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田野的博客:来自冰窟的声音

文学交流

 
 
 

日志

 
 
关于我

田野(笔名),河北蔚县人,曾在《人民日报》、《经济日报》、《中国贸易报》、《北京广播电视报报》、《新华社网》、《人民公安报》、《中国法制新闻网》、《河北日报》、《燕赵都市报》、《燕赵晚报》、《河北法制报》、《警视窗》、《张家口日报》、《张家口晚报》发表通讯报道、散文、诗歌、杂文等2000余篇,现为河北公安文联会员,张家口市作协会员,蔚县作协名誉副主席,著有散文集《马头山印记》、侦破通讯《警方行动---河北蔚县大要案侦破纪实录》、《蔚州警视》,短篇小说《大柜》、《围城》、长篇小说《没有阴霾的日子》等。

网易考拉推荐

小人日记(一)  

2009-06-22 10:03: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9年5月1日,星期五。

这些年不知怎么啦,老是莫名其妙的悲伤,莫名其妙的感叹,莫名其妙的呆滞,以至于女儿常常的这样发问:老爸,鬼勾你的魂了?其实,我是知道自己的,也知道自己为什么老是莫名其妙的发呆的,倒不是什么牛鬼蛇神勾去了自己的魂魄什么的,精心的分析起来,还是人。

我是一个小人物,所以自己一个小人物的日记,就叫小人日记了,至于那些大人物们,当然是不可以这样叫的,他们有自己的叫法,或曰会务摘要、或曰行动方案、或曰日程安排的。我们是比不了这些大人物的,因为他们的眼界是戴了放大镜的,是比我们一般小人物看的远和大的,他们的是心胸阔比大海的。

小人物的世界是天花板,大人物的世界是天空。小时候看小人书《西游记》,说无忧无虑的神仙就住在蔚蓝的天空里,以至于今天连贯起这些来才知道,为什么大人物时常的要到那些寺庙里烧香拜佛,他们信奉的不再是镰刀和斧头,因为他们已近很多年没有使用这些器械了,他们已经不再食用人间的粮食了,而是走马行空的仙桃鲜果了,倒是我们这些小人物,抓起镰刀斧头,依然觉得是那么的熟悉和火热,像是俩亲兄弟似的。

我的这种观点也有很多年了,在很多大人物的眼里,我的这些处事的原则显然是过时了,在他们眼里,我是低级的,也是乏味的,是死狗爬不上墙的,每每当我在那些大人物的面前谈到谷雨前后种瓜播豆的时候,我是常常会看到那种鄙夷的目光的,而且那种目光牟利的吓人,似乎我将他们的孩子推到了枯井里似的,铮铮目光刨的我浑身的疼痛。

我痛恨这些不食人间烟火的家伙,同时也害怕这些不食人间烟火的家伙,就像在一个饭桌上点菜一样,我必须按照他们的意愿,高声的告诉服务员:山野葱一盘、地皮菜一盘、苦藏菜一盘、车前草一盘、蛇一条、蜈蚣数只、田鸡腿一盘。其实我是十分害怕蛇、蜈蚣和田鸡的,我见不得蛇和蜈蚣的凶狠,见不得青蛙脏兮兮的那个样子的,小时候,我的一个发小,因为逃学被父母骂了出来,中午实在饿得不行了,就在野外烧了壁虎吃,当他告诉我壁虎吃下肚子一样感觉不饿的时候,我在野不敢接近他了,他们血腥的带有屠杀的牙齿,我怎么也见不得,以至于现在我们几乎不再联系了,尽管那个发小现在已经成为了一个大人物,但我依然坚信,他终归有一天会将人肉端上他的餐桌的。

2009年5月4日,星期一。

五一长假,我与妻子、女儿也出去旅游了,我们自己驾车到了故乡的壶流河,看了看哺育我们的母亲河。河水依旧那么的清,并不像人们常说的那样:来年的天旱,河水几近枯竭,到处可见的塑料瓶子和果皮弄得河水泛绿,无端的异味刺激的鼻子难以呼吸。

我是一点也没有感觉到的,倒是越来越欣赏我的母亲河了。水是少了许多,绝对的没有杭州西湖大,尽管我根本没有到过杭州西湖。水依旧是那么的清澈,微波粼粼,清澈见底,小鱼依旧欢快的畅游着,没有太多的果皮纸屑,只是母亲河是缺乏管理的,他原本是建于农业而为农业服务的,并不是建于游览,想要达到旅游标准,可以这样说,她的使命依旧放不下镰刀斧头的,至于到母亲河来看看,我的出发点便是亲吻河水的肌肤的,就像自己的母亲,老了,脸上肯定是会长出斑点的,如果我们都嫌弃母亲脸上的斑点而疏远了自己的母亲,我想,但凡所有的女性从此将会不再生育了,因为她们害怕自己脸上那天长出那些可恶的斑点来的。

其实,说这些话的,都是我们这些小人物,至于那些需要体面的大人物,是不会说出这些话的,如果说出来了,是会遭到他们的同僚的鄙夷的,他们会直言不讳的告诉同僚:你怎么下楼梯呢。我第一次听到“下楼梯”这句话时,以为我的那个上司要去地下室了,因为我们同他的同僚见面和谈话的地方实在马路的边上,那里并没有高楼,也没有楼梯,如果有,只能是路边建有地下室,那一刹那,我还老是在琢磨着,他们到底要到路边的地下室干什么去。直到他们哄堂大笑,我才知道,他们原来说的都是暗语的。

至于路边是不是真的有没有地下室,他们到底去哪里要干些什么,我这样的小人物是不得而知的。

抬头看,固然是好事,但这些年以来,我们的国家,确实培育了不少抬头看世界的大人物来,他们的眼中,容下的的只有太阳,繁星和月亮,至于脚下的那些蜈蚣,蛇以及田鸡,他们只有在饭桌上,见到的只是蒙受了高温窒息而去的它们,当然,死去的他们是不会对大人物构成威胁的,只有他们才可以对大人物构成威胁——

一群衣服褴褛的人们,静坐在县委大院门口的那伙“可恶”的小人们!

  评论这张
 
阅读(9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