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田野的博客:来自冰窟的声音

文学交流

 
 
 

日志

 
 
关于我

田野(笔名),河北蔚县人,曾在《人民日报》、《经济日报》、《中国贸易报》、《北京广播电视报报》、《新华社网》、《人民公安报》、《中国法制新闻网》、《河北日报》、《燕赵都市报》、《燕赵晚报》、《河北法制报》、《警视窗》、《张家口日报》、《张家口晚报》发表通讯报道、散文、诗歌、杂文等2000余篇,现为河北公安文联会员,张家口市作协会员,蔚县作协名誉副主席,著有散文集《马头山印记》、侦破通讯《警方行动---河北蔚县大要案侦破纪实录》、《蔚州警视》,短篇小说《大柜》、《围城》、长篇小说《没有阴霾的日子》等。

网易考拉推荐

父亲的眼泪  

2008-09-16 10:35: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直不敢面对这个中秋,这个具有着团圆象征的中秋。

我是在离中秋还有几天之前就开始回避着的,总也是在不经意之间时时感到特别孤独和特别无助的。那天,去看一位已退休在家的老同事时,我便不由的伤心了起来。说是老同事,其实,在他与他的妻子心中,我一直是被他们看着为自己的儿子的,几年前,老人曾郑重其事的告诉我,以后绝不能在喊他尹老了,我必须喊他老爷子或是老爸,那时,我就知道,老人是很希望我成为他家的孩子的。老人确实是对我太好了,每次打来电话,老母亲总爱说着这样的一句话:“老四呀,咋这两天没来呀,是不是不要你这个老娘了,今天老娘包饺子了,中午必须过来,你三哥一会就到。”

于是,我便会赶紧收拾一番,很快跑到他们身边的。

老爷子是有三个孩子的,只是老二,在一次车祸中永远的离开了他们。老来伤子,对于他们而言,还有什么比这更为伤心的呢?于是,当老爷子命我叫他老爸、老爷子的时候,我幸然的答应了,我想,多我这么一个儿子岂不是一件令老人忘记过去、更加欢乐安度晚年的一件欢心的事么?!

我们的父子之情从那个时候便真正开始了。

中秋前的那天,心情是特别低沉的,我想到了老爸、老妈,于是,打了一个电话,告诉了他们,他们显然是很为高兴的,老妈告诉我,中午必须留在家里吃饭,三哥一会就到。

起身,开车赶往超市,在出单位门口之时,不知怎么,自己竟然难以控制了自己,孤独、悲伤、无助,一股心酸涌上心头,泪水模糊了我的视线。

车子慢慢的开到了超市,却不敢打开车门,满脸的泪水,不知自己的面部表情,总觉一双双怜惜的目光侵袭自己而来。

我失去了面对现实的勇气。

那天,见到了两位老人,我痛彻的大哭了一场,面对老人,我是多么的象一位不懂事的孩子,尽管自己已是快要奔四的人了,母亲显然是更为伤心,她抱着我,以她褶皱的手掌不断的拭去我脸庞的泪水,老爸很为平静,没说话,也没更多的劝说我,只是推开家门远远的躲到了院子里,透过明亮的窗玻璃,我看到了老人的背影,在回头再次往回首屋里时,老人赶快抬手拭擦了脸部浸下的泪水。

这是我与老人来往以来第一次看到他伤心的泪水的。

一直不敢提及中秋,但中秋毕竟还是如期的来临了。

中秋是团圆的日子,我还敢言什么团圆吗?中午,自己驾车,小心翼翼的将车停在了空旷的山涧路旁,没有更多的嘈杂,只有万物有节奏的低唱。将自己的心儿放开,交给大山,任凭太阳火辣辣的炙烤着自己。

中午,父亲打来电话,我告诉他,我在朋友家。父亲显然是生气的,他命令我必须回家。我挂断了他的电话,任凭自己的性子将手机的拔下了电池。

一个下午,我看着太阳从正午慢慢变着夕阳,直到山涧慢慢露出那圆月的脸庞。

我想到了山神,想到了自己的不幸,想到了自己的女儿,想到了她也如她的父亲孤独着,泪水再次汹涌而下,我失去了自控。

打开手机,父亲的短信一直催我回家,我无颜面对,我,找不到了自己回家的路!

我给山神点燃了一支香烟,类如我给他虔诚的拜了一炷香,我默默的,不知自己在给自己祈祷了些什么?

回到父亲家已是晚了,那圆圆的团圆月亮已是高高的悬在了正空。父母显然是很为难过的,他们依旧没有进餐,餐桌上,母亲做好的几道菜,冷清的等待着那个没家的孩子!

“吃吧,咱们”父亲说着,突然,他象是受了极大的委屈一样,哽咽了起来。借着灯光,我再次看到了一位老让那满脸的褶皱和随着脸颊留下来的泪水。

那顿晚餐,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尝试过的难以下咽,并非母亲的手艺,确是无心享用母亲的爱!

“以往,我们是多么的快乐的,家,难道我们必须走过这样痛苦的日子吗?”母亲说着,扭过了头。

我分明知道,我的母亲的,她想都没想到,自己的儿子却在生活日渐幸福之时,却过上了如此痛苦的日子!

团圆饭是不会吃好了,我起身告别父母,我告诉他们,我需要回单位度过这个痛苦的团圆日子,其实,我自己有知道自己会到那里呢?

离开父亲,在回头之间,我再次看到了父亲的脸,两行泪滴,晶莹的挂在了他的两颊。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