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田野的博客:来自冰窟的声音

文学交流

 
 
 

日志

 
 
关于我

田野(笔名),河北蔚县人,曾在《人民日报》、《经济日报》、《中国贸易报》、《北京广播电视报报》、《新华社网》、《人民公安报》、《中国法制新闻网》、《河北日报》、《燕赵都市报》、《燕赵晚报》、《河北法制报》、《警视窗》、《张家口日报》、《张家口晚报》发表通讯报道、散文、诗歌、杂文等2000余篇,现为河北公安文联会员,张家口市作协会员,蔚县作协名誉副主席,著有散文集《马头山印记》、侦破通讯《警方行动---河北蔚县大要案侦破纪实录》、《蔚州警视》,短篇小说《大柜》、《围城》、长篇小说《没有阴霾的日子》等。

网易考拉推荐

没有阴霾的日子   

2009-02-19 09:21: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没有阴霾的日子

                                 

                                 (长篇小说)

                                                             李海明/文

 

 

                    十五

 

陈四他们一伙人一年的汗水钱被黑心的包工头子给骗了。

年初上工的时候,包工头子便对他们一伙苦工说,月工资300元,每月发100元的伙食费,其余的收工时统一结算,这样,可以防止大家零散地把钱花掉,到了年末,能给家中拿些整钱,当时大家听了他的话也是个理儿,再也,他们其中的几个同包工的又是老乡,不会坑不会骗,大家就这么地跟着他,运砖、垒墙、合沙、搭顶,包工头子也总是准时都在月末的前一天,将崭新的100元大团结交于他们的手中,他们中除了一些爱抽烟的买几条劣质香烟外,其余的用在伙食上,稍有富裕的,便悄悄地攒了起来。

也们搭建的是几幢楼房,当然,包工的就有好几层,总包工的将各类活下包给各个工种,有搭建的,有装水暖的,有装修的,到了秋后,楼房搭建完成后,装修工进入楼房,他们便合水泥,沙铺楼下的院子,院子很大,铺院时还得留下花池,凉亭之类的,眼看着院子就要铺完了,包揽搭建的包工头子都不见啦,大家放下手中的活,四处打听,有的说包工的出去买料去了,有的说病了在家里躺着,好不容易找到包工头租住的房子一问,才知道包工头已在前一天搬走啦,去了那里,房东的老太太也不清楚。

这下大家可急了,陈四是他们一伙人中有文化的,大家便派他到总包工头那里去问,一问才知道,总包工还在找他呢,搭建包工头不但领了他们的工资,还领了一些料钱,陈四他们几个进了总包工头的房间时,总包工的正在发着脾气。

被骗了,留下来的活也不能再干啦,就是干了也没人给钱,好在总包工的有些人性,看他们甚至连回家的路费都没有,剩下的活他们依旧做,按人算,每天10元。

为了索要回自己的血汗钱,包揽搭建包工头的老乡便凑和了大家攒下的零钱,坐车去了包工头的家乡,日子一天天过去了,剩下的铺院的活也完了,但也没见包工头的老乡回来,有人带回信说,包工头的老乡已要了钱,他们是不会再回来了,剩下的人既不知道包工头的家在哪,包工头姓什名谁,只知道他的面相,很胖很黑,大家拿着总包工头发给大家的100元钱,还了伙食费,剩下的做了盘缠,便一个个打道回府。

陈四讲述着他们一年的辛酸,陈述着他们索要工资的经过,诅咒着那个黑心的包工头,泪花也随着嘶哑的声音落了下来。

我和婆婆听了也很生气,但陈四心中是有一股更为难过的伤心的,我们一边诅咒着黑心的包工头,一边劝着陈四,陈四终于停止了落泪,最后狠狠地留下一句话:“以后,再也不出外打工啦”。

 那个冬天,陈四每天坐在家中,他很少出门,每天天不亮便逗女儿直到晚上女儿睡着,他说话很少,我和婆婆也知道他的心很苦很痛,谁也不敢顶撞他,一切地依从着他,白天,他逗女儿,我便和婆婆做些家务,晚上,待婆婆回到西屋后,我哄着了女儿佳佳,他便默默地把手伸进了我的被窝……

