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田野的博客:来自冰窟的声音

文学交流

 
 
 

日志

 
 
关于我

田野(笔名),河北蔚县人,曾在《人民日报》、《经济日报》、《中国贸易报》、《北京广播电视报报》、《新华社网》、《人民公安报》、《中国法制新闻网》、《河北日报》、《燕赵都市报》、《燕赵晚报》、《河北法制报》、《警视窗》、《张家口日报》、《张家口晚报》发表通讯报道、散文、诗歌、杂文等2000余篇,现为河北公安文联会员,张家口市作协会员,蔚县作协名誉副主席,著有散文集《马头山印记》、侦破通讯《警方行动---河北蔚县大要案侦破纪实录》、《蔚州警视》,短篇小说《大柜》、《围城》、长篇小说《没有阴霾的日子》等。

网易考拉推荐

母亲的眼泪  

2013-03-02 16:58: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几天,心里很是痛楚,常常不由自主的落下泪来,阵阵酸楚的内心,搅得自己毫无心思。搜索原因,源于日子在一天天的度过,尽然,又临四月七日,那是父亲的忌日,也是父亲离开我们一年的记忆。

    父亲遗像前,泪水汇河

    每天起床,第一件事便是给父亲点烟;每日午饭,第一件事便是给父亲洗好碗筷,夹上饭菜,斟满酒杯,泪眼模糊的看着父亲,看着父亲遗像前冉冉升起的烟缕,看着红色、白色的两色就在父亲遗像前慢慢的蒸发,泪水打湿的不仅是自己的双眼,更是自己的心际。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自己总是告诫自己,逝者已矣,而活着的人需要你倍加珍惜,切不可因为自己的悲伤,伤害了自己的身体,因为,一家的老老小小等着自己的赡养和抚养,自己没有任何可以选择的权利,因为责任,所以必须节哀。摸摸自己眼睑的泪滴,然后上班,然后疯狂的、拼命的将自己融入自己的工作,以此淡忘父亲和蔼的笑容。

    父亲离开我们已经328天了,痛楚的328天,自己尽然记不起已去的任何事情,包括这个要命的年节,唯独记忆的却只有母亲的眼泪。

母亲是父亲背后那个伟大的女性,我常常和自己的妻子这样说。祖父背井离乡,从家乡保定的田家坎村,一路乞讨来到现在的家乡,凭着祖父勤劳的双手,积攒平穷的家业,在那个苦寒的时代,祖父娶上了奶奶,有了父亲和他的三个孩子。二十年后,父亲用一瓮谷子迎娶了母亲,在祖父分给他们一间半房子里有了我。也就是在我还静静地藏在母亲博大的腹中的时候,祖父由于哮喘发作,永远的离开了他的儿女,包括还没有出生的孙子。父亲如同我思念父亲一样,思念着他的父亲。直到六个月后,我的降临,我的呱呱坠地,才为父亲悲痛的心送去了丝丝宽慰。然而好景不长,随着自己来到这个世界的那一天起,母亲在农村生育传统的桎梏下,狠狠的被饿了一周多,然后吃炒米稀饭,然后,胃痛,直到现在。

    母亲和父亲靠着勤劳将自己的小家过的日益强壮了起来。在我的记忆中,父亲和母亲有着鲜明的分工,但宽厚的母亲总是心疼身子单薄的父亲,所以,尽管分工明确,母亲却腾出时间干着父亲的那份活计。

    母亲是十分爱着父亲的。所以,想念父亲,以至于母亲常常的在黎明醒来,常常的不由自主的悲伤起来,一个人躺在屋子里,黯然的流泪。

    母亲从不在父亲的遗像前顿足。我知道,母亲怕,怕看到父亲的笑脸,怕回忆父亲在的日子,怕自己的悲伤覆水难收,我懂得,所以,自己常常的引开母亲的注意力。

    这是一个儿子首先想到的和必须想到的。孤雁哀鸣,那是人生最大的不幸。

    左臂上的孝章

    一直以来,我总是认为,父亲不会这么早的离开我们,不会这么快的与我们阴阳两隔。因此,也就从来没有好好地伺候过他,直到医生告诉,父亲的日子没有多少时日的时候,我忽然觉得,那种想和父亲亲近的愿望越来越浓,以至于在父亲最后的七天里,我常常的趴在父亲的床前,看着他熟睡,看着他翻着身子,我不敢睡,也不想睡,因为,我知道,我和父亲能说话的日子在一天天逼近,我们爷俩在一起说话的时间在一秒秒的倒计时。

