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田野的博客:来自冰窟的声音

文学交流

 
 
 

日志

 
 
关于我

田野(笔名),河北蔚县人,曾在《人民日报》、《经济日报》、《中国贸易报》、《北京广播电视报报》、《新华社网》、《人民公安报》、《中国法制新闻网》、《河北日报》、《燕赵都市报》、《燕赵晚报》、《河北法制报》、《警视窗》、《张家口日报》、《张家口晚报》发表通讯报道、散文、诗歌、杂文等2000余篇,现为河北公安文联会员,张家口市作协会员,蔚县作协名誉副主席,著有散文集《马头山印记》、侦破通讯《警方行动---河北蔚县大要案侦破纪实录》、《蔚州警视》,短篇小说《大柜》、《围城》、长篇小说《没有阴霾的日子》等。

网易考拉推荐

民警日记  

2010-09-11 11:33: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0年9月9日,多云,东南风2—3级,气温17—26度。

自从加入蔚县公安网络之后,我的手机每天都会收到这样的信息。尽管,每天的电视也一样的播发这着天气预报,但总是没有这样的手机短信感到温馨。

日出而作,日落不息。这是我第一次对派出所工作的评论。

想想,到基层派出所工作也有半年有余了,但琐碎的事物,琐碎的工作、琐碎的点点滴滴,像是一片一片飘落的枫叶,一片一片又一片,随风、随雨、随着人们行走的脚步,厚厚的积落了一地。时间的积累,岁月的沉淀,原本乌头盖面的、僵硬的大地,在这些枫叶的烘托之下,变得金黄,变得松软,变得美丽无比。我喜欢这样的天空,喜欢这样的天气,更喜欢这样美不胜收的万千世界。

从正月到正秋,时光荏苒,岁月无声,不觉一日一日的划指而过,总是可叹岁月流逝,人间易老,然很多的琐碎还是令自己感到窒息。

 

不懂事的22岁小伙

 

早上7点,接到北京顺义警方打来一个电话:辖区牛大人庄一小伙系北京警方网上通缉的在逃犯,请求协助抓获。

大概问了问案情,喊了所内的弟兄们,朝着辖区的这个村庄出发了。

太阳是躲避着的,在铅墨色的云朵之中,不知是躲在山里,还是云里。一天的工作就此拉开了帷幕。

为防止嫌疑人越墙而逃,我着实的进行了周密的安排,谁在房屋两侧埋伏,谁在门口守候,谁又是如何如何的以掩耳不及之势冲入家中,谁谁进行抓捕,谁谁进行掩护等等,然而,这一切都又是那么的多余。

小伙家的门是开着的,院中,小伙的家人出出入入,有扫院的,有洗脸的,有做早饭的,一切显然都是静谧的。我们径直进了院子,并将几个家门严严实实的堵了起来。随后,便是询问家中所有的成员名字。

“是找我的吗,我叫xx”。说着,小伙从家里走到了门口。一切都是那么的坦然和那么的直率。

“我知道你们回来找我,昨晚我回来时家人就让我投案呢。”

小伙是在北京打工期间和几个小弟兄一块吃饭时惹得祸。因为口角,几个小伙大打出手,并将饭摊的老板打成了轻伤,罪名便是寻衅滋事。

小伙后来告诉我,他其实只是为了拉架,打了那个老板一拳,但后来听说人家报了案,大家便一哄而散,各自回老家了。

小伙是个懂事的孩子,我们带他出门时,还不住的劝他的母亲:没事的,不要担心,保重身体。

一个不懂事但却十分懂事的孩子,干了一件践踏法律的祸事,我的心里万分的不是滋味。

 

赶着羊群的村妇

 

回所即可对小伙做了简单的笔录,小伙讲述的很是清楚,供述的也十分“如实”。然而,还是有一名同伙,下落不明。

正欲采取一系列的办法,110打来了电话,辖区国道的一个十字路口发生一起事故,一个村妇赶着一群羊,在过马路时,被路过的车辆撞上,造成羊儿3死5伤。

留下了俩弟兄继续寻找突破口,便匆匆带着一部分弟兄们赶到了案发现场。

马路上血迹一片,肇事的车辆是一个乡镇的领导开的。鉴于车辆都有保险,我们即可的问明事情原由,便开始了调解处理。

赶羊群的是一个村妇,憨厚、纯朴,甚至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也许,羊儿的死在她内心依然感到沉重了,哪还有心思谈判?

