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田野的博客:来自冰窟的声音

文学交流

 
 
 

日志

 
 
关于我

田野(笔名),河北蔚县人,曾在《人民日报》、《经济日报》、《中国贸易报》、《北京广播电视报报》、《新华社网》、《人民公安报》、《中国法制新闻网》、《河北日报》、《燕赵都市报》、《燕赵晚报》、《河北法制报》、《警视窗》、《张家口日报》、《张家口晚报》发表通讯报道、散文、诗歌、杂文等2000余篇,现为河北公安文联会员,张家口市作协会员,蔚县作协名誉副主席,著有散文集《马头山印记》、侦破通讯《警方行动---河北蔚县大要案侦破纪实录》、《蔚州警视》,短篇小说《大柜》、《围城》、长篇小说《没有阴霾的日子》等。

网易考拉推荐

假高官行骗四省给了谁一记耳光  

2013-03-24 08:44: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据新华网转载2013年3月21日《京华时报》文章《男子冒充高官行骗四省官员称有领导陪同不敢怀疑》报道,一介平民的58岁辽宁沈阳籍男子赵锡永自2010年以来先后以国务院高官的名义“巡”遍四省多个市县而无人揭穿,直到2013年3月8日国务院研究室“接到反映并从互联网上了解到”情况后急文告知云南官方才最终将这个弥天大谎捅破。

据《京华时报》报道的现有资料看,赵锡永本一介平民,2008年供职于香港宏基万国汽车有限公司2月3日,作为香港宏基万国汽车有限公司代表的他在广州受到了时任辽宁省省长陈政高的接见,从而一步登天,并假借着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的身份先后“巡视”、“出席”、“受聘”、“指导”、“授课”到四省多个市县。五年间,赵锡永是“官运亨通”、“财源广进”,从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国务院研究室司长再到国务院副部长级巡视员,赵锡永是“一步三个台阶”的蹭蹭“高升”,居然,无人惊愕、无人怀疑、无人提防和警惕,使得一个本来“一介平民”的“奴才”大放异彩,搞笑式的大大忽悠了一把当下的官场、学场和政场,既令人感到了一介平民的学术之高、道行之深,也让人感受到了官场、学场、政场的平庸无能和奴颜婢膝之像,真可谓是当代版一本厚厚的“官场现形记”!

赵锡永何以要“假扮钦差”

从目前媒体报道的有限资料可以看出,赵锡永有这个念头也就是从作为香港宏基万国汽车有限公司代表拟到铁岭市投资时在广州受到了陈政高省长的接见之后。到底在那个接见场上发生了些啥,或者说在那次接见中赵锡永到底从一位“封疆大吏”那里学到了些啥,或是得到了些啥启示,最终才使得赵锡永有了这个“假扮钦差”的念头?我们不得而知,但我们可以想象,在当时那种壮观的场面之下,一名“封疆大吏”、一位名不见经传的“一介平民”,在两个人从事工作以外的另一个城市,从事着一种官商“默契”式的接见活动,那场面,如果套用宋丹丹的话说,“那是相当的壮观,人山人海、车水马龙”的。可谁又知道在那次接见会上双方都说了些啥、干了些啥、许了些啥诺呢?异地而又两不相知的两个人,吹嘘点虚无子有的谁又认真的去探求个究竟呢?赵锡永是大放异彩了一把,相继又会发生些什么谁也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的说,这次“封疆大吏”与“一介平民”的接见,定然给足了赵锡永面子,赵锡永抓住了这次机会,狐假虎威、借梯子上房也就成了必然。

面对官场的轰轰烈烈、面对官场的热热闹闹、面对官场的人山人海、面对官场的阿谀奉承、奴颜婢膝、极力讨好,一个“由商到官”实现更大利润的条件依然成熟。面对高额的利润和在政治护卫下的纯收入,作为一个商人,还有何求?他就像是一名得手的盗贼一样,不劳而获的轻易取得,纵然会不断加大赵锡永对利益的追求和对那种高高在上的感觉的迷恋。2010年3月11日,赵锡永“通过北京万国宏基汽车有限公司与湖南金华车辆有限公司的签约仪式”,极力的结识湖南官场官员。我们可以试想,一个生意人,何苦要创造条件极力的结识官场官员呢?这个问题是可以肯定的,一是可以“背靠大树好乘凉”,二是谋求更大的经济利益,除此而外,要再有的话,那也只能是另有所图了。

