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田野的博客:来自冰窟的声音

文学交流

 
 
 

日志

 
 
关于我

田野(笔名),河北蔚县人,曾在《人民日报》、《经济日报》、《中国贸易报》、《北京广播电视报报》、《新华社网》、《人民公安报》、《中国法制新闻网》、《河北日报》、《燕赵都市报》、《燕赵晚报》、《河北法制报》、《警视窗》、《张家口日报》、《张家口晚报》发表通讯报道、散文、诗歌、杂文等2000余篇,现为河北公安文联会员,张家口市作协会员,蔚县作协名誉副主席,著有散文集《马头山印记》、侦破通讯《警方行动---河北蔚县大要案侦破纪实录》、《蔚州警视》,短篇小说《大柜》、《围城》、长篇小说《没有阴霾的日子》等。

网易考拉推荐

大钟寺记忆(三)  

2009-05-14 08:11: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北京印象

 

 

 

小时候,奶奶曾经告诉我一个梦,是我还在母亲的肚子里的时候,奶奶做过的一个梦。在那个带有极度封建色彩的农村,奶奶由那个梦带给了我的父亲一个惊喜:奶奶断定处在母亲腹中的我绝对是一个男孩,并且母亲还会为我生下一个弟弟。

也许是处于偶然。也许是上天的安排与托梦,已近花甲之年的母亲,如奶奶所言,她果然有两个儿子。

奶奶的梦做得很奇特,说是在我老家的炕头,奶奶发现了一条蛇,一条很弱小的蛇,奶奶很是可怜它,然而他确实活着的,他慢慢的蠕动着,并爬上了炕上放着的小桌上,栖息在了桌子上。然而当奶奶再回头的时候,却又发现了另外的一条蛇,一条极为粗壮的蛇,他看到奶奶之后,迅速的钻到了柜子底下。奶奶由此断定,母亲必然有两个儿子,一个瘦小,一个强壮,一个豪放,一个羞涩。

奶奶的断言对了一半,我确实较之弟弟弱小,但弟弟确实不是羞涩的,甚至他是比我更具豪放的。

从那以后,我往往会想到,我是上天托梦给奶奶的那条蛇,那条可以栖息在桌面之上的小龙。

我厌恶人们对蛇的扑杀,同时,也十分的惧怕蛇,哪怕是一条蛇皮,我都会极度的惧怕。

事情还是发生了,就在我与白子采购回来,走到平板车的时候,原先采购得那条有二斤大的蛇,从关闭它的笼子里爬了出来,盘栖在了平板车上。

当时我是先于白子到达车前的,我将手里采购的货物往平板车上一扔,我的手在往回抬拿的瞬间,滑过了蛇的上空,当我定睛一看的刹那,蛇仍旧“友好”的盘踞在那里,一动不动。

我的心跳的十分厉害,就在那一刹那,我想到了自己生命的威胁,我惧怕那条蛇会毫不留情的咬住我,最后给我刺入他不可救药的毒液,然后,我脸色苍白的躺在地上,抽噎并痛苦的死去。

这是我人生中的又一次危险。

白子很为机敏,当他听到我的尖叫声之后,迅速的来到了我的身旁,并用身体挡住了我。

白子是勇敢的,白子也是胆大的,只见他用一手轻轻的从蛇的头顶已过,当蛇抬头向上攻击的刹那,白子的另一手猛然的上去,抓住了蛇的颈部,蛇挣扎着,盘踞着,然而,它是怎么也抵不过白子的,只见他用手轻轻的一捋蛇蛇身,那条蛇便平静了下来,像是一条井绳,柔软的被白子重新放到了那个铁笼子里。

这次使我感到生命的威胁,不是自己,而是自己的女儿,假如女儿不测,那么,我,孩子的父亲,我还有什么理由活在这个世上呢?

所以,当父亲告诉我女儿病情的时候,我感到了极度的惧怕和恐惧,这种恐惧是较之我自己的生命更胜一筹的。

 

                                              (未完待续)

                        2009年5月14日星期四写于北京金榜园小区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