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田野的博客:来自冰窟的声音

文学交流

 
 
 

日志

 
 
关于我

田野(笔名),河北蔚县人,曾在《人民日报》、《经济日报》、《中国贸易报》、《北京广播电视报报》、《新华社网》、《人民公安报》、《中国法制新闻网》、《河北日报》、《燕赵都市报》、《燕赵晚报》、《河北法制报》、《警视窗》、《张家口日报》、《张家口晚报》发表通讯报道、散文、诗歌、杂文等2000余篇,现为河北公安文联会员,张家口市作协会员,蔚县作协名誉副主席,著有散文集《马头山印记》、侦破通讯《警方行动---河北蔚县大要案侦破纪实录》、《蔚州警视》,短篇小说《大柜》、《围城》、长篇小说《没有阴霾的日子》等。

网易考拉推荐

可怜的蚊子  

2008-08-07 08:29: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马头山印记》之三十四

夏夜,与妻子同坐院中乘凉。我们望着皎洁的满月,讨论着人生的价值。

    期间,妻子忽然停顿了下来.聚精会神地盯着一只落在她胳膊上的蚊子。借着月光,我看清了那只瘦小的、似寻宝者找到了宝藏般雀跃的蚊子。妻子并没有随手将它拍死,而是很专注地看着它把细细的吸管伸入到她的皮肤。蚊子弯曲着身子,拍打着欢喜的翅膀,似乎在为自己觅到了一顿美餐而快意。它的腹部慢慢地涨了起来,血液透过它的皮肤不断地改变着它的肤色。蚊子似乎吃饱了,正欲飞去,这时,妻子抬起一只手来,猛地扣住了它,再看那蚊子,却只有两只折断的翅膀和几条细小的让人细看才能找到的长腿了!

    “你这吸血虫.还有完没完!”妻子愤愤地说。

    我的心际不禁一震,这蚊子倒也真太可怜了!

    蚊子来到这个世界也真不易,无论是生于河水清清的小溪边,还是生于村后那发臭的水塘旁,从诞生的那天起,它慢慢地长着自己的身体,习练着自己的本领。阳光下,它与其他动物一样,享受着太阳的沐浴,聆听着鸟儿的歌唱,欣赏着花红柳绿,感受着深夜爽朗的轻风,无论如何,它最终还是没有被蚯蚓的无私所激励,没有被啄木鸟的勤奋所感化,走上了它本应走向光明但却走向灭亡的道路。也许是它看惯了老鼠盗油的伎俩,或是学会了蛀虫蛀木的本领,它,一只小蚊子。就这样死了,甚是可怜!

    看着可怜的蚊子,想着世上的万物,我的心际一阵酸楚。在宇宙间,又有多少可歌可泣的生灵!老黄牛默默地耕耘,虽饱经风霜,瘦骨嶙峋,却在劳作之余,慢慢地品尝着自己用劳动成果换来的幸福,几许青青草,几声短笛飘,倍受着主人精心的呵护,人们无不为此而赞美他,赞美他的力量,赞美他的精神,十几年,几十年,就是老牛死了,却也是在主人无以累计的泪水中,含笑九泉,死而瞑目了。可这蚊子,到底也不是什么好货色,一出生就注定了如此结局,就算是乘人不备,偷输叮了几口,也最终图了个肚圆,落到地上,踩死在足底下。

    这人之中也并非没有蚊子,他们或出生贫寒,或出生富有,在成长的岁月里,他们也有着自己美好的希望和远大的抱负,然而,在观看了老鼠盗油之后,他们却耐不住金钱的诱惑,在铜臭间盯着,在钱眼中钻着,眼中看到的却只有那发着臭味的钞票,如井底之蛙,他们看不到自己的前途,看不到自己的身后,就象那只蚊子,只顾一味地盯着血液,或静悄悄,或明目张胆,然最终它还是经不住时间的考验,虽腹腔鼓鼓,却也只能早早地断送了自己的性命,臭名昭著。

    诚不知,它吸那么多血干什么,要那么多钱又干什么,难道它生来就为那几文铜钱而来的吗?

    这蚊子可怜,这样的人亦可怜。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