赵锡永“假扮钦差”图的是啥

一个人一生图的是啥?大凡有点政治背景的人都会假惺惺的说出好多官话套话来,但无论你怎样套用官话,人都是有自私的一面的。对于一个“一介平民”来说,他的人生所求不外乎两个方面:仕途官运与金钱财富。有了“升官发财”这样的横批,就可以在这个世界上来去自如!有了“官运亨通”、“财富滚滚”这样的横批,那就是如鱼得水、如鹤丰羽一样!对于一个商人或者说一个平民而言,拥有哪一样都是荣耀、资本。赵锡永需要什么?自然,“假扮钦差也就不言而喻了。

赵锡永要的是不投资的利润。而不投资的利润在商业上是行不通的,只有官场才可以获得。这就是赵锡永为何要“通过北京万国宏基汽车有限公司与湖南金华车辆有限公司的签约仪式”,“极力”的结识湖南官员的真正目的。赵锡永通过这次“带有目的”的商业签约最终达到了贯通官场的终极目标,实现了自己“摇生一变”而成为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的身份转变,在这个光环的掩映下,通过各种的“巡视”、“出席”、“受聘”、“指导”、“授课”最终成为“圈里认可”的国务院副部长级巡视员。可以这样说,这次通过“媒人”的签约活动,为赵锡永最终“进入”官场打下了牢固的人脉基础,一个光彩夺人的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部长级巡视员的头衔戴在自己头上,那是一件多么惬意的事情,出入前呼后拥、随行车水马龙、来去人山人海,那是一个怎样的宏伟壮观的场面,定然是“相当的壮观”的!

当然,有了这个身份只是次要,重要的是实现赵锡永本人的终极目标,也就是没有投资的利润。于是乎,在这个“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司长”、“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部长级巡视员”等等身份的掩护下,“巡视”可得利润、“指导”可得利润、“出席”可得利润、“受聘”可得利润、“授课”可得利润,而这些利润的得来,仅仅是自己如同旅游般的这里走走、那里看看,说说官话、喝喝官酒、玩玩官牌、戏戏婢女,这等好事,没有投资只有回报的好事,既没有被罢免的危险、也没有投资回轮慢的压力,何乐而不为呢?

赵锡永收获了,然而赵锡永却也失去了。他收获了他想要的,同时,也失去了那些本来就不是他的,尽管确实是他想要的东西。

都谁挨了赵锡永的耳光

    据媒体报道,赵锡永被揭穿后,“尚无信息披露云南曾经接待过赵锡永的多个部门去报案”。媒体报道,得到通知后,3月15日,云内动力解除了对赵锡永的聘用。最后,媒体使用了一个很为委婉的说辞“聘期尚不到一年”。让人费解的是,当赵锡永被国务院研究室揭发是假扮国务院官员后,云南涉事企业、政府都声称没有受骗!

    掩耳盗铃还是瞒天过海?用以皮厚的障眼法则沉默不语,当国人皆知了还在装聋作哑,实在是国家之不幸、国人之不幸!

    倒是科技部的葛守江还算诚实:“他要去云南参加投资昆明收获金秋的一个会,邀请我再带上几位专家一块去。我在科技部系统工作20多年,对各行各业的动态还是有比较深的了解,我就陪同他去了”。在得到赵锡永是“假扮钦差”后,“单位的领导也很关心我,批评教育了我”。

只有学者到了领导关心式的“批评教育”,而四省多各市县的官员们呢?人们不得而知!

那么,都谁挨了赵锡永的耳光了呢?

面对当下这种“官员时代”的现象,我们着眼于赵锡永的“仕途规则”,我们只能说,赵锡永的一记耳光,打着的既有政府官员,也有学术专家,有媒体记者,更有国家政策、制度的缺陷。然而,这些对于已经“生米做成熟饭”的赵锡永案件来说,官场的脸疼而官员的脸不疼;学术界的脸疼而学术者的脸不疼;媒体的脸疼而新闻人的脸不疼;制度的脸疼而制定者的脸不疼!

这是我们官员的悲哀,也是现实社会的悲哀,是国家制度的悲哀,更是国人的悲哀!

呜呼,哀哉!

  评论这张
 
阅读(15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