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田野的博客:来自冰窟的声音

文学交流

 
 
 

日志

 
 
关于我

田野(笔名),河北蔚县人,曾在《人民日报》、《经济日报》、《中国贸易报》、《北京广播电视报报》、《新华社网》、《人民公安报》、《中国法制新闻网》、《河北日报》、《燕赵都市报》、《燕赵晚报》、《河北法制报》、《警视窗》、《张家口日报》、《张家口晚报》发表通讯报道、散文、诗歌、杂文等2000余篇,现为河北公安文联会员,张家口市作协会员,蔚县作协名誉副主席,著有散文集《马头山印记》、侦破通讯《警方行动---河北蔚县大要案侦破纪实录》、《蔚州警视》,短篇小说《大柜》、《围城》、长篇小说《没有阴霾的日子》等。

网易考拉推荐

周庄记忆  

2015-07-20 15:11: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庄记忆

 周庄记忆 - 田野 - 田野的博客:来自冰窟的声音

 

在我的印象里,周庄是江南的一座小镇,一座划着小舟尽可穿梭在绿水蓝天里的水的世界。独居小楼、引线绣锦、临窗而语、凭栏传情,一幕幕江南温柔少女的生活情景,也是常常萦绕在我的梦乡的。

其实,也正如我的所想一样,周庄就是一座水乡,一座和我从书本上读到的周庄一模一样,只是,我对周庄的了解不够全面罢了。

周庄的历史,需要追溯到明朝,追溯到明朝那个财主沈万三。

相传,出生浙江的沈万三,由于其父的一次算命,沈万三五行缺水,于是,望子成龙的沈万三之父迁移至周庄,从此开始了一个古老的传奇故事。沈万三借着水乡之路,借道水路,将周庄的丝绸、茶叶等贩卖到南亚,然后,将南亚的特产运回周庄,运回江苏,运回大明王朝。自此,也开创了中国江南的一条“丝绸之路”。沈万三由此名声大振,家业兴旺,同时,也是沈万三最后客死他乡埋下了祸根。明太祖朱元璋生怕沈万三家产过多而颠覆自己的皇权,于是多次设套与他,怎奈沈万三每次都巧妙的躲过劫难。某年,明太祖再次南下江南,前往沈万三阔宅,沈家拿出自家的独创家宴炖猪蹄款待,明太祖为了刁难沈万三,席间,故意问沈万三,该菜何名。机警睿智的沈万山,立即跪下,拍拍自己的大腿回答道:“此乃万三蹄是也”。由此万山蹄成了周庄一道家宴必备的菜肴。

明明是炖猪蹄,为何沈万山要拍着自己的大腿说是万山蹄呢。这个问题还的与明太祖的姓氏说起,明太祖姓朱,朱同猪谐音,这在那个时候是非常忌讳的,如果沈万三当时直言不讳的话,估计早就命丧九泉了,然而,机智明锐的沈万三,为了保命,将自己与猪同类,既不敢对真龙天子“炖朱”,也不敢“弄蹄”,只好委屈自己,与猪一道,臣服于龙。

至于沈万三之父为什么从浙江迁移周庄,其实,明白了周庄的地里位置,也就不再难以解释了。周庄,位于江苏省苏州市最南端,南与上海两岸濒临,西与浙江隔河而望,一条苏州河,直达上海,起止点周庄就是三地的交汇之处。

进入周庄,就走进了水的世界。一条条水的街道,将一排排楼亭小阁划分成了一块块、一片片,一座座石拱小桥,又将一条条楼阁相连起来,在绿树的陪衬和红花的掩映下,青青的流水,倒影微波粼粼河水里,人影川流晃动,分不清那里是真那里是假。野鸭游过,一道道水弧散开,荡漾在停在楼阁前边的小船边缘,击打着船舱,挑逗着褐色的鸬鹚,时不时的探出脑袋,望向河里。勤劳的水乡姑娘,戴着斗笠,身着蓝白花布袖衫,摇着船,划着桨,悠悠然的漂流在游人们的视野里,让人感觉到了江南小镇独有的风土人情,感觉到了江南美景的温柔娴熟。

穿过水的街道,跨过小桥流水,直接投入到了江南美丽的闹市,立即就感受到了一种织锦的文化扑面而来。纱巾、枕套、棉被、手帕,在美女的手中,丝丝线线,牵引的不只是一道道花布风情,而是一颗颗被牵引的心!

周庄之行,是匆忙的,如果到了夜晚,串串红色的街灯点亮之后,在明月的暗淡下,点点红晕的光,会使你犹如梦境,犹如仙境的。

周庄的故事很多,只是这一个个故事全然是那么的神秘和奥妙,我只记得,导游所说的那个沈万三,因为看到明朝的将士辛苦,想自己犒劳三军时,却遭到了朱元璋的猜测,于是发配云南,没收财产,最后,诺大的沈家财产不言而喻。

也许正是基于沈万三的接济,才将这座美丽的小镇推向了历史,推向了今天的旅游小镇,也正是基于此,才为这座小镇的文化引向了神秘。

听导游讲,周庄是讲究风水的,无论房屋的建筑还是小桥的搭建,都是讲究几进几出的,然而,风水一旦讲多了,也就失去了风水的神秘。在三省对接的那个小岛,风水极好,台风灿鸿,不期而至,风虽势而来,穿越了新建的别墅,河水漫进了院里屋外,自此,风水极好的江南别墅却至今无人问津。

我不得其解,弄不清楚风水为之何物,但也终于模模糊糊的懂得了一点,风水,也就是风来雨去罢了。

周六出游,行人极多,潮润的小镇,满脸的汗水,倒使我开始厌倦了,也正如导游所说的打油诗一样:上车睡觉,下车拍照、糊涂用餐,入厕尿尿,回家一问啥也不知道。

只是,这整整一天的行程,回到住所,两腿铅灌了似得,除此而外,只记得那些远去的故事,别无感觉了。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