我问村妇,她回答,她的丈夫一会就从地里回来。具体事情还得她的丈夫做主。

村妇的目光是木讷的,村妇的声音是沙哑的,我肯定了我起先对村妇的定论。

镇干部、村妇、保险公司人员,还有我们,像是一股打工潮,随着我的指挥,先行来到了马路边上的空地上。一边开始谈判,一边等候村妇的丈夫。

谈判事情刚刚开始,所内弟兄们又打来一个电话,那个小伙又有新情况提供。

恰巧,手机又来短信:兄弟,所内事物安排处理,我在局里开会。

又是开会,都一秒钟分十瓣了,会会会,都什么跟什么呀!

焦头烂额!这些个破事!

留下两个弟兄,自己独自回到所里。

 

因帅被判刑

 

因帅被判刑,是另一个小伙的网名。这个小伙脑子进水了,咋起了个这网名。

被抓小伙提供,小伙有时是会上网的,可以登录他的QQ,查找另外一个小伙。

即可登录小伙的QQ,然而,那个小伙却不在线。电话联系,小伙关机。

剩下的却只有等待了。

经过同北京警方的沟通,鉴于案情,我们决定到“因帅被判刑”的家里走一趟。一是在家,即可抓捕,二是不在,做小伙父母工作,敦促自首。

小伙的家同被抓获的那个小伙在同一个村子。他的父母是个本分的村民,家里开着豆腐房,养了上十头猪,我们去时,他的父母并不在家,只有他的老奶奶。

我们告诉老奶奶,等她的儿子回来了,去一趟派出所,并没有什么事情,只是了解一下户口的事。

老奶奶大概80多了吧,她是不堪知道任何事情的,我们也只能告诉她那么多。

会所的路上,我们一直担心,怕是老奶奶因为我们的不期而至,在她心里压上了沉重的包袱了吧。

一个从上个世纪30年代出生走到这个世纪的老人,感受了太多,体会了太多,明了了太多,就算我们善意的欺骗,她也会感知到的。

我们很担心那个老奶奶,也很同情那个老奶奶,因为,从她褶皱的皱纹里,我们读到的只有历史,一个很为苍老的历史。

 

领导又来“视察”了

 

中午,在乡食堂草率的吃了点饭,便端着俩馒头一碗菜回到了所里。因为,那个被抓的小伙早上也没有吃饭。

所长回来了,大家简单的开了小会,安排了一个工作:安全保卫

蔚县的剪纸风靡国外了,蔚县的树花打出了国门,千奇百怪的大千世界,在一张小小的剪纸之上,尽显方寸之地,尽显万物生机,尽显人间奇迹。蔚县的树花,飞瀑而下,什么的不夜天,什么的流星雨,都在它的光辉映衬之下,显得黯然失色了。

有道是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蔚县文化的开发,从此,这个底蕴深厚的文化先进县将被世人瞩目。

游人来了,老外来了,远近闻此的朋友来了,上上下下的领导也来了。

中国的国情如此,游人又来又走,朋友如故,唯独,领导来了,咱需要执勤,需要安全的为领导做好保卫。

这是继今年“中国剪纸艺术节”8月1日在蔚县开完后第五次执勤了,而且每次执勤,领导吩咐,至于是什么样的领导,总之,一次比一次的规格高,安全保卫慎之又慎。

2点半到达执勤地点,整装待发,对讲机哗哗的响成了一片,但却不知领导还在那里。

3点过去了……

4点过去了……

领导的车子还是不见踪影。

碍着性子,硬着头皮,4点34分,终于等来了消息,领导的车子马上下高速。

“全体注意,领导车子马上下高速,一切路口实行管制”。对讲机里下达了最后的命令。

“这是领导下达的命令,您还是先等等吧”。我对路过的大妈说。

车子很快,只不过10余秒,保卫任务就此结束。

 

