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田野的博客:来自冰窟的声音

文学交流

 
 
 

日志

 
 
关于我

田野(笔名),河北蔚县人,曾在《人民日报》、《经济日报》、《中国贸易报》、《北京广播电视报报》、《新华社网》、《人民公安报》、《中国法制新闻网》、《河北日报》、《燕赵都市报》、《燕赵晚报》、《河北法制报》、《警视窗》、《张家口日报》、《张家口晚报》发表通讯报道、散文、诗歌、杂文等2000余篇,现为河北公安文联会员,张家口市作协会员,蔚县作协名誉副主席,著有散文集《马头山印记》、侦破通讯《警方行动---河北蔚县大要案侦破纪实录》、《蔚州警视》,短篇小说《大柜》、《围城》、长篇小说《没有阴霾的日子》等。

网易考拉推荐

滥用警力实则是公权集中化的一种表象  

2008-07-29 21:29: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民网》人民时评一篇《“严禁滥用警力”给谁上了“紧箍咒”》可谓一针见血的道破了近年来警民关系紧张的症结所在,读罢,不禁令我心潮澎湃。我不能不说,国家的眼睛还是明亮的,国家分析的症结所在还是入木三分的,我们国家民主的进程还是取得了较为可喜成绩的……

我很欣赏文章中的一些见解。在这之前,我是对国家最高层能有如此准确的分析持有过怀疑态度的。其实,谈起滥用警力,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早在二十世纪,公安机关从军管中单列出来并作为政府一个职能部门后,公安机关一直担负着政府各种根本不属于公安管辖范围的非警务任务,时间进入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后,这种以警力威胁滥用警力的现象尤为突出。比如,计划生育引产,政府收缴提留等等,似乎,这些工作的开始便是警察的介入,似乎没有警察的介入,类似计划生育、收取提留的工作就无法开展下去,于是,警察作为国家机器、作为某些政府要员耀武扬威资本出现在了人民群众之中,与他们职责规定的、必须以保护最广大人民群众利益的人民站在了“两军阵前”并受某些官员的指示与他们热爱着的人民相对垒,人民在漫长备受这样的“反差”待遇下,与日俱增的痛恨和痛恨着他们授予最高荣誉的社会治安保护神。

也许有人会问,既然是非警务活动,你们公安机关可以不出警呀,不是自己的职责你们公安机关为什么还“乐此不疲”?其实,只要稍与公安机关有过接触的人都知道,公安机关是政府的职能部门,在公安机关的基层单位,除公安机关民警的工资外,其它类如办案经费、办公经费多数来自于个字哦各种收费和罚款,其中,政府补贴也占一定的份额。如若和当地政府的关系紧张,你们,一是会受到政府公权的全面围攻,二是你派出所的日子将会陷入生活艰难的泥潭之中。谈到这里,我不禁想起了我们曾经的一位所长来,他便是政府有关部门滥用警力牺牲品,同时成为公安机关不执行非警务活动的作为政府部门警示公安机关的一个典例。

差不多是1997年秋吧,一位当地政府一把手按照政策向当地百姓收取类似提留的费用,说来也巧,那年那位老农的地确实种的不怎么样,家中有供了两个孩子读书,实在是困难。这位所长心地确实善良,先后做了两次工作。眼看任务到了必须完成的期限了,由于老农一人扛着,全村人也推来推去的。这下急坏了乡镇的那位领导了,他立即电话告诉派出所所长,带人拘传那位老农。派出所长还是有一定警务常识的,他婉言谢绝了那位领导的指示,可谁知,这位领导将所长不听“命令”的事添油加醋的告诉了乡政府的一把手,于是乎,所长受到了来自县委、人大、政协及公安局领导的来自四面八方的问责,因为关系的僵化,这个所长只好挪出了位置,回到了局里,成了一位名副其实的小警察。

划算吗?可惜吗?一个刚刚三十而立的年轻中层领导干部就这样的“夭折”了。

“范例”有了,谁又是傻瓜呢?自那以后,派出所的工作逐渐的多了起来,当然,工作自然是份外的,非警务的。

于是,类似计划生育、类似提留、类似部门领导的开路问题,几乎成了派出所的家常便饭。于是,警察站在了他应该去保护的人民的对立的一面。

“狗”这个词应运而生,人民形象的将警察比作成了政府无理收取各种费用的“看家狗”了。

我是从没有对我们的父母有过半点敌意的。当然,这与我常年从事机关工作也十分不开的。然,我却对少数政府部门工作人员给我们的父母戴有“刁民”的说法心怀怒狠。

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在长期非警务活动所产生的负面效应下,警察,这个无论在那种国度下都必须拥有的工种,逐渐得从人民的队伍中被“驱赶”了出来,孤立的成为了人民街头巷尾议论的话题。

其实,无论从哪个角度将,政府都是人民的,政府是不会拿着人民交给他的权利去整治他的人民的,那么,到底又是谁触怒了我们的人民呢?

