改变了自己的看法!

之所以我写到裤子,其实,这里也是有一个故事的。

那是前几年,我们这里发生了一起矿难,死亡19人,惊动了中央,惊动了地方。如此大的一起矿难,面对死者,我们真实欲哭无泪了,一具具冰冷的尸体,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就在一场洪水之后,被堵在了矿井里。

于是,中央来人了,省城来人了,各部各监督部门云集而来。于似乎,媒体如云,记者如云,小小河道,车辆密集,人头攒动。

领导来了,确实为了处置事件的,当然,媒体来了,也是为了报道事件的,然而,也有一些浑水摸鱼的。一名大肚子记者,扛一台重重的录像机,低着头,蹒跚的踱着步子,似乎在河道杂石之中寻求着昂贵的金子一般,凝视着。正是早晨阳光刚露之时,领导走了下来,于是乎,记者蜂拥而至,倒是这位记者,肚子大不说,裤子到挤的不牢,见到领导走出车门,也如其他记者一样,奋不顾身的拔腿就跑,不料裤子突然掉落,这位老兄哪能顾得这个,依旧箭着小步的跑,倒是大家有些不好意思了,因为人们互不认识,只听人群之中高声的喊道:“嗨,那个扛录像机的,你的裤子掉了!”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在那之后,我想到了这样一句话,当您忽悠别人的丑恶时,先看看自己的“裤子”。

附:《凤凰娱乐》文章:

“血性父亲李亚鹏动粗”拷问媒体道德底线

 

昨日(7月23日),梁朝伟、刘喜玲的世纪婚礼的喜气还未散去,王菲李亚鹏家又出事了,当一家人飞到泰国曼谷转机时,李亚鹏因不满记者追拍小女儿李嫣,再加上现场有记者出言挑衅,李亚鹏发火出手打记者。

事发至今,双方仍在僵持中。事件一出,不到二十四小时,舆论哗然,明星打人,那还了得!整个事件,孰是孰非?李亚鹏该不该打人?网友支持记者反对。我们且不讨论谁对谁错。从情理上讲,李亚鹏的过激行为可以理解,但从法律上讲,动手就是违法。李亚鹏动手打人,恶语相向,是有不对之处,然而我们更要反思一下,到底是谁让平时待人温和的李亚鹏发“火”?媒体的道德底线究竟在哪儿?

我们来看看整个事件过程,李亚鹏也不是突然发飙,而是积怨已久,早在不丹李亚鹏的心情就不好,几次与跟拍他的记者发生冲突,到机场记者又借机偷拍,被李亚鹏发现还恶语挑衅,最终导致李亚鹏做出过激为。记者先点火,李亚鹏后发火。再放大一点,是媒体先不把持好自己的道德底线。试问一个两岁的幼童能惊受得住记者突然伸到眼前的镜头,别说一个小女孩,一个成年人在毫无准备的情况都有可能受惊吓。记者这是怎么了?难道他要给李嫣幼小的心灵留下创伤就有快感了?

明星与记者的冲突已不是个案,先前有王菲前夫怒烧《新京报》记者的车,吴彦祖被记者跟拍到忍无可忍与记者起冲突,冯小刚大骂曝他家地址的记者“找抽”,到今天的李鹏为护女而与记者动粗。这媒体是怎么了?综合各个记者与明星起冲突的案例,不是明星天生就好“动”,而是记者的行为太过火了,火得超越了明星们的忍耐限度。作为公众人物,明星很多方面都曝光在公众面前,但明星也是人,也有自己的隐私权,每个人的隐私权都是神圣不可侵犯的,作为一个稍有法律常识的记者,不应该跨越明星的隐私雷区。

李亚鹏超越不能触犯法律的底线而对记者动粗,保护女儿不被曝光在公众面前,从另一方面来讲,这也不折射了正在走入病态的媒体吗?媒体为了追求眼球经济,可以说到了死一两个人也在所不惜的地步。1997年台湾女星白冰冰的女儿白晓燕遭人绑架。明星女儿被绑,对媒体来说可谓是一大头条。于是记者们作了史上最为壮观的实时直播,时刻关注白晓燕的最新情况,甚至把警方的解救进展也报道出来,最终使绑匪撕票。白冰冰最后捧着女儿的尸首最后痛心地说女儿是被记者给杀死的。李亚鹏在娱乐圈摸爬滚打了十多年,他已深谙媒体的“潜规则”了。为了保护女儿不被狗仔曝光,甚至可以不顾自己的公众形象,甚至可以在媒体包围的情况下,李亚鹏豁出了,与记者动粗。

记者在西方被喻为“无冕之王”,记者似乎比曝光在公众面前的明星要强势,但并不意味着记者就可以无法无天。没有相关法律规定不可以拍幼童的照片,但媒体也不能为了自身的盈利而置人文关怀不顾。我们要体谅一颗做父亲的心,李亚鹏想保护女儿,可怜天下父母心,任何一个父亲都不希望自己的女儿受到伤害。记者在遭到拒绝后,不仅不收敛,还恶语挑衅李亚鹏,不要说其没有基本的人格魅力,就连基本的道德素养都没有。明星是有血有肉的人,不是一个任由记者为所欲为来制造新闻产品的原件。人与人之间都是平等的,媒体起码要有尊重明星的道德。

媒体不仅仅是个只会以造新、奇、特内容的新闻机器,更多的时候要做一个遵守道德底线的媒体,但愿李亚鹏类的事件不再重演。

  评论这张
 
阅读(8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