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田野的博客:来自冰窟的声音

文学交流

 
 
 

日志

 
 
关于我

田野(笔名),河北蔚县人,曾在《人民日报》、《经济日报》、《中国贸易报》、《北京广播电视报报》、《新华社网》、《人民公安报》、《中国法制新闻网》、《河北日报》、《燕赵都市报》、《燕赵晚报》、《河北法制报》、《警视窗》、《张家口日报》、《张家口晚报》发表通讯报道、散文、诗歌、杂文等2000余篇,现为河北公安文联会员,张家口市作协会员,蔚县作协名誉副主席,著有散文集《马头山印记》、侦破通讯《警方行动---河北蔚县大要案侦破纪实录》、《蔚州警视》,短篇小说《大柜》、《围城》、长篇小说《没有阴霾的日子》等。

网易考拉推荐

接访有感  

2013-03-15 08:14: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就在昨天,刚刚过去的昨天,早上,还没有醒来,一个电话吵醒了我。

    “老海,马上到单位,三个上访老户又跑到北京去了,你和乡里的几个人赶快去北京接他们回来”。

    其实,我是知道的,习总早有命令,对于正常上访人员不得截访。我该听谁的呢?去吧,我一个小的再不能小的小警察,哪敢与习总的命令对抗?哪敢不与中央保持一致?不去吧,这是上级乡党委甚至县委旨意,我一个小的不能再小的小警察,哪敢与乡党委对抗?哪敢与县委甚至更高的上级领导对抗?

咱是一个小警察,选择的余地只有一个字:去。

牢骚满腹

其实,不想去还是有另外一个原因的,那就是一个小小的派出所经常会遭遇到乡镇党委的滥用警力,或者叫做“被出警”。

我对乡镇滥用警力有着百分之一万的看法。警察是守护百姓平安的军事化队伍,但由于警察部队的非独立性,挂靠在当地党委、政府之下,常常会遭遇到明知不是警事范畴却不得不而为之的难处。记得前些年,公安机关被大量用于在乡镇收取三提五统的收缴工作中,“被出警”的用在了计划生育抓大肚之中,公安机关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社会抨击,三提五统的收缴,那是乡镇的事,与你公安机关何干?但作为听党指挥的当地派出所,由于听当地乡镇党委的指派,一次次被派到了收缴工作的前沿阵地,银子和粮食是收上来了,但公安机关的形象却丢了。毕竟是对立双方,公安机关硬是将自己死死的掖了进去,矛盾变成了公安与拖欠户之间的矛盾。计划生育是乡镇的一件头疼事,抓人家他没有法可依,但上边有任务,完不成人家摘他的官帽,地方党委一把手着急,唤来公安机关大势围剿“超生黄宏”,抓了人家,打掉了人家肚子中的孩子,人家的香火断了,你害得人家绝了子孙后代,给了谁会对你公安机关感冒!

好在后来上级有了一道指令,好在后来不再收缴三提五统了,好在后来抓大肚了,但被抓大肚的人一辈子记着了公安机关的仇!

不知从那年那月,地方又怕起了上访告状的。于是乎,截访的检查站如雨后春笋一样,在每年的两会突然间茁壮了起来,24小时的死守,24小时的不间断盘查,尽然还弄出来个验证机来,在机子里输入上访人员消息,凡两会出县域的统统要验身份证,一旦发现,立马遣送回乡。公安机关被派到了前沿阵地,上访户那个狠呀,你妈人家有冤屈呀,你愣是拦住了人家,人家有怨申不了呀,人家不恨你那是说瞎话!

但你是当地党委指挥的公安机关,你不听人家的,你是想脱警服了!

习总命令不得截访,你去接访,这截与接还是有一字之差的,去吧,明天被脱警服也无奈了,否则,现在就得脱了!

警察这一行,真他妈不是人干的!

辛苦了,兄弟们

车子飞驰,一溜烟的杀出了乡党委大院。就像一个内急的人如厕一样,生怕拉倒不该拉的地方一样,慌里慌张、急急冲冲的,好像救火的消防队员,更像一头脱缰的疯牛!