当然,某些官员是难逃其咎的。类如陕西胶农与胶厂的纠纷案、瓮安事件、云南孟连事件等等不一而举,只是,我想这样问一句,我们这么长时间以来积下的恩怨,何以现在,我们的高层才悟出来了呢?于是乎,我又不能不说,我们是经历了蒙蔽眼睛之后,解下蒙布之后才顿然明白了的。

正如《政府论》的作者洛克说过:“统治者无论有怎样正当的理由,如果不以法律而以他的意志为准则,如果他的命令和行动不以保护他的公民的财产而以满足他自己的野心、私愤、贪欲和任何其他不正当的情欲为目的,那就是腐败。”我们的有些官员确实是腐败了,腐败者的背后隐藏的又是什么呢?我想,那就是公权力的集中化,他所表现出来的便是社会凸显的表象。

让我们记住这些话吧,“警方的违规介入,不但严重损害了群众的利益,严重破坏了人民与政府的关系,严重践踏了民主和法制。” “违反规定使用警力处置群体性事件,或者滥用警械、强制措施,或者违反规定携带、使用武器的,给予降级、撤职等处分”。让我们深思认真思考贵州省委书记那句“深层次原因”的“拨浓”之语,以此与社会各部门领导共勉吧!

附:《人民网》人民时评

                                 “严禁滥用警力”给谁上了“紧箍咒”

某些地方的官员滥用警力,导致警民关系紧张,影响政府与群众的鱼水关系,早已被社会舆论多次批评。现在,中央纪委等四部门的信访工作违纪处分规定已有明确标准:违反规定使用警力处置群体性事件,或者滥用警械、强制措施,或者违反规定携带、使用武器的,给予降级、撤职等处分。这一规定体现了法治精神,也是对民意的积极回应。

    在我国的行政体制中,警察是维护社会治安的主要力量,其使命是保护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免受不法侵犯。中国的发展和进步,社会的稳定和繁荣,公民的安全和幸福,都离不开人民警察的辛勤工作。警察的贡献是毋庸置疑的,警察的存在也是必不可少的。正因为警察在国家和社会生活中的极端重要性,所以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受到社会的关注。他们的无私奉献被人民默默牢记,他们的平凡事迹融入到社会进步和文明的潮流中。

    在法制社会里,任何力量都要受到法律的约束和限制,警察也不例外。作为保护人民的执法者,警察拥有一般公民所没有的权力,他们的许多手段具有明确的指向。无论这种手段多么强硬,多么锋利,都不会也不应该伤害到人民的利益。理论上如此,实际上亦如此---国家制定了相关的法律和规定,对警察的职能、权力和操作程序做了明确的规定,什么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都一目了然。违反规定的自然要受到相应的处分,严重伤害群众利益的甚至要受到更加严厉的责任追究。这就是法治社会的特征,也是确保警察规范行使职权的“紧箍咒”。

由于民主和法制尚在建设中,行政制度尚需完善和改革,所以有些地方依然不断出现不和谐的声音,如动用警察卷入经济纠纷,违规处理群众矛盾,违规动用武器等。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最近发生的瓮安事件和云南孟连事件。贵州省委书记一句“深层次原因”点出了事情的真相。警方的违规介入,不但严重损害了群众的利益,严重破坏了人民与政府的关系,严重践踏了民主和法制,而且使矛盾恶化,造成的经济和社会损失难以弥补。

    某些地方的警方滥用权力,根子在哪呢?《政府论》的作者洛克说过:“统治者无论有怎样正当的理由,如果不以法律而以他的意志为准则,如果他的命令和行动不以保护他的公民的财产而以满足他自己的野心、私愤、贪欲和任何其他不正当的情欲为目的,那就是腐败。”有些地方官员特别是掌握实权的人,心目里只有自己的“乌纱帽”。他们既缺乏处理问题的能力,又缺乏民主和法制意识,把人民警察视同“家丁”,将法律和规定视同儿戏,冷漠对待群众诉求,粗暴处理民间纠纷。发生了问题,他们不是去思考是否有“深层次原因”,是否存在官员的渎职和失职,是否侵犯了群众的切身利益等等,而是将本该维护群众利益和社会稳定的警察推上一线,使得许多警察有苦难言、无可奈何,制造了警民对立,引发不该有的冲突。这样的官员不受惩罚谁受惩罚?这样的法治环境和社会生态不去改变怎么了得?

    中央纪委等四部门的规定,点到了一些地方发生群体性事件以及侵犯群众利益事件的“命脉”。需要关注的是,这些规定如何细化,如何执行,如何公开监督?如果像贵州那样及时公开信息,认真思考“深层次原因”,严厉追究官员的责任,“滥用警力”的现象一定会越来越少。

  评论这张
 
阅读(9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