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田野的博客:来自冰窟的声音

文学交流

 
 
 

日志

 
 
关于我

田野(笔名),河北蔚县人,曾在《人民日报》、《经济日报》、《中国贸易报》、《北京广播电视报报》、《新华社网》、《人民公安报》、《中国法制新闻网》、《河北日报》、《燕赵都市报》、《燕赵晚报》、《河北法制报》、《警视窗》、《张家口日报》、《张家口晚报》发表通讯报道、散文、诗歌、杂文等2000余篇,现为河北公安文联会员,张家口市作协会员,蔚县作协名誉副主席,著有散文集《马头山印记》、侦破通讯《警方行动---河北蔚县大要案侦破纪实录》、《蔚州警视》,短篇小说《大柜》、《围城》、长篇小说《没有阴霾的日子》等。

网易考拉推荐

没有阴霾的日子   

2009-02-24 08:35: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没有阴霾的日子

                                 

          (长篇小说)

                李海明/文

十六

 

陈四的确是误会了,自那以后,他的脸不再是忧郁的冷静,而是阴云般的凶狠,我时常感到,阴天里的不安,象是要有一阵暴风雨即将到来,这暴风雨来势凶猛,可以将树木统统的折断,甚至地球上的万物都要遭殃。

婆婆终究是理解我的,她不止一次地抚着我的头发,摸着我的脸自言自语地说着:“润儿这孩子,我是啥都清楚的,为了陈家,甘愿贫困,甘愿劳累,日日地跟我在一块,哪有那一桩子事”。婆婆说着,眼里总也噙着泪花,她是无奈的,自己的儿子长大了,自己的儿子变得连他自己也不认识了,她能如何,几次婆婆同陈四摊开话题,都让陈四给撞了回去。

“吃饭,吃饭,别跟我谈哪些见不得人的事。”“睡觉,睡觉,从今以后别老在我耳边说那些脏事。”陈四无情地打掉婆婆的话,婆婆看到那张阴沉的脸,也只好啥也不再讲了。

这话不知咋地传到了陈娃与他媳妇的耳朵,我预料的暴风雨终于来啦。

又是腊月二十三,早晨我和婆婆在院中晒晾着洗过的衣服,女儿佳佳一个在炕上玩,陈四刚刚起床,正在家中洗脸,陈娃与他媳妇便找了过来。

“唉啊,陈娃与山青来啦,你看我们,都这般时日啦,家中还是乱的一团糟,快、快、快进屋。”婆婆显然明白陈娃的来意,他胆怯地迎接着,试探着来者的意图的深与浅。

“婶子,别说这些当面好听的话,背地里还不知说俺家陈娃啥些坏话哩,我们也不找你老与润儿,倒是看看你家陈四为啥给我家陈娃头上扣那些尿盆子。”小青说话,便径直往屋中走。

婆婆见事情已发展到这种地步,迈着碎步便拦在了门口。他央求着陈娃与小青,权当做老人对晚辈的道歉,陈娃停住了脚步,站在院中,我木木地坐在院中,手中刚刚从水盆中提起的衣服,滴着脏水,在水盆中发出着叮叮噹噹的响声。

事情终于弄大了,陈四端了洗脸的水,在家中便一股脑地泼了出来,婆婆与小青立即变成了落汤鸡,俩人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紧接着,便是赶紧抖落身上的水珠,这大冷地天,过不了多久,这水滴便要凝固成冰,怕是冷坏了身子,得了感冒,这年可咋地个过法。

陈娃终于站不住了,他拨开了婆婆与小青,冲了进去,便和陈四扭打在了一起,女儿佳佳从没见过这种阵势,躲在墙角放声地大哭着,我怕吓着佳佳,便也往屋里冲,陈四与陈娃正扭打在里屋门槛边,进是进不去的,小青见我冲了进来,以为我是来助阵地,她拉住我的衣服,往后使劲一拽,我便跌倒在了地上。

小青终归没有对手下狠,他走到槛边,一边过来拉着陈娃,一边顺手给着陈四耳光:“你这个没有学啥本事的孙猴子,啥歪点子也敢 ,我家陈娃好好地做人,你竞往头上拉屎,我说你说,看会儿打不烂你的臭嘴。”小青说着,便使出了女人打架的本领,顿时,陈四的脸?了,婆婆见事弄大了,便使劲地喊着左右的邻居。

