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田野的博客:来自冰窟的声音

文学交流

 
 
 

日志

 
 
关于我

田野(笔名),河北蔚县人,曾在《人民日报》、《经济日报》、《中国贸易报》、《北京广播电视报报》、《新华社网》、《人民公安报》、《中国法制新闻网》、《河北日报》、《燕赵都市报》、《燕赵晚报》、《河北法制报》、《警视窗》、《张家口日报》、《张家口晚报》发表通讯报道、散文、诗歌、杂文等2000余篇,现为河北公安文联会员,张家口市作协会员,蔚县作协名誉副主席,著有散文集《马头山印记》、侦破通讯《警方行动---河北蔚县大要案侦破纪实录》、《蔚州警视》,短篇小说《大柜》、《围城》、长篇小说《没有阴霾的日子》等。

网易考拉推荐

扭曲的嘴巴  

2015-02-21 08:55: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扭曲的嘴巴

人的贪心不能膨胀,一旦膨胀到了别人无法承受的地步,贪心就变成了讨厌。比如,朱之文的义举。

被国人称作“大衣哥”的朱之文,近期很为烦恼,也很为烦心。近日,央视网对朱之文进行了采访,回顾了朱之文成名前后。成名前被村民们背地里喊着“三大嘴”,意与何在?一是对朱之文的个人贬刺,二是对朱之文歌唱生涯的打击。在那个一句话、一口口水就可以淹死人的农村,朱之文可谓是背着鄙夷和不屑一顾终于破解了那些乌鸦嘴,相反,却成为了全国人民心目中的大衣哥。朱之文成名之后,却不忘乡里乡亲,拍卖了大衣,自己出资修建了幼儿园、为村里人修了水泥路,为四川地震灾区捐了款……,朱之文有钱不忘故土,有钱不忘苦寒人,这是朱之文,一个农民出身的朱之文的道德、爱心和义举,全国人民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有道是远亲不如近邻,近邻不如对门。在全国人民都对大衣哥朱之文暑期大拇指的时候,乌鸦嘴们却对大衣哥的义举和爱心不以为然,“修修路、建建幼儿园,还不是九牛一毛,朱之文应该给每一个村民买一辆小轿车,再发每人一万元钱,这我们才会说他好”。

人心无拘蛇吞象。须知的是,人家朱之文捐款修路、修建幼儿园之举,不是政府行为,纯属个人爱心,如果拿着别人的爱心说三道四,我说,像那样没有素养的街坊邻居要不要都可以。

我们农村有这样一句话:帮你是情分,不帮你是本分。这是古训,但是到了现时代的今天,情分之事,尽然似乎成了本分之事。让所有存有爱心之人大跌眼镜!

有位网友这样留言:人的眼睛本来是黑的,心是红的,二者是对等的,但如果眼睛红了,那么心就变黑了。现在好人难做!

“给你们修路,给你们扯电线,还是满足不了,要车自己挣钱去买,指望人家给你们买车,你也好意思张开你的粪嘴,章丘人民鄙视你们这群白眼狼!”“人家是你爹啊你让人家给你买”。 “你他妈的咋说出口了,让人家给你买车你是他儿子啊还是他孙子,你他妈的也不要你那张逼脸了’。在良知被歪曲之后,多数有着正义感的人们咬牙切此。

我想到了一些事情,比如我国的惠民政策,比如我们国家的危房改造,比如我国的农村合作医疗,惠民了,却遭到了那么一小撮人的质疑,却遭到了贪得无厌者的咄咄逼人。千百年来,自古是种地掏租,取消了农业税,惠民了粮补,但是人们还是希望得到的再多些、再多些……,否则,就是对人民不负责任和不够意思,可悲的欲望,可悲的人心!我不禁要问,人啊,你的贪欲到底有多深!

前些日子,我因为一些事情,也是因为帮助的一些事情,很为烦心,写了一篇文字,意在用孔孟之道意会某些人的贪心,但是对于那些已被贪心占据了整个心界的那些人们,这篇文章,他们又怎能读得懂呢?

《无间道》就是我在那个悲愤的早上写下的。发表在我的警民博客和网易博客。事情的起源是这样的,在我任职的那个辖区,处于帮助,面对大妈们的秧歌队,我想帮他们一把,使他们走出山村,到县城参加县内的元宵汇演。这本是需要自己付出汗水帮助的事情,我向县里报名、准备汇演的每一个细节,汗水可以说是费了够一盆,然而,在一段十日之后,县里取消了活动,当然帮忙的事情也就取消了。但是那些所谓的大妈们却不依不饶,甚至和我恶语相向,在之后,我听到了一些流言蜚语,听到了对我帮助起初善意的诬蔑。我不需要反驳,但是我需要告诉他们,于是我写下了这样的为人之道:人之过于无间,也就到了无理的地步。自良者而言,莫过于幸也,而与贪者,莫过于罪也!父母无间,老将被啃之;夫妻无间,富而弃之;兄弟无间,取而不见还之;此乃无间之苦、之乐、之自然原理也!亲戚之间,间有缝隙,借而还之、求而有度之,你来我往,方为亲戚;朋友之间,可谓远之,常来常往,情在而间无缝,助而愿往,可谓真心也!助有道,需人有时有力,无时无力而无助。自痒不能除之,何来除他人之痒!求助者,需耐心等待,等到者不欢,等不到者不怨,方为人间正道也!万不可强求逼之,如是,人将烦之!间,有缝,适度便可。”

之后,我感慨万千,心如刀绞。写下了《忧心》:“人间六九阴雨天,可否问神仙?天上依旧飘飞雪,何故老变天?吾自出门,心肠寸断!但又恐左顾右盼,失去了人缘!人生不过几十载,掏心问路,又有何怨!”

为什么现在老人倒在马路上无人敢扶?为什么遇见饥饿之人不敢给食物?为什么现在办案民警难于取证?为什么,为什么?难道只是一句简简单单的于人民群众交情不够深厚就可以诠释的这些诡异的现象了吗?

不是,绝对不是。我们已经到了再不讨论人心、任性便无法生存的地步。这不是危言耸听,这是现时代摆在我们面前的实际现象!

痛惜大衣哥的爱心,竟然被一些乌鸦嘴当做了乌鸦的零食!

在我们农村,有这样一句话,扭曲了嘴巴,那嘴巴就不再叫做嘴巴了,至于叫做什么,哪个词语很难听,咱不想扭曲了嘴巴。

  评论这张
 
阅读(10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