    父亲是我一生中的依靠,父亲是屋,是为我们遮风挡雨的屋。母亲便是冬天屋子中的那盆暖火。现在,父亲走了,屋子倒了,但母亲的暖火依旧暖暖的炙着我们,躺在母亲的怀中,黯然的睡去,梦里,父亲为我盖着身上的棉被。

    我需要将这个屋子撑起来,哪怕没有父亲盖得严实也好,起码,这里有家,这里有母亲的暖火盆,有温暖,这个家就在,美好的明天就会来到。

    父亲走了,留下了常常泪眼朦胧的母亲和他的孩子们。逝者已矣,而活着人却痛苦的思念着。

    我不能我自己的父亲守灵,我需要照顾自己的母亲,还有自己的妻儿,所以我选择持孝三年。让父亲的在天之灵依旧如故,依旧如活着一样,陪着我走过每天的分分秒秒。

    那日,母亲又落泪了。母亲告诉我,常常不由自主的心里麻烦,常常的不由自主的找不到自己,找不到自己回家的路。我是知道的,尽管自己大了,依然成为的他人的丈夫和儿女们的父亲,但在母亲心里,我永远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孩子。尽管孩子给予了她很多,但总归是不如自己的丈夫。那天,我站在父亲的遗像前,我求自己的父亲能够宽恕他的儿子,因为他的儿子不能看着自己的母亲日日的落泪,不能看着自己的母亲日日的悲伤,他的儿子想了很多天,背叛的下了一个决定,为自己才只有六十的母亲找个老伴。

    我告诉母亲,等父亲一周年之后,我会像父母给我找对象一样,给母亲找个老伴。母亲并没有反对,只是哭,两眼的泪滴滴落在桌子上,同时,也滴在了我心灵的创伤口上。

    可怜的父亲,悲伤的母亲。作为他们的儿子,我别无选择,父亲在天之灵有知,也不会怪罪他的儿子的。

    所以,我选择的持孝的怀念方式,让在天上的父亲安心,也让年逾花甲的母亲得到爱的治愈。

    儿子生日是母亲的受难之日

    很多年前,都是父母为自己过生日。父亲健在的时候,总也没有好好地敬他老人家一杯,现在父亲不在了,却总想端起杯来,与他的遗像共饮。特别是自己的生日。生日那天,我早早的告诉母亲,今年的蛋糕自己去买,但母亲还是坚持说,自己亲自去买。我分明知道,母亲的坚持是在表达一种爱,一种对自己儿子永远的疼爱。

    下午,狂风肆虐。我告诉母亲,看在天气不好的份上,还是让我自己去买吧。然而,母亲就是不同意。挂了电话,大脑里却总是风沙的狂呼,总也一种不祥之兆侵袭自己的思绪。

    果不出所料。半小时后母亲打来电话,母亲的电动自行车被盗。

   一名警察,保护的是天下所有的父母,但轮到自己的母亲,自己总有一种说不出的悲伤。

    我快速的来到母亲身边。因为,越是在这种时候,母亲越是希望他的儿子的陪伴,哪怕案子破获不了,母亲需要的不仅仅是找到丢失的自行车,还有安慰。

    我与母亲查阅了小区的监控,并在认真细致的监控回放中找到了那个盗贼。案子交给了弟兄们,我决定请母亲到饭店吃饭。

    饭菜是家乡农村那种口味,也是母亲最爱吃和能吃、可以吃的豆腐、干菜锅。没有蛋糕,没有蜡烛,我端起酒杯,敬上自己母亲一杯。

    就在我端起杯来的时候,我看到了母亲挂在眼睑上欲滴的泪滴和会心的笑容,这是自父亲走后,我首次看到母亲的笑容。

    我告诉妻子,过自己生日首先要敬自己的母亲,因为,自己的生日就是母亲受难之日,那种疼痛,直叫人永世不忘。其实,我只是想告诉母亲,她的儿子记住的不是自己的生日,而是母亲的疼痛。就如母亲失去父亲的疼痛一样,她的儿子愿以自己的微薄之力,为自己的母亲抚平伤痛,还原母亲开朗的笑容。

    有些时候,我老是在想,假如,上天造就人的时候,可以将生老病死转嫁就好了,当自己无法为自己的父母分担痛苦和死亡的时候,可以有所选择,选择病痛和死亡的转嫁。假如有,我想,我愿意为自己的父亲死去,留下父亲陪伴母亲天长地老!

    但不知我死去以后,我的妻子和孩子们会怎样?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