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田野的博客:来自冰窟的声音

文学交流

 
 
 

日志

 
 
关于我

田野(笔名),河北蔚县人,曾在《人民日报》、《经济日报》、《中国贸易报》、《北京广播电视报报》、《新华社网》、《人民公安报》、《中国法制新闻网》、《河北日报》、《燕赵都市报》、《燕赵晚报》、《河北法制报》、《警视窗》、《张家口日报》、《张家口晚报》发表通讯报道、散文、诗歌、杂文等2000余篇,现为河北公安文联会员,张家口市作协会员,蔚县作协名誉副主席,著有散文集《马头山印记》、侦破通讯《警方行动---河北蔚县大要案侦破纪实录》、《蔚州警视》,短篇小说《大柜》、《围城》、长篇小说《没有阴霾的日子》等。

网易考拉推荐

大钟寺记忆(二)  

2009-05-13 20:40: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北京印象

 

 

我与大钟寺就这样结下了深厚的不解之缘。

大钟寺里很多的商贩都是来自全国各地的,与此,我也在凭着自己并不准确的普通话与各地也与我一样发着并不准确标准语的商贩进行着各种的讨价还价。

大钟寺的记忆从此在我人生的日记里留下了浓浓的一笔。

其实,如果不是女儿的问话,我是不会注意车窗外的一切的,我的心思是定格在女儿是否真的患有脑积水这种病的层面之上的,我极度的恐惧着,恐惧托人找的那个专家会对我说“你女儿的病是轻度的,是没有任何可以恐惧的担心的”,但,女儿毕竟是做了两次检查查出来的,这是个事实,但我希望这个事实不是真的。

女儿是不幸的,也是无辜的。就在那个早上,父亲告诉我这个事实之后,我的大脑桎梏了,甚至我的思绪是休克的,我找不到了自己生存的理由,但我必须还给女儿一个健康的身体,这是一个父亲必须的责任,也是一个父亲应尽的义务。

女儿躺在怀里睡着了,妹妹趴着我的肩膀,还有我的母亲、妹夫,我呵护着自己的白天鹅,他们呵护着天鹅的父亲——她的儿子和他们的哥哥,我是完全读的懂的,这就是人间的亲情所在!

妹妹是要开车和我们一起去天坛医院的,但妹夫说,路上堵车,还是坐地铁的好,母亲同意了,女儿也想感受坐地铁的感觉。

我尊重老人的选择,也尊重女儿的建议,毕竟,他们一个是生我的和一个是我生的,我是没有任何异议的。

大钟寺是很大的一个地方,但我到过的只有那个很为出名的菜市场。

那个时候我们采购的是十分繁杂的,有肉类,海鲜类,飞禽类,包括我十分惧怕的蛇类。

我痛恨人类的这张嘴,因为他,很多鲜活的生命失去了生存的权利!

那个时候我是全然不晓得的,我在尽着自己的职责,一个采购员的职责。

白子是早于我就在那个餐馆里采购的,只是白子的文化有些低,每次采购回来账目往往会出现差错,我来的第一天,老板嘱咐我,首要的是弄清楚账目。

大钟寺的人们是早在太阳还在另半球的时候就醒来的,每次我们到了菜市场的,已经是人满为患了,我们会直奔自己想要采购的地点的,因为在我没来之前,白子是常到他们那里采购的,价格也只是在很小的范围内活动的。

其实,那个时候,老板给我定的是采购总管,而白子却是采购助理,因为,他所要办的就是为我等踏板,为我才够好的菜类等搬运,至于采购多少,单价多少,我是有着总管的决定权的。

但我并没有象老板交代的那样做,因为,我没来之前,白子是全权料理的。

早上,天还很黑,我与白子,悄悄的穿好衣服,悄悄的走出我们的员工集体宿舍,踏上平板车,哼着美丽的小调,迎着曙光,穿梭在人流熙熙之中。

我怀念那些日子,其实,我更怀念的,还是我们曾经战斗在餐馆里的那些个弟兄。

 

                                              (未完待续)

                        2009年5月13日星期三写于北京金榜园小区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