远远地就看到一干人马,清一色的藏蓝色。走近一看,哦,原来如此。

早就得到命令,检查站分三班,每班由派出所派出一名人员协助盘查。那天,乡党委分派任务,咱局里有事,没去参加,后来给我分了任务,我告诉他们,我上了专案,局里有事。好在是糊弄了过去,谁知,派出所就那么俩人,人家在检查站24小时盘查,实在是抽不出人来,硬着头皮被抓了这么个接访的“钦差”。

我们开的是乡镇的车子,我们也不例外的被叫停了下来。当然,司机一放车玻璃,大家还是心有灵犀的放行。

只是那清一色的藏蓝色,那清一色的警服,清一色的警帽,令我是在担忧。参加盘查的都是乡镇和各村的人员,咋都穿上了警服、戴上了警帽!威武、雄壮的站在检查站口,吊着烟卷、歪戴着帽子、恨眉怒目的斜着个眼,真他妈气人!

倒是派出的的警员,两眼红红的、面色疲倦的、直挺挺的站在那里。想必兄弟又是一夜不眠而立!

我摇开车窗,大声的喊了一句:“兄弟,辛苦了?”说那话的一刹那,心里真他妈不是滋味!

都是接访的

位于前门边上的国家信访局接待司门口的人真多。东来的、西去的,西去的、东来的,看看,再看看,咋来回都是这些人!后来一打听,嗨,真他妈晦气,都是一样的工作,接访的。

接待司门口是不可以停留的,只能路过。一伙伙、一簇簇,像是秋天里割倒的高粱杆子矗立在接待司门口50米外的马路上,再看那脸色,一个个就像死了爹娘一样,没有一点血色,如果再准确一点,就像是一尊尊供在庙堂里的泥像一样,连点笑容都没有,愁眉苦脸的比死了他爹还难过!

我们需要接的三个人是因为村子里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解决不了而上访的。其实,三个人也没有进信访局接待司门口,是县里常年住在北京专管截访的人看到他们三个通知乡里来接的。为了不使“目标”丢失,人家截访人员真有办法,雇了几个“跟访”人员,死死的跟着他们,也不拦你,也不拽你,你走哪,人家跟到哪。

嗨,真他妈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当天,我们见到了他们三个人。人家告诉我们,人家不进去,不去上访,人家就是来信访局这看看,顺便出来逛逛。

人家来北京逛逛,地方就害怕,人家来信访局门口转转,地方官员就担心。哎,这世道,咋就成了这样!

还是源于官帽的缘故吧!

再听听那些矗立的高粱们的谈话吧,叽里呱啦的,一堆衣着笔挺的人围着一个穿着厚厚的人,你一言我一句的,劝说着、解释着,应允着,苦口婆心,好话说尽了,看那一幅幅讨人的的面孔,比对他爹还亲,一套套的官腔、满口的讨好之言,谁知道他说的哪句是真哪句是假,鬼才相信,否则,咋会有今天的事情出现!

恶心,真他妈恶心。那一幅幅面带微笑却内含狰狞的面孔!

他们还不是最可气的,比之更甚的却是他们:“我们派人跟了两天,24小时没有合眼,三个人,每人500元,你们给1500吧”。负责截访的那个县里派来的满脸油光溜气的人说。

这叫啥事,这他妈抢劫呀!

没床位的宾馆

挨到了下午下班,我们劝说着,大家一起吃个饭。

信访的人员是不能慢待的。我们必须如同那伙高粱一样,需要讨好人家,否则,人家连一起吃饭的面子是也不给的。

好话说尽,人家最终答应了。

我们欢天喜地,我们喜笑颜开,我们、我们、我们,嗨,一伙奴才的嘴脸。

人家并没有要求我们吃什么,但是人家给了那么大的面子,咋也不能少破费了呀。

巴西烤肉,都是农村来的,没咋见过,过过洋瘾,使使刀叉,也算是套套近乎吧。

一顿饭尽然使那个削肉的伙计跑的满头大汗。

一顿饭尽然使三个上访的人员放弃了上访。

欢天喜地的带着他们来到附近的一个高级宾馆,话还没说,人家前台的小姐便放出了话来:“没床位了,不要掏身份证了!”

