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田野的博客:来自冰窟的声音

文学交流

 
 
 

日志

 
 
关于我

田野(笔名),河北蔚县人,曾在《人民日报》、《经济日报》、《中国贸易报》、《北京广播电视报报》、《新华社网》、《人民公安报》、《中国法制新闻网》、《河北日报》、《燕赵都市报》、《燕赵晚报》、《河北法制报》、《警视窗》、《张家口日报》、《张家口晚报》发表通讯报道、散文、诗歌、杂文等2000余篇,现为河北公安文联会员,张家口市作协会员,蔚县作协名誉副主席,著有散文集《马头山印记》、侦破通讯《警方行动---河北蔚县大要案侦破纪实录》、《蔚州警视》,短篇小说《大柜》、《围城》、长篇小说《没有阴霾的日子》等。

网易考拉推荐

一条大江  

2015-07-13 14:58: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条大江

 

其实,虹口与浦东就隔着这么一条江,一条不足百米的黄浦江。

这儿有句老话,叫做“宁要浦西一张床,不要浦东一间房”,意思就是说浦东不是繁华地段,经济和建设都不如浦西。

我也这样认为。尽管,我来到上海,来到浦西的虹口只有十几天,尽管,我还对浦东没有什么了解,甚至对浦西的虹口还不了解。但是,在人云亦云中,我也参合到了这样一种七嘴八舌之中。

这是我的错!在没有弄清楚我所住的这间屋子到底是坐北向南还是坐南向北、甚至坐西向东的时候,在没有搞清楚人家上海到底属于沿海城市还是大陆城市的时候,自己尽然像是一个权威者一样,任由自己的一己偏见在没有防线的自由网络穿梭,信口雌黄、大言不惭的对浦东、浦西指手画脚,说东道西。这是对上海的不公平,起码是对浦东的不公平!

浦东的发展,大家是有目共睹的,任由我再怎么胡说八道,上海的今天、明天都不会因为我的偏见而改变的。

那天,与我的恩师,原蔚县作协副主席杨老先生幸会上海。老先生年逾七十,但却精神抖擞。见面的时候,老先生给了我极大的惊愕。老先生原是瘦黑的,两只眼窝深深的凹进了头骨里,那个时候,我们都在为老先生的身体担忧,然而,这种担忧,在今天看来,甚是杞人忧天罢了。白胖胖的脸,红润的像刚熟透了的苹果的皮肤,平头短发,配上一身休闲的T恤短裤,这那是七十多岁的老先生啊!

我是老先生推举而成为第一届蔚县作协副主席的,这也是我来上海想见到他的首要的原因。有时候,我就想了,假如不是老先生推举呢,我还会这样感激老先生而在上海四处寻觅吗?人啊,有时候就是这么的自私,这么的现实,我想,这不仅仅是我一个人的想法吧,或许是第二、第三,甚至第四个人了吧!如果问题反过来,别人推举我,而老先生一再的持保留意见,那么,是不是我依旧会感激老先生?是不是依旧在上海这么陌生的地方寻找老先生?

这是一个可以肯定的事情。

那天,和老先生推杯换盏,想到了老先生的一首诗,《问孙子》,原意不记得了,只是记得老先生是在很生气的时候写的这首诗。一个文盲,在进入老先生开的那个民间诗人饭馆后看了老先生的一首诗后,很不礼貌的吐了脏话,老先生就是老先生,立即写成了那首后来命名的《问孙子》。那首诗,我只记得后半部分:“孙子刚会说话/爬到我的诗前/张着没牙的嘴/那个乐呀/我问孙子/孙子,你懂诗吗”。席间,我俩那个乐呀,其实,我是也不懂老先生那首诗的原意的,但是,我很乐意成为老先生的孙子!

还是看看黄浦江吧。到底不是本地人,我对黄浦也竟敢大言不惭的嗤笑,竟敢也不怀好意的嘲笑,从这一点来说,我就是相做老先生的孙子,估计,老先生还嫌我这孙子年龄大了呢!老先生告诉我,现在浦东发展的很快、很好。自从那天起,我逢人就说:那句上海流传的老话是错误的,是不符合上海发展现状的!

