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田野的博客:来自冰窟的声音

文学交流

 
 
 

日志

 
 
关于我

田野(笔名),河北蔚县人,曾在《人民日报》、《经济日报》、《中国贸易报》、《北京广播电视报报》、《新华社网》、《人民公安报》、《中国法制新闻网》、《河北日报》、《燕赵都市报》、《燕赵晚报》、《河北法制报》、《警视窗》、《张家口日报》、《张家口晚报》发表通讯报道、散文、诗歌、杂文等2000余篇,现为河北公安文联会员,张家口市作协会员,蔚县作协名誉副主席,著有散文集《马头山印记》、侦破通讯《警方行动---河北蔚县大要案侦破纪实录》、《蔚州警视》,短篇小说《大柜》、《围城》、长篇小说《没有阴霾的日子》等。

网易考拉推荐

“因公醉酒”在为谁开脱  

2009-12-14 10:26: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2月10日,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发布了《关于审理工伤行政诉讼案件若干问题的暂行规定》修订版。其中说,因公醉酒出意外应算工伤。(12月11日《重庆商报》)

12月13日,《红网》刊登梁萍文章《因公醉死算工伤,莫非法官也醉了》,文中,作者梁萍大声疾呼:醉酒出意外,无论因不因公而醉,这都不能算“工伤”!但是,处理的办法还是有的。只要法官也不是因公喝醉了酒,而在审理他人因公醉酒出意外的案子!

文章驳斥了“因公醉酒属工伤”的谬误,例举了我国《工伤保险条例》“醉酒导致伤亡不认定为工伤或视同工伤”的国务院有关规定并声称:如今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新出台的《暂行规定》却将因公醉酒定性为工伤,这无疑是与国务院之相应规定相抵触的。这点也不知,莫非是法官也因公而醉了。

重庆法院缘何出台如此令国人看不惯、读不懂的《暂行规定》修订版呢?其缘由正如作者梁萍所说一样,“法律法规或多或少地有着无情的一面,于是,让法院偶尔在做一些判决时而显得有些‘于心不忍’,比如,因公醉酒出意外不算为‘工伤’,这对意外者似乎是有些不合理而不公平的,因为,因公醉酒出意外不算为‘工伤’,那么其意外者就只有自认倒霉而一切后果自负了”。

法律是建立在公共道德基础之上,是用来共同遵守高于道德的准绳对于任何人来进行约束的,如果因公醉酒算是工伤,那么是不是说因公走错路线、因公办事不利导致国有资产流失、因公说出“要跳楼就去五楼”、因公借用企业或是他人车子、房子、票子的做法都是理直气壮的,那么,这些个“因公”之外,我们的普通老百姓也是不是也有一个“因公”,比如,为了生产粮食,我们大家赖以生存的粮食,一个农夫误将农药当做矿泉水喝了,导致人死了,这个是不是也因在“因公”的范畴之内,因为,农夫是为了建设我们的伟大农业,是为社会主义服务,是我们社会主义在分工上的农业上“因公”不幸“误吞”农药的。如果说“因公”,我们便可以为了因公肆无忌惮,我们的接警车辆、医务车辆是不是见了红灯可以呼啸穿越呢?是不是就是这个“因公”,我们我们的那些贪官所说的“为了地方的发展,我只好接受了企业的贿赂”都是正确的,都是为了我们伟大的社会主义快马加鞭,赶超英美的大义之举呢?如果这些个“因公“都是可以摆在桌面上的,那么,我们国家不是一片大好,在没有什么贪官污吏、在没有什么假公济私的个案了吗?照此“如果”下去,我们建设我们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还有必要了吗,我们不就进入到了我们伟大的共产主义高级阶段了吗?

《工伤保险条例》是与国务院颁布、制定和实施的,地方上即使要对国家的相应法律法规等做补充或细化,也只能以国家有关法律法规为依据,如地方法规,必须建立在国家宪法的框架之内,否则,那将是无效的,或是不成立的,如果一意孤行,那么我们还叫“共和国”吗,倒不如叫做苏联的乌克兰算了!正如作者梁萍所说,“其不得‘犯上’,否则,那是无效的,也是不‘权威’的”。

那么,重庆的“因公醉酒”之意,又“醉”在了何方呢?其“醉翁之意”又何在呢?我们不妨看看这些“因公醉酒”的背后吧,凡“因公醉酒”的,都是一些政要官员,都是官场的大爷、小爷甚至大叔大舅之类的人物,他们之所以会醉酒,他们之所以要醉酒,无外乎就是为了招待上面的人物,上面的大爷,无外乎就是为了地方的一些事情,搞好地方上的“安定团结”,无外乎就是为了统筹兼顾搞好“自我联动”,那么,如果这些都将成立的话,我们是不是可以这样说,我们的“因公醉酒者”为了搞好这些,就必须在酒桌之上,就必须在酒店里,就必须在“革命小酒”里醉生梦死的谈论国家的建设,如果这些说法成立的话,我们的老百姓将会直言不讳的说:我们的“因公醉酒者”何必需要办公室,何必需要会议室,我们将所有的办公室、会议室都搬到酒店里不更便捷吗,我们办事的效率不更快捷吗?我们建设我们伟大的社会主义不就步伐更快了吗?

说到底,还是一个问题,制定“因公醉酒”者,他们是一个阶级的,制定的地方补充条款也就是为了他们这个小阶级服务的,是为他们这个阶级在吃了、喝了人民群众的民脂民膏之后,为自己寻求一种合理的说辞,并为自己的醉酒乃至醉酒之后所办的那些糊涂事找个理由进而开脱罢了!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