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田野的博客:来自冰窟的声音

文学交流

 
 
 

日志

 
 
关于我

田野(笔名),河北蔚县人,曾在《人民日报》、《经济日报》、《中国贸易报》、《北京广播电视报报》、《新华社网》、《人民公安报》、《中国法制新闻网》、《河北日报》、《燕赵都市报》、《燕赵晚报》、《河北法制报》、《警视窗》、《张家口日报》、《张家口晚报》发表通讯报道、散文、诗歌、杂文等2000余篇,现为河北公安文联会员,张家口市作协会员,蔚县作协名誉副主席,著有散文集《马头山印记》、侦破通讯《警方行动---河北蔚县大要案侦破纪实录》、《蔚州警视》,短篇小说《大柜》、《围城》、长篇小说《没有阴霾的日子》等。

网易考拉推荐

想念山雀(二)  

2008-08-15 11:22: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天,我们将山雀带回了家中,母亲把饲养小鸡的鸡笼拿出来一个,我与小妹将鸡笼打扫干净,铺了纸,暂且当做了山雀的家。为了山雀不受外界(比如家鼠)的谋杀,我用铁丝弯了钩,用绳子吊了四角,将山雀与笼高高地挂在了我们与别人同居的堂屋后墙边。

    那时的堂屋里每晚是要放很多的东西的,我们与邻居各占堂屋一半,东部隶属邻居,西部便归我们,东西各一木制的长桌,墙壁上摆着各自的家谱与各自祖上的供牌,供牌前面便是香炉,旁边还有几支折断的供香。香炉是不经常使用的,只有到了盛大的节日、母亲便同邻居大妈叠了供纸,剪了纸钱,上了供香,跪在桌前,没有泪的干哭几声,只是父亲,每次吃饭前,总也忘不了先端饭和筷,放在供牌前,虔诚地作辑后,方才用餐。

    我们小,那时并不理会那些,只有到了清明和除夕,才同父母一同跪在供像前,站起跪下地嗑头、跪下站起地作辑一番,那时我们是不明白供牌前的圣洁和神圣的。

    祖上是要供的,而鸡却已是家家要养的。刚分了地,实行了联产承包,鸡下了蛋,也如同瓜地一样,也产钱的,于是,母亲同邻居大妈在东西墙上各钉了一大钉子,系了铁丝绳,这绳便是他们日日挂鸡笼的地方。

    山雀笼也混在其中挂在了铁丝上,只是紧紧地靠在了堂屋的中央,至于供桌前,是不能存放鸡屎味特浓的鸡笼的。

    于是.在那个暑期,我和小妹便日日地提了雀笼和山雀到瓜地看瓜,又日日地带着山雀在瓜地里玩,到了下工时刻,又日日地将山雀拎回,月牙初上,我们的心便也同山雀一同挂在了那根铁丝上。

    那段时间,山雀和我们建立了友好的感情,它从不飞走,只是近近的飞出一两米远,待我们从草丝中抓到了虫子,只轻轻地一打口哨,它便应声飞到了我的肩上,展着翅儿,等待我们将虫子放入它嘴里,有时,我们戏弄它,待虫子放在它的嘴边,又快速的拿走,山雀急了,飞到了头顶,急促地叫着、弄着,大有生气而又吃不到绝不罢休之势。

  在瓜地玩困了,我便躺在瓜棚里看书,他飞在瓜棚的一角,静静地闭了双眼,象是体息,但只要我轻轻一翻书,它那小巧玲珑的眼睛便睁了开来,歪着脑袋,看看我,即而又闭上。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