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田野的博客:来自冰窟的声音

文学交流

 
 
 

日志

 
 
关于我

田野(笔名),河北蔚县人,曾在《人民日报》、《经济日报》、《中国贸易报》、《北京广播电视报报》、《新华社网》、《人民公安报》、《中国法制新闻网》、《河北日报》、《燕赵都市报》、《燕赵晚报》、《河北法制报》、《警视窗》、《张家口日报》、《张家口晚报》发表通讯报道、散文、诗歌、杂文等2000余篇,现为河北公安文联会员,张家口市作协会员,蔚县作协名誉副主席,著有散文集《马头山印记》、侦破通讯《警方行动---河北蔚县大要案侦破纪实录》、《蔚州警视》,短篇小说《大柜》、《围城》、长篇小说《没有阴霾的日子》等。

网易考拉推荐

狗 祭  

2008-08-01 08:21: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马头山印记》之三十一

    鼠年牛月虎日兔时,一只陪伴了我和妻子整整一年的狮子狗妞妞停止了呼吸。妻子泪流满面,泣不成声,两眼肿胀,我也深感悲伤,因为妻子在难过。其实,妞妞的死,在我的心目中是有着一种莫大的兴奋和喜悦感的。

    一年来,自从那只狮子狗进入我的视线,我就一直对它很不感兴趣。生为一只狗,生来的本性,或者说从驯养出第一只狗来以后,它的任务便是为主人看好门、服务好,而它不会,甚至连一声吠都没有。它有一个很好的胃,开始时什么都吃,填得肚子鼓鼓地,慢慢地,它的胃口发生了质的变化,它不再吃平常的食物了,就连我和妻子平时食用的,它也不肯闻一闯。它有一嗜好,爱吃马肝。据说,马经常拉车,很是受主人青睐,狗在一旁嫉妒,便下定决心,非吃马肝不可。于是,街道那个卖马肝的便日日把马肝送到我家来。这对于积攒家业的我来说,真是又气又恨。最可气的是它两眼待人不一,经常给它食物吃的妻子,只要一坐下,它便用两只后腿撑起身子,摇着两只前爪作揖。看着它奴颜卑膝的样子,妻子总也免不了给它一些特色食物吃。时间一长,特色食物就成了它的专利。它的嗅觉很好,识别能力特强,吃过几次雪糕之后,它慢慢地懂得了“四个圈”总比“小布丁”昧美。它的毛洁白,也就因此常常经不住脏,妻子特意为它买了洗发水,每次洗澡,它总是静静地爬在那里,享受着主人为他的劳动。

    慢慢地,妻子也厌恶它了,它由此便更为张狂了。两只斜眼瞪着我们,躲在一边吱吱地叫。它很懂得如何巴结人,凡有客人来,它总是先同客人亲蜜,爬在客人的脚下,挑逗争宠,只一会,不见食物,便远远地去了。

    它是到了该死的时候了。当然,它并不老,只不过是二年的狗。它的死完全可以说是自食其果。在它死后,有人从它的肚里找到了一块未消化掉的马肝,扔给鸡做实验,果然有毒。我不能在妻子面前诅咒它,因为妻子总觉得它死的很惨。也难怪,这狗不为主人服务,而主人却为它劳作,日子长了,倒也习惯这样颠倒了。不过值得庆幸的是这种颠倒是明摆在眼前的,那些躲在旮旯里深藏着的倒也很多。

    死去了的它总也比活着要好些,世界上的万物都有它各自的生存权力与自然义务。啄木鸟保护了森林,消灭了病虫,青蛙看管了庄稼,杀死了害虫,这狮子狗妞妞又与偷盗粮食的硕鼠、袭击人类的野兽有何区别,只不过一个明了一个暗藏其中罢了。

    我不知道这死了的是否还会它“国”有知,如有知的话,那最好听我一句:下次再做主人的仆人的时候,千万别这样折腾主人啦,主人是很不喜欢这样的,既便是再会讨好主人,总有一天,也会象狐狸的尾巴一样,露出来的。

    但愿它在“异国”做个好仆!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