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田野的博客:来自冰窟的声音

文学交流

 
 
 

日志

 
 
关于我

田野(笔名),河北蔚县人,曾在《人民日报》、《经济日报》、《中国贸易报》、《北京广播电视报报》、《新华社网》、《人民公安报》、《中国法制新闻网》、《河北日报》、《燕赵都市报》、《燕赵晚报》、《河北法制报》、《警视窗》、《张家口日报》、《张家口晚报》发表通讯报道、散文、诗歌、杂文等2000余篇,现为河北公安文联会员,张家口市作协会员,蔚县作协名誉副主席,著有散文集《马头山印记》、侦破通讯《警方行动---河北蔚县大要案侦破纪实录》、《蔚州警视》,短篇小说《大柜》、《围城》、长篇小说《没有阴霾的日子》等。

网易考拉推荐

“天价吊灯”折射出了什么  

2009-12-16 10:42: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年年初,中石化“千万元吊灯”的出现,在很短时间内在社会上快速广泛流传。在中石化出面澄清价格后,也并没有取得公众的谅解,质疑之声依旧不绝于耳。

      事实上,透过此次事件和百姓表现的情绪可以发现,究竟是1200万元还是156万元已经不再重要,“天价吊灯”照出了社会公众对一些国有企业的信任危机。

“天价吊灯”让社会“难以容忍”的一个重要原因在于,它的消费者是大型国企。国企毕竟不同于民企,更不同于私人的财产。假如属于后者,再豪奢的花费,即使打了水漂,相信不会引来社会公众不约而同的激烈情绪。国资委负责人说:“国企搞了半天,它是国家的,也是人民的。”因此,国企奢华装修、挥霍浪费与否,显然不再是企业内部的事、与他人无关了。它消耗的是既是国家的,同时也是每位公民的。

在“天价吊灯”纷纷被网络曝光的同时,对于社会分配不公的失衡天平上、在贫富分化的现实生活中,人们一边将目光聚焦国企的铺张浪费上,一边从门缝中窥视着国企高薪,然而,似乎这些都是过眼烟云一样,高烧过后,依旧是保持着极度的平静,呐喊,呼唤,来自天籁,消之云端,改变不了的依旧是我行我素。

 国企高薪为何成为了一个解决不了的难题呢?网络有关人士疾呼:关键在于有关方面要有解决问题的决心,要认清某些国企收入不合理的根源。

   据《中国经济周刊》报道,国资委一位相关人士日前透露,“国资委于近期已经对50余家央企启动了工资总额预算管理办法,目的是加强央企收入分配管理调控,拟解决央企内部存在的不同职工群体工资结构分配不合理以及部分垄断行业工资过高的问题,同时促进企业建立健全内部激励约束机制”。这50余家央企是第二批试点的央企。

   国资委于2008年4月在冶金、电力、石油石化、航空四个行业启动工资总额预算管理试点,一年多的试点效果究竟如何?我们不得而知。笔者以为,即使“工资总额预算管理”是解决国企高薪的法宝,也应先公开试点的成效,总结得失,否则,扩大试点就可能有盲目性。

   有关资料显示,国资委所管辖的央企中,垄断行业占据了半壁江山。国企高薪的主要原因在于垄断,因此,针对国企的工资改革,重点要针对垄断,但现在的改革一直没有勇气打破垄断,这导致一些国企依然垄断着,高管们依然享受着高薪。尽管有关方面早在2003年就开始治理国企高管“违规薪酬”,党纪、政令出了不少,但效果怎么样大家都知道。原因在于国企高管是“官”身,不好管。

   前些日子,闻讯山西煤改,具体方案便是“国进民退”,据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士称,世界煤炭产业的发展规律证明,必须走大企业主导、规模化生产、集约化发展的路子。这就是说,煤炭产业是资源、资本密集型产业,要想安全生产,就必须走“国有化”。这是发展高危产业所必须的特殊要求。

先不说到底是走“国”还是走“民”那个更好,就安全而言,就高危产业的煤炭生产而言,国有煤矿往往生产能力大,而民有企业生产能力小,但只要稍微懂得煤炭企业的人都知道,产能的大小取决于生产劳动者的多与寡,一个大型的煤矿,日产能上千吨、万吨,必然有上百人、上千人的煤炭工人在劳作,一个班次,几百人,一旦发生塌顶、冒水事故,死伤的往往也就是成千上百人,一个民企,规模小,产能地,用人少,就算是发生事故,遇害人员也较少,再者,国有大型煤矿,井下生产线长,也就是说,煤矿巷道远,而小型的民营煤矿则因为煤矿地域小限制了巷道,一般是较为短近的,一旦发生事故,逃难优越于大型国有煤矿,如果照中国社会科学院有关人士的分析而言,我们只能这样说,到底是一间房子起火了被困者逃的快还是一栋楼起火了逃得快,其实,这是一个显而易见的问题。

说到底,山西煤改的动机,其实在人们的心里,根本不是建立在煤矿安全的基础上,而是建立在民企还是国企之上,还是网络一语中的,“国进民退”。

为何要“国进民退”,看看我们的国有企业,看看我们的国企高薪,这个问题便会迎刃而解了。

这我是有着实例可举的。我的一个同学,学的是煤炭专业,先是分配到了一个县办的煤矿,起初,我们俩的工资基本相平,后来,他们的煤矿改制,划归到了市里,他们的工资高出了我一倍,再后来,重组整合,划归了国有,一个企业的科级工人,现在人家的工质却是我十年的薪水总计。

其实,在看看煤炭生产的成本,同学告诉,成本大大增加,原来一吨煤的生产成本一百多,现在确是原来的三倍。其实,我是知道一点这方面知识的,记得去年有过山西煤炭生产成本的一个报道,井下生产成本80元,井上生产成本260元,也就是说,生产成本应该在井下的80元,而山西的生产成本却在管理这一块。按照生产浪费说,这比“天价吊灯”、“国企高薪”更可怕,因为我们过多的浪费了我们的资源,我们的生产资源。

很多年前,人们就如此的大声疾呼过,“电老虎”、“水老虎”,甚至于“交通老虎”、“医院老虎”,说的无非是国有的垄断,他们靠着自己的垄断实力,定价多少,老百姓就得掏多少,这些年好了点,好在了民营的私人的交通、民营的私人的医院,民营的私人的药房,过去老百姓不可讨价还价的事情,现在终于可以实现了,还记得刚出来的模拟手机吗,2万元一个,完全是垄断,现在呢,一部数字的,咱也能挑好了讨价呢!

私人的、民营的是考虑很多成本因素的,这国有的,有几个象过自己家的日子,节省着花,挣了是国企大家的,高管的,赔了的,那却是国家的,不花,那是傻子,不花,留给下一任,那么,我这一任的政绩工程呢,我这一任的形象建设呢,所以,“天价吊灯”并不是只有中石化,而是所有的国企。

到底我们的“天价吊灯”折射出了什么?我想,细心看完文章后,你一定会给出结论的,其实,“天价吊灯”折射的无非还是国有企业的垄断。

  评论这张
 
阅读(1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