那个苦命的孩子

 

根据省厅要求,我与所长每人帮扶了一个辖区的贫困学生。

说实在的,这等事,就是省厅不安排,基层的民警也是常干的事。比如,当年蔚县白草派出所长在辖区“捡到”的那个“没有”父母的孩子,从小学一直帮扶到了初中,节假日安排所里生活,过年过节领到家里,一直到找到他的父母;比如,刑警队办案中遇到的“可怜人家”,大家各掏腰包,捐款捐物;比如,2003年的一次禁毒,一个犯罪嫌疑人的老婆是被拐卖的,趁嫌疑人看管不严,回到了她的老家,却留下了两个没人管的孩子,得到情况后,办案民警一边先行安顿了孩子,一边寻找到了嫌疑人的叔父,将孩子托管在嫌疑人叔父家,并捐出了大家随身携带的全部钱款;比如,2003年,蔚县桃花岔荐村发生一起凶杀案,犯罪嫌疑人将自己的丈夫用铁块砸死家中,留下了两个无人照顾的孩子。女的进了监狱,男的葬于乐地下,以乡镇最高分被西河营高中录取的嫌疑人女儿正在读高二,而且孩子学习优异,办案民警立即将情况反馈到学校,减免了所有学杂费,大家每人200元留给了孩子。在采访报道案件时,鄙人看到了可怜的孩子,从此与孩子接下了不解之缘,帮助孩子完成了学业,并送孩子攻读了承德民族师范学院,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们接下了父子般的情谊,从此,鄙人家又多出了一个招人喜爱的女儿。

……

这次帮扶贫困,当然,我是不能熟视无睹的。

孩子是辖区村一个半残废的孩子,她的母亲也是被拐卖了的,不过,也早已跟着别人离开了他们那个苦寒的家,孩子只有从她70多岁的奶奶那儿得到仅有的爱。

买了书包,买了书本以及各种孩子可以使用的笔,还有那个带着喜洋洋图案的铅笔盒,想给孩子早早的送去,然而,事情琐碎,尽然拖到了今天。

孩子正在校园外大扫除,看到孩子瘦弱的脸庞,我的心里一阵酸楚。

我是农民的儿子,我爱农民的孩子,因为,只有从哪个群体中走来的人,才真正懂得那个群体的苦。

我告诉孩子的班主任,以后,不管孩子的任何事,尽管告诉我,从此,我就是孩子的父亲,我将和孩子一起奋斗。

孩子,好好学习,知识改变命运,我期待你的成功!

 

北京的警察真牛

 

回到所里,全身的不舒坦,五味杂陈,即有忙碌的疲惫,成功的喜悦,惋惜的踌躇,怜悯的酸楚,也有对浪费时间繁多的执勤任务的抱怨,然而,日子需要一天一天的过,工作需要一点一点的做,一个小小的民警,所有能做的也只有这些,抱怨又有何用?!

辖区的百信等着,辖区的治安等着,辖区的父老等着,辖区的方方面等着,我们只有一步一个脚印的办好老百姓希望我们去办的事,也不愧为我们这些子弟兵的称呼了。

晚6点多,北京的警察到了,一色的一督,个个年纪轻轻,白皙的脸庞,悦耳的北京普通话,让人顿生敬意。

谈完了案子,瞎扯了他们的职务和工资,不觉再次汗颜。

来的是北京仁和派出所的副所长,正科,其余的都是一般民警,正科级。听肖副所长说,他们所是副处级级别,也就是说相当于我们县局的级别。

工资就更不要提了,谈话中,一个正科侦查员告诉我,他一年的工资最少7万,相当于鄙人两年的工资还多。

都是一样的警察,都是一样的干活,真是羡慕北京警察。

北京的警察真牛!

 

日落西山,我们准备出发

 

时间已过7点,按照所内安排,有一个案子,我们需要夜间行动。至于今晚的行动,不知还能有多少值得写下的事。

  评论这张
 
阅读(87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