进入腊月,各家都很忙,快到春节了,那些用小土豆磨的粉面需要做成粉条,冻在冷房里,荞麦是需要用石碾碾了,去了皮,碾了面才能做成正月里的??团的,早晨,我和婆婆喂了猪鸡,放了耕畜,便提着半袋荞麦去了碾房。

碾房的人很多,有男有女,也有老人和小孩,大家说着话,一边碾着面,彼此间相互帮着忙,快到中午时分,才轮到我们,后面便是村西头的陈娃。

陈娃比陈四小四岁,媳妇是村里的民办教师,陈娃种地的手艺也好,媳妇又能挣个活钱,小日子过得很是红火 。

婆婆见已近午时,便回去做饭,陈娃的媳妇也说到了该做饭的时候,便也要回去,陈娃的媳妇一直对我很好,临走时他吩咐陈娃:“大姐一个人忙不过来,你帮助推碾,大姐拿面,我和陈婆婆回家做饭。”

说完后,婆婆便和陈娃媳妇回家了。

陈娃和我同龄,彼此从小玩大,这几年,我一直在家拉扯孩子,就是出门,也是和爹一块去田地,腊月里有了空闲,又在碾房碰着,我们便一边干活,一边谈论一些家事。

“陈四回来没有呢?”陈娃问。

“回来啦,都回来一个多月啦,只是家里的事多,孩子需要他看管,他也很少出门。”我不敢说出陈四工钱被骗的事,怕人们知道笑话陈四,一个读了高中,有着一定文化的人,出外打工,还被工头骗了工钱,传出去,陈四的脸上是挂不住的。

“那咋不叫他出来碾面。一个男人咋也比你一个女的有力气。”陈娃推着,说着。

“他干不了这些活,又没做过,念了几年书,田里的活他很少干,不过,我家不那么五六亩地,还是加了自己开的荒地,地里的活也用不着他。”我躲闪着陈四不会干的实情,绕着弯同陈娃搭着话。 

“咱这村可有多大,谁不知道陈四,农活啥也不会,你倒还帮着他,唉,你这个咱村里头号勤快善良的女人竞嫁给了一个农肓,啥也不会,这陈家要不是你,早就垮啦。”陈娃依旧低头推着石碾,还不是用小扫帚将压到边上的荞麦给里扫了扫。

不知啥事,陈四已站在了碾房的门口,他怒瞪转身便走了。

陈娃是没有看见陈四的,他是在推着石碾转到面朝我时我看见的陈四,陈娃依旧谈论着陈四,我默默地站在那,心想陈四怕是又生气了吧。

我家的荞面刚下碾,陈娃的媳妇便来啦,见我下碾便将自家的荞麦倒了上去,我说再帮会陈娃,陈娃的媳妇硬是推着我要我回去。

“不用,不用,大姐,家里的佳佳该吃奶的时候啦,你快回去吧,这儿我与陈娃人手够了,再说,你忙了大半天也很累,快回家吧。”陈娃媳妇一边推着一边说着。

背着碾好的面,手提着半袋荞麦皮,我慢慢地向家中挪着,心想,这陈四肯定生气啦,这中午饭是不会安宁的了。

事情远远比我想象的更糟,刚一进门,我还没有放下背上的荞面,陈四已来到了我的面前,一只大手伸了过来,打在了我的脸上,我顿觉眼前一片金花,踉跄着趴在了家中的柜子。

“你这个疫货,我一年不在,你竟背着我打野汉子,还要同野货骂我。”说着,又一个耳光扇了过来,我摔倒在了柜角边。

婆婆听到后,赶快地赶了回来,拉住陈四的手。

“你这咋啦,咋打老婆啦。”婆婆说着一边将他推到了一边,我慢慢地站起来,用手擦了擦嘴角的血迹,我想肯定陈四是误会啦。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