我想到了自己的职业,人民警察。其实,我无非不就是一个小小的警察吗,什么所长,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的副科级吗,要是到了上海这个地界,最多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副警长而已,但是,上海是没有副警长的,那么,我该是一个什么样的职务呢?队长,不配!片长,不够格!嗨,管他呢,只要自己是人就行,能说几句人话,做个说人话的人也蛮不错的!

其实,在很多的情况下,我是没有名字的,同学们,朋友们,都是唤作我老毛驴的,我性格耿直,说话直来直去,郁闷到了极点,无非就是“啊偶”几声罢了。有的人对我自己认同这个名字很不理解,一个文人怎么起这么一个难听的名字!

难听吗?我有文化吗?叫老毛驴又有什么不好呢?

前两天聊天,有人说,警察看上去都很严肃,看着就不舒服。有的人说,警察,什么呀,不过是一个抱着头被人打的满地找牙的一个群体。有的说,警察应该血性,只有血性,在人民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才能拉得出、冲的上、打的赢。有的说,那样太凶了,如果是一位温柔的少女就更好了。

我说,我没有钱,也无能为力,要是有钱,我就到韩国做变性手术!如果,还有如果,我建议我的母亲生育我的时候跟我商量一下,将我生育成不男不女、或男或女就好,等人民群众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我挺着胸膛,冲锋在前!而后,在为人民服务的时候,温声细雨,最好,再能给好色之徒一个温柔梦,那就更好了!

人无完人的,我也是。我有时候就问自己,为什么我母亲不将我生育成又男又女的呢?你难道非要怪我吗?我祈求的告诉人们,这不是我的错,这是我父母的错!

今天上午,一个问题突然冒出来,像一把尖刀直刺我的胸膛,在那个我已经退却的微信群里,一个很令我伤心的一些言论,我几乎竭尽自己的呐喊,但是,我的呐喊就如梦魇里的呼声一样,没有声音,没有唤醒熟睡的人们!我带着欲哭无泪的感情,走在了上海的街头。突然,我觉得,自己是那么的无助和可怜,像是卖火柴的小女孩一样,火柴用尽的最后一刻,我看到了自己的祖母。卖火柴的小女孩走了,我这个小小的再不能小的人们警察也该走了么?

那天到鲁迅公园,看到鲁迅,我流泪了。不是因为鲁迅是我的亲戚,我也难以和人家攀上亲戚,我只是觉得,在我们这个可以言论自由一切的今天,我们难道就没有言论的底线了吗?难道我们就没有一个限制了吗?我们肆无忌惮的言论,我们肆无忌惮的偏见,是不是可能会伤及一个人,甚至一个团体呢?

鲁迅能够在那个言论极其不自由的时代,踏着恐怖的道路,高唱着高昂的歌,面对一张张狰狞的脸,呐喊,呐喊,而我呢?我又能为这个多灾多难的民族的不断进步做些什么呢?我为自己的不能写出带血的馒头而哭泣、落泪!

但是,做了鲁迅又能怎样呢?

鲁迅之所以滚蛋,是因为那些曾经被其攻击、痛斥、讥讽、怜悯的人物又一次复活了,鲁迅的存在,让他们感到恐惧、惊慌、卑怯,无地自容;是因为那个时候的社会不需要“投枪和匕首”,而需要赞歌、脂粉、麻药。

我痛恨那个年代,以及和那个年代一样的思维的人们!

一条大江,是我套用了歌曲《我的祖国》里的一句歌词的,在《我的祖国》这首歌里,我很欣赏这句歌词:“朋友来了有好酒,若是那豺狼来了,迎接它的有猎枪”。我是父亲的儿子,是我所在的那个辖区的儿子,但我更是祖国的儿子,我将誓死保卫我们这个国家,保卫我们那个辖区,保卫我们这个团队,还是那句话:朋友来了有好酒,若是那豺狼来了,迎接它的只有猎枪、猎枪、猎枪!!!

  评论这张
 
阅读(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