人越来越多,陈四最终被邻居拉起抚到了炕上,陈娃和小青站在院中直骂,我趁势便跑进了屋,抱起了佳佳,我从小到大是从未见过这阵势的,抱着女儿佳佳站在墙角里,女儿的哭声混着我的呜咽,只听得院子里一片乱糟糟。

“你这个贱货,都不是你惹地祸。”陈四抓起身边的枕头狠狠地摔在了我与女儿佳佳的身上,女儿望着自己的父亲将枕头扔了过来,眼皮扑闪了一下,正好砸在了她的头上,女儿哭的更利害了,我偎着女儿,心中一片空乱。

陈四与陈娃,还有婆婆、小青终于被叫到了村委会,他们四人走了后,娘、爹、还有秦二叔他们一伙人便进了屋子。

我与女儿佳佳静静地躲在炕上的角落边,我的大脑一片空白,不知自己在想什么,耳边只是嗡嗡作响的声音,我知道,在那个时候,自己越是争辩,越是徙劳无益。

接近中饭时分,婆婆终于回来了,她与爹和娘,还有秦二叔一边抹着眼泪,一边诉说着。

“唉,都是前世造的孽啊,在咱这村子,谁不知润儿的勤快与孝顺,谁不怜爱这孩子,倒是陈家出了这么一个畜牲,都是他爹死的早,唉,那个死鬼咋就这么狠心啊,留下我一个孤单的老婆子,我还有啥心思活下去啊。”

婆婆一边哭诉着,一边用手捶着自己的胸脯,秦二叔赶紧抓住了他的手。

“她婶子,再啥也别折腾自己啊,你看村长走了后,这家又不撑起来了吗,佳佳都一岁多了,陈四一时想不开,就随他吗,自个的孩子,自己还不清楚,只是润儿,大家伙多照顾吧。”秦二叔说着,扶着将婆婆送到炕沿边。

婆婆中是哭,娘和爹也在一边擦着眼泪,秦二叔靠着柜子,家中一时变得静寂起来,佳佳躺在我的怀中,静静地睡着。

不知过了多久,?的脚步声才打破了家中的静寂,陈四推门进家的刹娜 ,全家人都不约而同的抬头看了他。

陈四的脸一为也没有舒展,黑沉沉地,眉宇间紧皱着,象是夏季里傍晚的阴云,抬眼看去,时有被暴风雨袭击的恐惧,陈四进门后,谁都没理谁,侧身靠坐在挨门口的炕沿上,随后往炕里探了探身,便弯了腰,双手支在两腿上,捂着头,啥也没说。

家中又是一阵死沉般的静寂。

最后,还是婆婆沉不下去,她动了动身,便问陈四:“四子,你看,今天你岳父、岳母都在,还有秦二叔,我做娘的今个把话都给说了,你就看着办,润儿确实是个好媳妇,风里来,雨里去地给咱撑着光景,屎一把、尿一把地给拉扯着孩子,里里外外的活,咱陈家可全靠了人家,你也知道,你爹走时,家里一穷二白,润儿嫁过来以来,你也看到了,置了耕畜,购了农具,有了积蓄,佳佳从出生时的二斤八两,也长成了同她一样年龄孩子的样,这一切,咱都仗了人家润儿,要说咱家吃闲饭的,怕是只有我一个人了,你爹死的早,留下我这个没有的老婆子,不过,你放心,我不会再多吃这闲饭了,过了节,我就再嫁出去,也给你拨了我这根眼中不中用的钉子。”婆婆说完,以肯求的语气乞求着陈四的答复。

陈四依然捂着头,啥也不说,靠在柜边的秦二叔挪了挪身子,走过来将脸盆架上的毛巾递给婆婆。

“啥在还说哩,咋地啦,咱一把屎一把尿地把他拉扯大,又给他娶了媳妇生了娃,到头来,还将咱赶到野地里不成,这媳妇又没说啥,我看,他婶子,你同润儿另起灶吧,剩他一个,爱咋就咋。”秦二叔显然很生气,虽然,秦二叔与村长家并没有多深的交情,他是的确看不下眼去的。

“咋啦,另起灶你好钻进来啦,你看吧,爱老的娶老的,爱小的娶小的。”陈四接着秦二叔的话顶撞了上去。

他已失去了人应有的理智,这秦二叔早年死了媳妇,咋也不会有这非份之想吧,陈四啊陈四,你咋就变成了这样,这样的不通人情。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