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田野的博客:来自冰窟的声音

文学交流

 
 
 

日志

 
 
关于我

田野(笔名),河北蔚县人,曾在《人民日报》、《经济日报》、《中国贸易报》、《北京广播电视报报》、《新华社网》、《人民公安报》、《中国法制新闻网》、《河北日报》、《燕赵都市报》、《燕赵晚报》、《河北法制报》、《警视窗》、《张家口日报》、《张家口晚报》发表通讯报道、散文、诗歌、杂文等2000余篇,现为河北公安文联会员,张家口市作协会员,蔚县作协名誉副主席,著有散文集《马头山印记》、侦破通讯《警方行动---河北蔚县大要案侦破纪实录》、《蔚州警视》,短篇小说《大柜》、《围城》、长篇小说《没有阴霾的日子》等。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网事(盘点2009)  

2009-12-21 09:50: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每每年末岁初,心情总是异样的别扭,对于自己一年来的回顾,总有诸多的失落,很多很多的事情,就如诺言没有兑现一样,悔之晚矣;对于自己的明天,希翼鹏飞,满目金香,繁花四溢。盘点过去,希翼未来,未免觉得自己风风火火而来,悲悲切切而去,大有一番失落在心头。

一切均为过眼烟云,想与不想已不再那么重要。每每这个时候,自己总是这样的安慰着自己。

好在日子都还过得去,做一天和尚念一天经,倒也不是什么不可以的事情。

很多事情很是凌乱,不想也罢,就自己的这点网事而言,种子播出,勤与耕耘,不觉,秋后的田地还是结了一些粮食,虽不够自己奢侈的浪费,但饥一顿饱一顿,总还是可以糊口度生的。

自2008年12月27日我的博文《2008,我需要记下的几个时间》之后,一年以来,共累计写博109篇,其中不乏有自我幽默、散记、案件通讯,消息之类,更多的、值得自己欣赏自己的还是那些自以为很为解气的杂文,诸如我依旧在校稿的《老驴杂记》,便是收集于此。

在这个集子里,我将我的博文划分了十五个章节,诸如《“感谢你八辈祖宗”系列之》的第一章便是博文《莫名其妙的忧伤》,第二章便是博文《汉语言的困惑》,第三章便是博文《中国人民富裕起来了》,再比如《“寻找赵子龙”系列之》的第一章是博文《有我,就有天堂》,第二章是博文《无糖口香糖》等等,这些杂文,其实,都是一些批评时弊的文章,同时也是一些人不愿看到和不想看到的文章。前些天,我们作协几个人小聚,见到我的书样,很多同仁建议我暂不出此书为上策,原因只有一个,我还是在职的公务员,在职的人民警察,一些文章,是会令很多领导的人物看了不舒服的,在自己前途上,未免格格不入。我大笑,我对同仁说:“你看,我还有前途么?!”同仁无言。

接下来便是我欲长途跋涉的长、中、短篇小说了,《我与凶犯女儿的不解之缘》、《没有阴霾的日子》、《令错影正传》、《我的童年记忆》、《我的北京印象》、《二杠一正传》、《我做白领的日子》都是我刚起了个头但又没有太多时间去不断写下去的小说一类,当然,今天不写不代表往后不写,我会继续补存的。

在这些已经开工的小说里,《没有阴霾的日子》原定50集10万余字,现在写了22集5万余字,它是一部我作为一个警营宣传人员在案件报道中发现的一个带有时代特征的农村故事,故事的梗概是80年代的爱情,九十年代的婚姻,21世纪的婚姻破裂,在没有多少文化和法律知识的农村,演绎了现在微存于农村的婚姻危机,最后,无知的婚姻受害者,举起罪恶的铁块砸向了丈夫的头部,在高墙反省自己的女主人公,脱离了婚姻的桎梏,不再承受家里暴力的她,感到了阴霾的散去。这个故事令人深思的一点就是无知带给人们的便是懦弱的希翼。

《我与凶犯女儿的不解之缘》应该算是《没有阴霾的日子》的续集吧,在家庭暴力实施者的男主人一命呜呼、女主人公走进监狱的那一刻,一个家庭破灭了,两个孩子面临无人照顾,特别是女主人的女儿,一个品学兼优并被重点中学特招的女孩,将面临辍学的时候,作为公安民警的“我”,在与新闻媒体采访完案件之后,与战友共同担负起了孩子的“家长”,并一路相伴,最终送孩子走入了高等学府的校门,在这些年与凶犯女儿的交往中,“我”依然将孩子定格成了自己的孩子,并未孩子的择业,未来的生活勾勒了一幅美好的图画。从而真实的再现我们的社会,真爱无限,真爱无量,体现现代人民警察的内在心路。

《我做白领的日子》是写自己在北京打工的十个月所经历的方方面面。回忆总是美好的,95年我在北京民营企业做白领,一月可得到2800元工资,到后来返乡分配,每月272元,两个不能形成对比的比较,反思现行公务员工资体制,漫步我的人生,窥见社会的两个尖峰对决。

还有《令错影正传》、《我的童年记忆》、《我的北京印象》、《二杠一正传》等,都在构思与不断补存之中。

盘点2009,我的网事,只有如此,只有大概,我想,2010,我的网事依旧如故,依旧风风火火,依旧悲悲切切,但我想,希翼总是要有的,没有了希翼,我们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