“咋就没了么?”

“你不知道在开两会吗,所有的房间都被接访的人包了”。

嗨,中国就是好,走哪里都人多。地大物博,人口众多,连接访的人都一样!

找了十几家,都是如此,索性,跑到五环外看看吧。

嗨,运气还不错,就剩下五间了,标间,260元一位,爱住不住!

又一个抢银行的!

我不拉接访的

事情还是出乎了我们的意料。第二天本想打道回府的,谁知,人家他们三人变卦了。

走吧,那就陪着人家再去信访局吧!

乡镇府的特派人员急了,一个个电话打了出去,请示的、汇报的,抱着一个手机,好像全天下就他一人有手机一样,站在大街上,从东移动到西,又从西移动到东。移动电话就得这样打,派气!

车子不能再进入五环以内了。我们需要打车。

同来的乡镇府特派员们带着三个上访人员坐着车先走了。我们需要另外打车。摆摆手,嗨,北京的哥真好,一叫就停。米世特的哥,好啊由!

上车,报目的地。的哥真不错,开着车子就走。

“到前门东哪里?”

的哥详细的另加了一句。

“信访局”。哥们真实在,姓崔,好像和崔永元是哥们。

“上访去呀?”

“不是,接上访的。”这哥们,到底是崔家的子孙,一句假话没有。

车子停了下来,的哥人员真好。

“哥几个,下车吧,看你几个就不是正经人,我不拉接访的。”

嗨,被拒载了。都是崔家哥们嘴上惹的祸。

想进去就进去吧

再也不敢说接访了。北京就是好,咱坐地铁,省钱、快捷、绿色、环保。

穿过了大街走小巷,七绕八拐,还是来到了信访局门口。

刚一碰面,劈头盖脸挨了一顿骂。

“都不知道自己来了干啥来了,不赶紧跟上,坐个车都不会,这下好了,三跑了一对半。”

这哥们是乡党委副书记,平时就那副嘴脸,狠呼呼的,整日的黑这个脸,好像该着他钱没有还他一样。

“我告诉你,你骂你的乡镇人员去吧,别跟老子来这套,这不是我的警事,你解决不好的事才上访,你解决好了他们会来吗?再说了,你们跟着人跟丢了,都是你眼睛的问题,你会抠了你的眼珠子!”

真他妈气人,这样的素质也能当党的副职!

其实,人家就在不远处。人家后来告诉我,实在是看不下我们派出所的跟着受处分才出来的。

自然,我很感谢他们,因为这样的结果,回去不至于穿乡党委的小鞋了。

三人坚持进去,乡镇府人员坚持说着好听的,那场面,就像儿子央求父亲,不,央求他爷爷一样,满脸的笑容,满口的好话。就是不知道他爷爷给他面子与否。

咱是“被出警”,又不是警事,当然,咱是进了曹营的徐庶。

半天没有商量通,再看那些特派员们,整个的一个个吊死鬼像!

“想进去就进去吧,来了吗,进去也好!”我确实是看不下去了。

大家谁也没敢说话,三人正直的进了信访局大门。

等待,还是等待,没有别的,只有等待。烟一颗接这一颗,都哭丧着脸,与前来吊孝的没有一点分辨。

中午时分,三个人终于还是出来了。人家告诉他们,进去只是看了看,看看程序、看看过程。

皆大欢喜,那满脸的笑容,活脱脱的像是见到了久别的爹一样。

发动车机器,坐车回家,尽然是中午时分,饭都没有了。

还是喝点春天的西北风吧!

打开车窗户,我大口的吃着,并大声的唱到:一路上的好景色,没仔细的琢磨.......

  评论这张
 
阅读(11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