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田野的博客:来自冰窟的声音

文学交流

 
 
 

日志

 
 
关于我

田野(笔名),河北蔚县人,曾在《人民日报》、《经济日报》、《中国贸易报》、《北京广播电视报报》、《新华社网》、《人民公安报》、《中国法制新闻网》、《河北日报》、《燕赵都市报》、《燕赵晚报》、《河北法制报》、《警视窗》、《张家口日报》、《张家口晚报》发表通讯报道、散文、诗歌、杂文等2000余篇,现为河北公安文联会员,张家口市作协会员,蔚县作协名誉副主席,著有散文集《马头山印记》、侦破通讯《警方行动---河北蔚县大要案侦破纪实录》、《蔚州警视》,短篇小说《大柜》、《围城》、长篇小说《没有阴霾的日子》等。

网易考拉推荐

在滥用“幸福”:你的调查不代表我的幸福  

2012-11-30 12:01: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滥用“幸福”:你的调查不代表我的幸福

 

新华网刊登《中国青年报》文章《滥用“幸福”:你的调查不代表我的幸福》,读后,甚觉言之有理并切合现实实际。

对于幸福,我们每个公民是渴求和盼望的,但,附着在某些官员谋求政绩而随意扣加“幸福”帽子给百姓的外衣之上之后,我们便由此不由自主的“被幸福”了。幸福的评判到底采用了那些标准,是横向的评价还是纵向的评价,就是评判者心里也没有一个明确的底线。如果纵向的评判,较之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我们确实是幸福了,但如果横向的比较,我觉得在我们这个物欲横流、社会空前诚信缺失、道德空前低下的时代,我们便不再幸福,我们只能是步行在通往幸福路上的“苦行僧”。

我曾不止一次的问自己,当上世纪九十年代我们工资只有300多元的时候,我们没有发愁过,我们不但幸福的过着自己的小日子,每月还会存下一定数额的存款。进入新世纪后,我们的工资涨了,但相伴随的物价一路攀升,我们逐渐感到了生活的压力。一些国家公务人员在工资难以维持家计的情况下,不得不违规做着这样或是那样的小生意;一些官员,为了赶攀社会财富的前列,不得不冒着“枪林弹雨”以身试法,贪污、受贿,买官卖官;看似平静的国家机构里,都在为建设社会主义,其实,私下里却都在干着自己那点事,究其原因,无非,为了谋求幸福,为了幸福指数高一些。再看看那些生意人,尔虞我诈,诚信缺失,道德败坏,为了谋求利润,不择手段,就连我们赖以生存的食物都是“添加了毒药的拌合品”,我们生活在高度恐惧之中,我们还有幸福可言么?

对于幸福,我只有俩字:渴求

对于幸福的理解,我只能说,我们幸福的发着愁,我们苦笑着落着泪。

《滥用“幸福”:你的调查不代表我的幸福》

 

幸福话题持续在媒体发酵,全国有100多个城市提出建设“幸福城市”目标。但这一现象,既令人鼓舞,又需谨慎期待。

  相比一味追求GDP,关注居民的幸福感固然是一件值得肯定的事情。但随之而来的却是,各大机构纷纷推出的幸福城市排名多如各城市热火朝天的城建工地。据不完全统计,不算地方,目前仅挂“国字号”的“幸福城市”排行榜制作和发布机构,中国就有六七家,另外还有 “十大快乐城市”、“十大宜居城市”、“十大诚信城市” 等数十个榜单,或许,地方只要愿意加入这场评选游戏,落选的可能性都很小。

  笔者所在的小城也曾受到过“幸福榜单”的眷顾,去年和今年都曾入选有关机构评选的“中国十大最具幸福感城市(县级市)”榜单。但如此的信息几乎没有上过当地的媒体。或许,政府觉得这不仅是荣誉,更是鞭策;或许也考虑了百姓的感受与反应。过去5年,笔者所在的城市GDP涨了1.8倍,但笔者的工资才涨了不到300元,而这期间的房价涨了几乎一倍。这些年,政府在城市建设和改善民生方面的确作了不少努力,市民的幸福感也在不断增加,但要让人说出“最幸福”来,我觉得还是勉为其难了。

  近几年,随着幸福排行榜的搅动,各城市都洋溢着一种“幸福冲动”,空气中扑面而来的热情,表格上官方罗列的数字,似乎都昭示着“幸福”正降临我们的城市。但在热闹的表面下,那些流行的城市病——看病贵、入园难、房价畸高、交通拥堵,城市建设想拆就拆想建就建,重显绩、轻民生等问题,似乎并没有减少。

  虽然,公众对“幸福入政绩”充满期待,但在一个一无评选标准,二无监管保障的语境下,各路幸福评选活动难免会沦为“脊梁奖”和官员要求政绩的筹码,公众也难逃“被幸福”命运:在今年中国公共经济研究会发布的排行榜中,合肥排名第一,青岛排在第15;而在中国城市竞争力研究会的榜单中,青岛列第一,合肥仅排名第27。连合肥市民也搞不清自己“到底幸福到了何种程度”。

  幸福不是数字游戏和城市施政者的口号,而是市民多样而又独特的心理感受。遗憾的是,一些机构和地方政府,在操控幸福评比的同时,也将公众的感受指标化、标准化甚至给一手包办了。一些“幸福指数”的测算体系,虽然包含了各大类诸多小项,但看似“完美”的测算数字,主要来自政府的工作数据,而非广泛的民意调查。随之而来的“幸福”数据,能让民众接受么?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