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田野的博客:来自冰窟的声音

文学交流

 
 
 

日志

 
 
关于我

田野(笔名),河北蔚县人,曾在《人民日报》、《经济日报》、《中国贸易报》、《北京广播电视报报》、《新华社网》、《人民公安报》、《中国法制新闻网》、《河北日报》、《燕赵都市报》、《燕赵晚报》、《河北法制报》、《警视窗》、《张家口日报》、《张家口晚报》发表通讯报道、散文、诗歌、杂文等2000余篇,现为河北公安文联会员,张家口市作协会员,蔚县作协名誉副主席,著有散文集《马头山印记》、侦破通讯《警方行动---河北蔚县大要案侦破纪实录》、《蔚州警视》,短篇小说《大柜》、《围城》、长篇小说《没有阴霾的日子》等。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童年记忆  

2009-10-16 09:00: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玉米面傀儡

 

2009年10月16日,是第29个世界粮食日。据世界粮食及农业着组织公布数据显示,由于粮食危机和经济危机的共同影响,全世界的饥饿人口数量已突破10亿,创下历史新高。

先是惊讶,接着便是惶恐、担心和不安,总之,在我的心里,似乎很沉很沉,10亿人口由于粮食的短缺问题,将面临饥饿!这是个令世界粮农组织头疼的问题,也是我们每一位生活在这个星球所有人们共同关注的问题。

情形相似的问题,我想起了童年那些个无粮的日子。

那一年,是一九八三年。

那一年,我十二岁,妹妹十一,弟弟四岁。

那一年,我家由于盖了新房,所有粮食都用在了我家盖房上,亲朋好友前来给帮忙,打土墙,动泥工的,一连就是两个多月,我家的粮食粮去瓮空。

我是没有经历三年困难时期的,但常常听奶奶和父母讲那些过去的故事,常常感到恐慌和不安,常常问奶奶:“为什么那些年没有粮食,为什么必须三两粮,为什么饿死那么多人,为什么咱村的看田人饿死?”

奶奶常常是满两的笑容,笑着却不答。

我们家是村子里最为“孤单”的,因为,我们本不是这里的人,奶奶告诉我,我们的祖籍在保定,在曲阳,在田家坎村,那里是我们的故乡,是爷爷,在那个兵荒马乱的年代,为了糊口,为了活命,讨饭来到了蔚县,并且定居了下来的

我家一直以来就穷。只是后来,人民解放了,农民翻身了,爷爷真正成为了一个农民,进入合作社以后,父母辛勤劳作,多次获得生产队的奖励,我家的粮食基本够吃,而且存有一定的余粮。联产承包以后,父母开垦了很多的荒地,并且精心的侍弄着土地,粮食不再是我家头疼的事了,但每次吃饭,我们也绝不会抛弃掉在桌上的米粒的,随手捡起,欢快的抛入嘴里,至于喝完的糊糊碗,我们也是会伸长了舌头,慢慢的将碗舔尽的,这是我家一贯的作风。

由于盖房,我家的粮食没了,由于盖房,我们将面临饥饿。

母亲到底不愧为持家过日子的行家里手,不愧为村民们对她的赞扬和褒奖的,母亲从外祖父家借来了一瓮谷子,推磨成了小米,又将家里多年积攒的两瓮玉米磨了面,粮食,这就是我家五口一年的粮食。

那一年,我家只吃两顿饭,早上我与妹妹没人一个玉米馍馍上学,中午,母亲便会在锅里添入很多的水,然后倒入很少的小米,等锅里的水开过三过时,往里面加入两碗玉米面,然后使劲的搅拌。到了仲秋,有了土豆,母亲还会将那些小如核桃的土豆一并倒入锅里,然后还是搅拌。

那个时侯,我们的眼睛往往看的,是钻在热气滚滚里的母亲,看着她将一碗碗玉米面的傀儡端给了我们,就着咸菜疙瘩,然后我们狼吞虎咽。

那是一个看见吃的就饿的年代,对于我们来说,实在又是一个较之为幸福的年代,比起村里的其他邻居而言,他们有时是吃不到这样的好东西的。

去年正月,我家团圆,弟弟妹妹们都在,我忽然想起了母亲做的傀儡来,大家异口同声的说想吃,母亲再次做了一顿,那一顿,我们依旧吃了个锅朝天。

母亲含着泪说,我们几个都是李家的好孩子,都没有忘了本!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